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亲爱的我饱含杀意(完) 感觉像,喝了很烈的酒一样 4000字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4040字
  • 2022-02-12 14:40:07

使徒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疫医,感到十分陌生。

“疫医,别阻止我,你现在是被洗脑了,我想让一切恢复正常!”使徒还抱有一丝能说服疫医的希望,他根本不想和任何人打……或者说,厮杀。

而疫医没有回应他,只是对着使徒举起了魔杖开始吟唱。身旁的其他杀人狂也纷纷举起魔杖吟唱起咒语,使徒拿出无奏,连续使用两次独步剑仙呈“7”字型突进一把砍断了她们手中的魔杖。

黑色的刀刃掉在了地上,疫医在使徒砍断魔杖的瞬间一把抓住他持刀的手往上一提,扭身一脚踢在他腰侧将其踢退几步,无奏脱手掉在了地上。

疫医和身边的杀人狂准备冲上去擒住使徒,突然金色的巨大光拳占满走廊,杀人狂们被击飞到走廊另一头,而疫医快速平躺在地上躲过了使徒的这一击。疫医翻身跃起起站定,长着面前这张脸的使出各种能力的人她已经见多了,也已经应对过很多次了,眼前这个甚至算得上“下等品”。

疫医拾起地上的黑色短刀,使徒焦急地喊了几遍疫医的名字试图唤醒疫医,却只迎来了对方的劈砍。使徒侧身躲过,不得已一脚踢在疫医持刀的手腕。这一脚使徒下意识收了力,疫医没有松开刀柄,顺着手被踢开的方向侧身给了使徒一掌将其推开,随后扭身一刀斜砍向使徒的身子。

使徒俯身避开劈砍,向前踱步闪到疫医侧面用掌跟打向她肝脏的位置,疫医扭身向后躲开同时一手压住使徒出掌的前臂,另一只手抡圆了刀刃直直砍向使徒!

情急之下使徒一把抓住疫医的手腕向自己的方向一拉,自己向后一坐靠在墙壁上,无奏的刀刃在头上深深嵌入了墙壁,使徒抬起手肘猛击疫医的手腕逼迫她放开刀柄,随即缩起身子抬脚将疫医踢开。

使徒拔出无奏坐起,咬了咬牙把刀尖对准疫医说道:“疫医,告诉我解药在哪,我们根本没有必要打!我有刀,我不想伤害你!告诉我解药的位置然后让我离开!”

疫医思考了一会,突然露出了微笑说道:“好呀,你跟我来。”

疫医突然180度的大转弯让使徒愣了一下,他刚想答应,又回想起顾问曾交代过自己的防备她们让自己失去意识的手段,赶紧刹车说道:“不用了,你告诉我位置,我自己去,或者你拿过来给我!”

疫医沉默了几秒,从绑腿拔出一把短刀说道:“算了,骨先森说得对,我果然不适合演戏。”

“你果然是想把我带到什么陷阱里吧!”使徒横起刀挡住疫医的斩击,“不要那么快放弃啊,你可以先把解药拿出来再来诱骗我啊!”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你还记得骨先森的名字?你们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骨先森?那是她给自己取的名字,我怎么知道发生了什么……”疫医连续几刀都被使徒格挡住,她抬起头把眼前的发丝撩到一边说道:“啊,库铂,你也来了。”

“什么?”使徒转过头,熟悉的脸反握着小刀扎向自己的眼球。

“喔?你还把库铂给找来了……”顾问侧身滚开躲过骨先森释放的粘液,“这么说你记得疫医记得库铂,那么你到底是如何做到控制整座医院的杀人犯且不被攻击呢?这也是你的能力吗?”

“你猜呀。”骨先森笑眯眯地说道。看着与顾问的距离拉开得差不多了,她伸手在嘴前做了一个手势,念道:“时源通流,千言万法,加速同调,一瞬即发!”

啼恩穆斯高速神言术,通过局部加速嘴部时间流速达到高速吟唱的效果,虽然魔力消耗极小,但在解除前会持续消耗魔力,且法术持续期间除了吟唱以外正常的说话也会被加速。

骨先森以极快的语速吟唱完停滞魔法的咒语,异构虫群的体表分泌出粘液扑向顾问。骨先森一连释放了好几次停滞魔法,顾问在避过几次后趁机换卡变成巴麻美形态,面对泼向自己的粘液直接发射缎带缠住骨先森的手腕将其拉向自己。

现在骨先森吟唱速度极快,来得及在头上再次制造一幕铁墙挡住粘液。趁着自己被拉向顾问的时机,骨先森从袖口取出小刀直直刺向顾问。“原来释放后的东西是没法取消的吗?”顾问对着被拉过来的骨先森抬起长枪的枪口,笑着扣下了扳机。

骨先森的腹部被弹珠打出一个洞口,随即整个人碎裂开,碎片飞散出去后就消散开来,连个尸体都没有留下。

幻术?隐形?位置转移?目前展示出的能力有制造物体及元素和物质转移还有加速吟唱,大体分为两种释放方式,一种需要挥舞魔杖一种只需要手结印即可,可拉过来的过程中她已经用魔杖制造铁墙了,没有释放其他能力的机会……顾问的脑子极速地思考着各种可能,为了防止是中了幻术此刻对方在自己视野里是隐形状态,顾问在房间内布置了密密麻麻的缎带,一旦缎带被触碰他就能感知得到。

随即他听到了电流的声音,一道光柱破墙而出将顾问淹没。

西西乌索库入影术,班加希里高能阵术,前者是骨先森在一开始挡住顾问火箭弹时在铁墙后提前吟唱好的,在受到致命伤时会在原地留下一个被攻击的残影,自身隐形且瞬间潜入到自己的影子中慢慢被排回现实世界。后者则是通过法阵打开一个通往全是高浓度能量世界的通道,将世界内的能量排出造成杀伤。因为其需要提前绘画法阵且需要较大的法阵才会有效果只能提前准备,因此通常被当作防御法阵,或者当遥控地雷一样提前布置好即时释放。骨先森在被攻击潜入影子后借着高速吟唱释放了提前画好的班加希里高能阵术的法阵,在光炮消失后刚好从影子里回到现实。

“啊呀呀,那个可是我的杀招来着的,很有趣吧?”骨先森走到被轰开的墙壁破洞旁,在嘴被加速的情况下她也不期望顾问能听懂了——前提是他现在还能听得见的情况下。

而此刻,顾问正贴在她上方的墙外。

脸和胸口被烧伤融化到看得见骨头,右半边身子消失了一大半,顾问及时用缎带将自己向后扯出室内,将自己吊在了洞口的上方。正常人早已经陷入昏迷了,顾问用仅存的左手掏出沙耶香的卡片插入腰带,缎带消失,骨先森看着从面前垂直落下的顾问喜笑颜开,赶紧追了下去。

“库铂!你们还认得我吗?”使徒一边不断闪避格挡着两人的刀锋,一边不断呼唤二人的名字试图唤醒两人。但已经失忆且被骨先森开发洗脑后的两人脑子里只想着杀死面前这个家伙。库铂用刀架住无奏往上一搁,随即俯身曲肘往使徒肋下一顶将其顶退几步,追上去一刀砍向使徒面门,却被无奏的腐蚀效果砍断了刀刃。

“我不想和你们打!告诉我解药的位置!”库铂和疫医完全不畏惧使徒手上的刀刃,甚至库铂把断刀随手丢在了地上,隐隐有想将无奏夺过来的趋势,使徒干脆把无奏收了起来。

疫医冲上前,使徒向后一躺躺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起腰抬腿躲过疫医一刺,随即两脚环住疫医脑袋身体侧滚下椅扭身将疫医摔倒在地,同时阻挡了库铂的上前。库铂蹬墙跃过疫医借着重力下坠沉肘砸向使徒,使徒跪坐起身上前一手举过头顶托住库铂肱三头肌的位置挡住他的肘击,另一手化掌按在库铂肋间将其推开,随后就被地上的疫医一记扫腿绊倒在地。

使徒扶着长椅起身,抬手抵挡住疫医接连几拳追击,伸手格开疫医的拳头随即抬起左拳横扫向疫医脑袋,被她低头躲开,但使徒早已料到,扭身再一肘击中疫医右肩,疫医受到冲击趴在墙壁上,往墙上一推俯身回肘打在使徒肝部,使徒吃痛捂着受击部位蜷缩起身子蹲在地上。

这里的动静已经吸引了很多附近的杀人狂。他们手上拿着锯子和锤子围了上来,使徒已经预料到自己被制服后会遭受怎样的对待。库铂和疫医接过锤子和小刀,走向使徒抬脚踢向他下巴,被使徒用手臂挡住往后一滚起身,无奏再次掏出。

“哈哈,我的魔力见底了。果然没有补充还是不行呢。”骨先森笑着走向躺在地上的顾问,她的语速已经变回了正常。

顾问身上已经变回了连帽衫,但他的伤势却没有完全恢复,脸上血肉狰狞,右臂也只有半条。他的精神力看上去也已经见底了。

“机关算尽,用在我们现在这个局面很合适吧。”顾问喘着气笑道。

骨先森用魔杖在空中画着圈圈:“我可没有,如果你还在医院里的话我还有四个后手可以给你看呢。”

骨先森念着刀锋魔法的咒语将顾问的双脚切断,她抬头看了看天空中各个世界的虚影,俯身抓住顾问仅存左手的手腕一刀扎穿了他的手掌。

“最后还剩一些时间,足够我较为粗糙地享受你一阵子了。”她抚摸着顾问没恢复皮肤的血肉,“现在的你真的出乎意料地好看,就像一块石头砸碎了露出里面的宝石一样。”

“谢谢夸奖,那我额外告诉你一件事情吧。”顾问艰难地笑着,张开嘴露出一张卡牌:“其实,我还有两个后手。”

他的精神力还有剩余……!骨先森视线下移,被刀刃扎穿的左手将美树沙耶香的卡牌插入了腰带。右手恢复,顾问一把掐住骨先森下巴,左手将长刀插入骨先森的咽喉。

然而骨先森再次变成碎片散开,她最后的魔力用来再次吟唱了西西乌索库入影术,进入影子的这段时间她还能吟唱一个魔法,但她也没法阻止顾问身体的复原,也必须掐好点在身体被完全排出影子的那一刻释放,免得魔法提前释放在影子里。

等双脚长出后,顾问将嘴里梅普露的卡取下插入腰带合上,变成盾娘将盾竖起。原作后期凤傲天的战斗力顾问是达不到,只拥有前期的高防御能力。用盾牌挡住了骨先森的停滞魔法,将沾满粘液的盾牌一丢,顾问这下是真的精神力见底了,没法再次变身。

“你的最后一个后手呢?”骨先森喘着气慢慢向后退去,她现在也无法保证自己能清晰地吐字念出咒语。

“那个只是个概率事件,而且可以的话我实在不希望它发生……”骨先森听到这句话已经意识到了什么,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我还是输了,至少我现在确实算得上机关算尽弹尽粮绝了。”顾问用最后的力气冲上前反握小刀插向骨先森的脖子,被骨先森死死掐住手腕,他干脆松开手丢掉小刀死死抱住骨先森不让她逃跑,“有我提前警告不要失去意识的情况下,无论是被疫医和库铂杀死或者杀死疫医和库铂——都可能让使徒陷入绝望。”

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医院的墙壁被拦腰撕裂,在如风暴般的撕扯中,解药自然被打碎,医院内的人也都被撕成了碎片,包括贴着医院墙壁相拥的顾问和骨先森。

骨先森抱着自己的身体蜷缩在地上,等到全身的幻痛消失。她皱起眉头,回忆了一下自己上个轮回是种什么死法导致自己全身都像被撕碎了一样疼痛。她直起身,忽然感觉到口袋里有什么东西,她拿出来一看,是一根手指。

骨先森思考了几分钟,没考虑出什么意思就暂时把思维从这根断指上移开,也许是前面的轮回里谁死掉的时候自己随手捡的或者刚好掉到自己口袋里。

捏着帽檐复盘了一会之前因为自己轮回者身份暴露所导致的局面崩塌,骨先森抬起眼睑,把断指收入怀中,摸了摸装着接种了异构虫虫卵的老鼠的小盒,再次敲响了使徒家的房门。

第??次轮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