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は受信机なんです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179字
  • 2022-02-14 14:08:29

在意识到自己可能因为疼痛吟唱失败后骨先森才吟唱了高速神言法术。拍了拍使徒让他不要动以后骨先森再次吸了一口气,用魔杖施放了流星爆燃魔法随便在掩体后往前面丢了几个小烟花,灰袍级别的流星燃爆魔法确实就是几个小烟花,这不痛不痒的反抗也算一种示弱,引诱他们逼近。

骨先森掐指吟唱启动了之前画在墙上的法阵,虚足载着自己向前冲去。虚足的粘着特性让骨先森可以在凹凸不平的废墟上快速地行动,骨先森左右折回着行进,逼迫着他们靠近自己。

平行世界的顾问使徒注意到了骨先森正在进行吟唱,跨过掩体逼近骨先森,几个人跃过掩体打算先顺手把掩体后的使徒解决掉,被掩体后突然伸出的紫色触手吞没。

紫色的触手像花一样突然绽放开来,把站在掩体旁边和掩体后面的人全部吞噬。触手绽放的范围类似一个圆台,力竭的使徒正好躺在由法阵下的墙壁与触手伸出的最大角度所形成的夹角,避开了触手的攻击。

剩余还没跨过掩体的人停下脚步对触手发动了攻击,但触手的体表十分坚硬攻击完全无效,而趁着这个时间骨先森已经吟唱完毕,魔杖指向掩体前的几个人,切割魔法释放,两道刀刃快速掠过,切开了两个平行世界顾问的胸口。剩下的两个人反应过来快速攻击骨先森,乱枪之下骨先森的身体被打出两个大洞,随即身体沿着破洞碎裂开来,残影做出一个往后倒下的动作消失不见。

剩下的两个平行世界的使徒见到骨先森那边的异状谨慎起来,他们小心地绕开触手的范围,不敢去查看骨先森的情况。使徒在法阵和地面的夹角里被触手保护得很好无法补刀,两人小心地接近骨先森消失的地方,被影子挤回现实的骨先森突然出现,吟唱完毕的切割魔法释放,但预判终究有些失误,移动了位置的两个平行世界使徒只是被割伤了两个大口子,达不到致死的程度。失去了虚足的骨先森跌倒在地上,用最后的力气爬到附近水泥碎块后面。虚足消失前自己布下了最后的后手,但不知道能否成功……伤口撕裂了。“好疼……”骨先森轻声说着,把指尖慢慢插入伤口,用最后的力气在水泥上画着法阵。

顾问跟刺客顾问僵持了几秒,顾问突然转过身开始逃跑。刺客顾问的目的是保护解药,他也知道顾问的目的是要打碎解药,所以他没有跟上去,只是在原地随手丢了一枚苦无扔向顾问的后背。然而这一点顾问也固然知道,他扭身避开苦无,同时抛下莫邪向刺客顾问的方向甩出干将,趁这个刺客顾问挡下干将的时机另一只手将卡片插入腰带合上。

之前为了防止制造声响暴露自己顾问默认变身成主用冷兵器的小黑,现在位置已经暴露他直接变身成晓美焰形态,从盾牌中拿出枪械试图进行一个七步之外枪比拳快。来不及瞄准,为了保证准头顾问对着身子和下盘的大概位置扣下了扳机一阵扫射。

但刺客顾问的本能在挡下飞刀的那一刻就感知到了剧烈的危险,在顾问抬起枪口的那一刻他本能地窜上了天花板,躲过了顾问半梭子子弹。

顾问及时松开了扳机,抬起枪口对准了天花板,而刺客顾问早已从天花板上跃下,上下左右来回蹬跳朝顾问冲来。顾问又随便开了几枪,确认刺客顾问跟得上自己的枪口后将冲锋枪塞回盾牌中,手再拿出来的时候已经扣住了两枚拉环,顾问随手一甩,两枚手榴弹咕噜咕噜滚在走廊地板上。

这种彻底的疯子行为把刺客顾问也吓了一跳,但他还是遵循了自己的本能,加快了速度直接冲向顾问,打算一刀划开顾问的脖子后躲到他身后拿他的身子挡住爆炸和碎片。

但顾问已经用盾牌挡住了自己的上身,刀砍在盾牌后相互摩擦发出刺耳的声响,顾问也被刺客顾问的冲击带着向后摔倒在地上,手雷爆炸,顾问反而因为摔倒在地上躲过了弹片,只被冲击和火焰伤到。刺客顾问落地比顾问慢了零点几秒,在空中被爆炸的冲击推飞了好几米远,砸在地上后在光滑的瓷砖上又滑了一段距离。

“真可惜,没把解药给炸掉啊。”顾问笑着撑起身体,插入沙耶香的卡片合上,把下半身的损伤修复:“其实还想试试看丢了手雷后来不来得及变成小黑开莲花盾的,不过感觉你最后会选择冲过来,应该来不及换卡吧。差点忘了,现在升级后已经能变成全身防御的盾娘了,感觉正好是克制你的类型呢。”顾问拿出两张卡,先把晓美焰的卡插入后往地上丢了五六枚手雷,然后拉开腰带一手取出卡片一手塞入梅普露的卡合上,在一片爆炸中像一座堡垒一样坦然地站着。

.

使徒睁开眼睛,是熟悉的天花板。“嘶……”他反弓起身体,枪伤还存在着,上衣很快被鲜血浸湿。

还好爸妈已经出门了。要打120吗……怎么受的枪伤不好解释。感觉还没到会危急生命的程度,他打电话给疫医和库铂,让他们三个赶紧过来。

“看,这是枪伤,你们可以相信我了吧?在这里受到枪伤是多稀罕的一件事你们应该知道吧,我们已经被重置过了,因为我是使徒所以才保留了受伤的痕迹。”使徒拉起上衣展示着自己的伤口。

“赶紧去医院啊!你这伤会出人命的吧?”疫医被使徒身上的枪伤吓到,赶紧去拿电话。

“别急……我现在不敢动,一动就痛。”使徒说道,“我过去后医生问我怎么被枪打的我怎么说?这解释不清吧?”

骨先森思考了两秒:“也许你可以说你刚从美国留学回来,刚下的飞机就送这来了。”

“?”使徒没听懂,“可我没有留学记录啊?”

“没事,先去医院吧,借口什么的我们之后再想办法。”骨先森说道,“可别平行世界那些人还没过来你被伤口感染弄死了。”

“等等等等,我有个想法。”使徒喘着气思考了一会,“我们可以试试我梦里那个方法,既然我当时在现实里也和梦里一样没变无名之兽就拥有强大的力量,那应该现实里我也能做到吧?那我也许就能清醒地使用无名之兽的自愈能力了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