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亲爱的我饱含杀意(五) 最后的台词 3000字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988字
  • 2022-01-13 14:18:39

六场轮回。

六次虐杀。

也许在某次把顾问整崩溃后,自己也会失去兴趣吧。不过可惜顾问并不是和自己一样进行轮回的人,不然崩溃的速度也许会更快。

骨先森用指甲抠破自己的手臂,红色的自己体内流出了没有颜色的液体,而这些没有颜色的人,体内却能迸发出五彩斑斓的色彩。

如此无聊的外表下,是何等的耀眼和美丽啊。

“现在的你,很美丽哦。”她将顾问的血抹在了他的脸上。

她起身将手指上残余的血液舔去,看着脚下顾问将死的身体。

前面的时候他还在时不时说着垃圾话,现在却已经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骨先森拿起骨锯,翻开他已经被打碎的肋骨,准备把顾问的脊柱取出来。

此时顾问却好似回光返照一般,艰难地说出了一句话:“垂死病中……”

“什么意思?”骨先森问道。

但顾问没有回答她,说出那半句话已经费尽了他最后的力气,他甚至抱着一种报复性的笑容死去了。

骨先森没有多想,继续她无穷的狩猎。她已经不满足直接的虐杀了,但她当然不会盲目到小看顾问的能力,打断顾问的双手让顾问在极其虚弱的状态下在她布满法阵的地方逃跑,再慢慢地狩猎他伤害他,让他流尽最后一滴血躺倒在地上。但这次的顾问在死前也回光返照般说了一句“垂死病中”后带着笑容死去。

接下来的四次轮回,顾问都在死前说出了这句话。死后带着一模一样的笑容,一副仿佛自己胜利般的样子。

骨先森有了一些好奇……和一丝不安。她脑海中的画面没有和这句话有关的场景,顾问每次重复的这句话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终于她忍不住装作不经意地询问顾问:“垂死病中是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垂死病中惊坐起吗?古诗啊,怎么了?”顾问愣了一下,又问道:“你为什么要问这个?你哪里听到的?”

骨先森摆摆手说道:“没有没有,突然想问问。”

“为啥突然问我这个啊,跟我有关吗?”

顾问好像突然警觉了起来。骨先森自知失言没继续问下去,这句话果然有什么意义,但到底是什么?

之后依旧是顾问假死,绝大部分人变成杀人狂,然而这次轮回骨先森并没有在原来的地方找到顾问,先前布置的埋伏也失去了作用。

事情有些不太对了。

躺在病床上的使徒睁开眼,他突然心很慌,让他从睡梦中猛然惊醒。

他感受到有人在看他,使徒转过头,却没发现视线的来源。但病房里的呼吸声却表明大家都在装睡,使徒也没想太多,打算躺回病床继续睡觉。

天好红啊。他突然意识到这件事,心中的不安达到了顶峰,使徒感受到了什么动静猛地滚下床,刚才待的床上已经被扎了一把水果刀。

“有人要杀人了!救命啊!”使徒看着把水果刀拔出来的临床大叔赶紧大声求救,但却被身后床的大爷从背后勒住。

使徒脑子里的弦断了,呼喊声戛然而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在他脑子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体已经做出了行动。双脚悬空抬起猛踹自己的病床撞临床大叔一个踉跄,同时用体重把大爷压回床上让其吃痛松开自己,爬起后使徒直接摇摇晃晃地冲出了病房。左手勉强使得上力,现在得先去找足够的人手和报警后才能回去制服那些拿刀的凶犯。但是他看到走廊里人的眼神的时候,就意识到事情不是单独一两个人试图持刀杀人那么简单了。

护士微笑着询问“有什么能帮您的吗”,旁边的病人憨笑着不断点头,但两人的眼神都是看猎物一般的眼神,一边循循善诱一边不断向使徒靠近。两边病房里不断探出观察的目光,全都是想将使徒拉进房内的迫不及待。

是我疯了吗?使徒的头脑一片混乱,但他的确问到了走廊里弥漫着新鲜的血腥味。

周围的病房传出了极其痛苦的惨叫声,使徒恐惧地向后退了几步,在护士和病人奔跑起来的那一刻转身向后逃去。

当骨先森带着同样杀人狂化的疫医到达医院的时候,发现原本使徒的床位没有使徒的尸体。她的眉头皱了起来,思考了一会又松了口气。

“居然被他逃掉了……但还好,他们最终还是得过来的。”她回过头摸着疫医的脸颊说道:“我们好好地准备一下欢迎仪式所需要的东西吧?”

使徒独自躲避了一周。疫医的家里一个人也没有,库铂在街上跟其他人一起打烂一具尸体的头盖骨,使徒远远地看了一眼就赶快离开了,最后只能躲在自己家。他的精神已经快崩溃了,谁都想杀死自己,连一个可以依靠和信任的人都没有。

“你躲在这里啊。”当顾问的声音出现的时候,使徒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你不是已经死了……你是平行世界的顾问?”使徒下意识拿起了身边的晾衣架。

顾问突然扎马步喊道:“两个黄鹂鸣翠柳!”

使徒愣了一下,随即比了个中指回道:“疑似银河落九天?”

“你俩有病吧……”异能顾问没忍住开口道。

顾问关上门说道:“不是说了吗,有疑问就直接对暗号。”

异能顾问吐槽道:“有没有一种可能,人家只是不想被你比中指?”

“你不是死了吗?那那个尸体是……”使徒有很多问题想问,不过被顾问制止了。

“现在的情况很复杂,我以为你们能很快解决,但现在我不得不出来了。先说几个重要的事情,骨先森和疫医在医院里,而且她们控制了整个医院的杀人狂。”顾问坐在地上说道,“我有一个正确概率只有20%的猜想,如果能知道动机的话那概率能提升到30%,那就是骨先森已经经历过不止一次这些事情了,她正身处在一个轮回中。”

使徒赶紧打断道:“等等等等等,你一上来就给我输入了一大堆说是精神病人档案都不为过的信息,我完全接受不了啊!”

“骨先森曾问过我’垂死病中惊坐起’的意思,那个是我和库铂的暗号,但我们从没在她面前使用过,就算她在很早以前就在观察我们了也不应该不知道这是我们互相确认的暗号,所以我猜测她应该是在之前的轮回里听过我说这句话,但既然不知道这上半句暗号的用途,那说明那时候的我说这句话是在某种非常紧急且有可能是敌对关系的情况下说出来的。”顾问摊开手,“也就是说她果不其然是个卧底。”

使徒愣了一会说道:“你这是不是有些过于牵强了……”

“所以概率才只有20%嘛,不过比起其他概率只有个位数的猜想来说已经算很高了。最重要的是假死后我留了个心眼彻查了一下我准备藏身的房间,发现墙纸下画着很多法阵一样的东西,之后留在那的摄像头也照到了她的身影。”顾问说道,“比起轮回的猜测我还是先告诉你一些眼下能明确的东西吧,这次的事情是【顾问】干的,【他】设置了除我俩和平行世界的我们外其余人都有97%的几率变成杀人狂的世界观,解决方法是去医院里打开一个解药的罐子,之后一切都会恢复原样,我的’死亡’也会被合理化。你们一直没动静,【顾问】那边坐不住了打算直接去医院找解药罐,然后吃瘪了,还在医院天台看到了骨先森和疫医。”

使徒愣住了:“她们为什么要在那里?”

“结合她们的表现,疫医应该是被感染变成杀人狂了,骨先森不好说,她毕竟是平行世界的我应该不会被感染……而且她之前的表现也和感染了没区别。”顾问思考道。“我也无法理解她的动机……所以我打算先来看看你们的情况,然后再看看【顾问】那边能套出点骨先森她们什么信息,现在看来骨先森有非常多的东西瞒着我们。”

在阻挡了【顾问】的进攻后,骨先森就迫不及待地准备起来。

我知道你想等待【顾问】和我两败俱伤后再来与我相会,不过你考虑过吗?我跟【顾问】也都这么想呢。

我得把我们相会的地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让你也感受到这种美,然后在美丽的色彩下死去。

用深蓝色和亮橙色涂抹墙壁吧,用强烈的对比色提醒他,引起他的注意。

一个用深蓝色和亮橙色颜料涂抹而成的巨大爱心,印在医院的外壁。被涂抹得五颜六色的人偶被悬挂在天台作为点缀,表达着主人的欢迎。

而在顾问眼中,一个由血涂抹而成的巨大爱心,呈现在医院的建筑上。许许多多破碎的尸体被绳索悬挂在空中,暗红的血液像没干的红油漆一样流下,刺目而疯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