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 回首蓦见忆中客,相见却道不相识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1996字
  • 2022-02-05 13:46:12

使徒扶着墙壁慢慢走着,走廊上挂着老旧的铜铃,天花板的白灯昏暗且距离恰到好处,两盏灯之间刚好有一小段灯找不到的漆黑地方。

夜已深,空气中没有虫鸣和猫叫,只有电灯发出的轻微嗡鸣声。使徒小声地呼吸着,鞋底与老旧的瓷砖摩擦发出细微的响声,空气安静得诡异,身处未知地点让使徒有些不知道下一步该去往何方。

视野不住地乱飘,明明知道自己胆小,但脑子里总是不住地担心背后或者拐角突然出现鬼怪一样的人影。我怎么到这里了,这里是像恐怖小说里“鬼境”一样的地方吗?会有鬼突然蹦出来追杀我吗?我该往哪逃?这些房间里有人吗?我敲门会不会吵醒他们?

视野猛地回移,刚才记忆里空无一人的拐角出现了一个被灯光投射到墙上的影子。使徒猛地停住脚步,警惕地看着那个人形的黑影,影子静静地一动不动,但这带来的恐怖感比运动的人影更强。使徒的视野死死地盯着远处的影子一动不敢动,“两人”僵持许久,影子的主人突然举起了一只手,投影在墙上的影子机械地挥着手臂,像是在招呼使徒过去。使徒屏着呼吸死死盯着挥手的影子许久,终于意识到自己得赶紧远离这诡异的影子,抬头却看见拐角的墙后探出一张苍白的脸。

而这时,一双手从背后捂住了使徒的嘴,将他拉入了门内。

使徒心跳都停了一拍,等回过神发现自己身处在温暖的黄色灯光下,身体还处在被惊吓的僵硬中,回想刚才还没来得及注意那张脸长什么样。

“这人被吓丢魂了。”背后传来声音,使徒僵硬地回头,看到一对老人一人背手一人抱胸看着自己。

使徒过了好一会才能说得出话:“谢……谢谢,谢谢您出手相救。”

“你看吧,我就说该把他拉进来。”老妇人对老人微笑道。

“那不好说。至少我可不想冒那个险。”老人嘴硬着背手转过身去。

“请问你们知道刚才那是……”使徒惊魂未定地开口询问,却被老妇人用食指竖在嘴前:“别问,都是住户,在背后议论他人可不好。”

使徒愣住了,那个老人端过来一杯热水:“来,喝点水放松一下。”

“谢谢谢谢。”使徒接过杯子喝了一口,水里有股烟灰的味道。老人继续问道:“小伙子刚来的?”

使徒说道:“我不知道我怎么就到这里了,请问这里是哪里?我想出去一直走不下楼梯……”

老人回头和老妇人对视了一眼,老妇人说道:“这可奇了怪了,你对自己的来历一无所知吗?什么都记不起来吗?比如门牌号什么的。”

说自己醒来的上一秒还是满世界杀人狂的情况,这两位老人应该是无法理解的吧。“呃,我什么都记不起来了。”眼下只能这么说了。“请问这里是哪里?能借我手机让我打给家人让他们过来接我吗?”使徒小心翼翼地问道。

“当然可以,不过我提前说一下,我们这晚上信号不太好。”老头逃出老人机递给使徒,使徒说了句谢谢接过拨打了一下自己家里的电话,没打通。拿下手机看了一眼,确实没有信号。

老妇人说道:“要不你先住下来吧,我在地上铺张垫子你先将就一下,明天再试试。”

“啊,这怎么好意思……”使徒刚想拒绝,但仔细想了想自己好像确实没处可去,与其出门再面对一堆鬼怪还是先等到白天比较好。“呃……谢谢。”

“当然,你有其他更好的地方去老头子我也不介意的。我们人老了,撑不到太晚睡的,天蒙蒙亮就睡不着了。”老头倒不是很想让使徒留下,不过也没有明确地拒绝。

使徒赶紧说道:“那就太对不住了,先让我在这待一晚吧,我明早就走。”

两个老人家简单布置了一下地铺,然后就去睡觉了。使徒关掉客厅的灯躺在地上,经历了刚才的事肯定是睡不着的,脑子里回忆着一路上遇到的奇怪的事,感觉两位老人有点眼熟,但始终想不起来是谁。起来看了一眼已经凌晨2点了,对于已经习惯熬夜的年轻人来说现在时间还早,不过前提是没撞过鬼的情况下,使徒总感觉会有手抓住自己的脚或者抬头看到窗帘后藏着个人。

用被子把自己裹起来,使徒的脑里不断地思考着,越想越感觉两位老人面善。想了半天突然感觉有点像顾问和骨先森,想到这一点的使徒冷汗都出来了:啥情况啊……我睡了几十年?我穿越时间了?这俩都这么老了?

使徒在被子里翻了个身继续在脑内思考:不对啊他们也没认出我,而且这也不能说明为啥会遇到那些鬼——这时候使徒已经认定今晚遇到的那些玩意是鬼了——难道是平行世界的顾问和骨先森……不对啊,骨先森已经是平行世界的顾问了,两个平行世界的老年顾问待一块了?这也太怪了吧。而且以顾问这家伙的尿性,应该家里拜的财神是博丽灵梦,桌椅配色都是紫配绿,起码也能看得见电脑啥的吧,这个房间布局真的太老旧了,不符合顾问死宅的特性。

使徒胡思乱想了一个通宵,等到听到卧室响起了起床和走路的声音才敢把头从被子里探出来。

“没睡好?”老妇人走出卧室微笑着说道。

“还好。”使徒觉得老妇人越看越像骨先森,问道:“奶奶,我还没问你们的名字呢。”

老妇人走到厨房:“哦,我叫骨阿莫,你呢,小伙子?”

“……哪个骨啊奶奶?”使徒感觉自己脸上的表情已经崩了。

老妇人在厨房笑道:“骨头的骨,少见吧。”

“那……那您老伴呢?”使徒感觉自己的声音都在颤抖。

老妇人端着水走出来说道:“他呀,叫顾子卿。怎么啦,小伙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