第242章 Airhead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094字
  • 2022-02-18 22:18:30

反正现在顾问身上已经没有【顾问】的监视了,骨先森干脆也就直言不讳地说了,她还说了之前暴露轮回者身份导致全灭的悲惨结局,由此来解释自己隐瞒轮回者身份的理由。

虽然现在被调侃的是顾问,但此时骨先森的脚已经在用力抠着地板了,想象中的自己已经抱着头缩在地上打滚了,脸上还得强装得跟没事人一样。脑子里的记忆被看了个光,骨先森不断回想着自己以前有没有说过什么羞耻的话,仔细一想顾问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过自己的记忆,只是在之前的轮回看过后没有声张……

有点想直接把这些目击者全部击毙跳到下一个轮回了,还好人生很短暂,再过一个月就可以重开了。

“嘶嘶哎哟。”使徒突然传来几声痛呼,松开了捂住伤口的手。手心里躺着一枚弹头,身上的弹孔已经消失不见,原来是弹孔的地方现在长了一小块白皙的新肉。

“还真有效诶。”使徒很开心地说道。

库铂说道:“就是效果还是有点微弱。而且实战的时候也没机会让你随身带一盆鸡血吧。”

某个随身带老鼠的家伙没有说话。

“说不定是符纸的缘故?我听说好像符纸是按照颜色区分强度的……”使徒摸着头说道。

骨先森还在思考着自己的事情,她摸着嘴唇说道:“我在重置前曾在【顾问】他们面前暴露过能力吗?”

使徒说道:“当时因为我我们都受了重伤,他们那时候好多人趁机袭击了我们,最后还有两个往你那边去了,我视角被挡住了看不到发生了什么。”

“那就无所谓了。”骨先森叹了口气,“反正你们也已经知道了,我现在就稍微布置一下防止【他】们直接冲到家里强杀我们吧。”世界重置后她体内的魔力也回到了最开始的满状态,无法知道自己当时用了什么法术透了多少底。

骨先森用剩下的朱砂找了一叠纸张画上法阵,贴在了屋内隐蔽的地方:“这个法阵可以制造一堵锁链墙,这个贴在你卧室门后的墙上,到时候启动后可以用来争取时间。”

“这个是传送法阵,贴你桌子底下吧,另一张到时候到地下停车场的楼梯间那贴楼梯下方那块夹角位置,那个地方既不会被发现也不会让法阵被破坏。”

“纸张有点小了……我建议直接在你所有对着门的地方和拐角的墙上全画上这个能放光炮的法阵,到时候阻挡传送放炮一气呵成——”

“等等等等,你这是打算直接把我家给炸了啊!”使徒赶紧阻止道。

骨先森说道:“都到那时候了你不炸家他们应该也会帮你炸了,命比房子重要吧?”

“我的意思是——墙上画那么多法阵我爸妈回来我不好解释啊!万一他们到时候以为我信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把我送去警局做思想教育咋办?”

“嗨呀真麻烦,还是疫医家好,回去给疫医整另一套方案。”骨先森用朱砂在纸上画着,“你们也别太依赖这些,这些法阵还需要我吟唱启动的,距离的话……最远应该我在楼下也能生效,所以这些只是一个保险。”

“这个你可以放地毯下面,用纸张还是太小了。这个法阵可以让上面的人全部的时间流速变慢,不过这个是最终手段,我一旦启动了它就没有魔力使用其他的法阵了。”以防万一还有【顾问】的窃听和监控骨先森口胡了一些法阵的真实用途,改变大范围时间流速的法阵所需的魔力量已经超出了她的上限,那个法阵只是一个能召唤出敌我不分的触手的召唤阵。

随口把当时术师手册上看到的以自己的魔力无法释放的法阵效果说了几个用来唬人,顾问像捧哏一样在一旁吹捧着,骨先森意识到这货看了自己记忆也知道术士手册上写了啥在配合自己演,顿时感到有些不爽。

“这些就差不多了,真发生什么事我到时候也不一定有时间全部吟唱完。”骨先森把画有法阵的纸张贴在使徒家隐蔽的地方,站起身拍了拍手。

“为什么不直接在纸上画好法阵,需要的时候直接贴在需要的地方马上吟唱?”顾问拿着水杯站在阳台上随口说道。

“纸放在口袋里容易被折叠揉皱,也很容易被血和汗浸湿破坏,法阵必须得在相对平整的平面上才有用……所以基本得现画。”骨先森用手肘撑着身体趴在栏杆上,“你不是看了老子的记忆吗?这不知道?”

“这么多画面总会错过一些信息。”顾问喝了一口水。

“你那个监控……是只能看到画面还是……没有读心的功能吧?现在……还能实时接收到我的记忆吗?”骨先森低下身子挡住脸,果然对顾问看了自己的记忆还是无法释怀。

“想多了,【顾问】应该都做不到读心……呃。”顾问想到极限末世里系统和{使徒}的对话基本也算某种程度上的读心,顿了一下:“反正我是做不到的,这就跟监控一样只能接收画面和声音而已,而且得跟你有肢体上的接触才能接收到,所以你大可以放心。”

总感觉这个闸种有所保留。骨先森问道:“那你看到的记忆里有多少个轮回?”如果和自己推测的时间一样那顾问其实也只看到了最近的三四个轮回,早期的几个轮回里自己的表现和话语没被看到就还好。

“嗯……听你这么说,感觉你所经历的轮回不止这么点?”结果这个逼人跟没事一样反过来开始套话了。

“不行,果然还是想弄死你。”骨先森咕哝道。

“女侠饶命。”逼人一脸淡定地喝了一口水。

很多关键的羞耻的东西没被顾问看到,骨先森还是稍微松了一口气。

总感觉自己被占了便宜,想找回场子的骨先森坏笑着瞎编道:“那你有看到那个你为了救使徒差点被三个大汉扒光的画面吗?”

顾问水喝到一半直接被呛到:“有这种事?真的假的?”

看着顾问吃瘪的样子,骨先森开心地大笑了起来。她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

要不试一试吧,以现在自己的能力,能不能直接破解这个轮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