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亲爱的我饱含杀意(二)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564字
  • 2022-01-09 19:01:33

顾问死在十分隐蔽的藏身处,而使徒就死在身为“终点站”的医院里。可以预见的是,【顾问】想要发觉这二人的死亡需要很长久的时间,而即使【他】感觉到了不对劲,也需要极长时间的【扫描】或者与目标进行肢体上的直接接触才能探查出自己的特质,而这两种方法【他】现在都做不到。骨先森坐在监控室里托腮看着屏幕里五彩斑斓的景象,眼下的情形对【顾问】来说一定非常难以理解吧。她情不自禁露出了一丝幸灾乐祸的微笑。

【顾问】等待了一周,不论使徒他们是不愿意让顾问被世界遗忘从而让一切恢复正常,还是晕头转向找不到解决的办法,【他】也可以趁着现在秩序混乱肆无忌惮地直接攻击他们。

最后的情报是看到了那个自称骨先森的女孩出现在医院的楼顶,而使徒在城市异变前也在那个医院里,从这个情况看来使徒他们多半已经用某种方式控制了医院内的杀人狂,或者只是在里面开拓了一个安全区——至少他们都在医院里。

在血红的残阳下远眺过去,医院里杀人狂还都在正常地行动着——除了墙壁和地面都是鲜血和肢体碎片以外,里面跟养老院一般一派祥和。几个人坐在病床上拿着手指头和牙齿当作筹码玩斗地主下象棋,旁边一个隔间里一个男病人正忙着将长发编织成床帘,一男一女在走廊拐角玩跳红绳,走廊里两个小女孩坐在地上来回推着一颗没有眼珠的头颅。

“真是一派和平的好景象啊。”学者顾问用讽刺的语气说道。

“我知道你的意思,反正只要我们去医院里把使徒杀死后一切就能恢复原状了,当然包括这些已经死了的和已经疯了的人。”【顾问】笑道,“想要拯救这些人和自己的世界吗?那就进去吧。把他们杀了也无所谓……反正一切结束后他们最后也会复活的,而且对一群杀人狂下手也不会有什么道德负担吧?”

“……”学者顾问还在沉默,而他身后的其他平行世界的顾问和使徒已经离开,向医院走去。

“感到无聊了吗?”骨先森靠在椅子上仰起头问站在背后的疫医。

“不会。反正最近这段时间也挺忙。”疫医直愣愣地看着屏幕上的血腥景象,“倒是你说服其他人不离开医院的那个条件,那是什么意思?”

骨先森靠在椅子上伸展着身体:“啊,你说那个’反正出去其他猎物也已经被其他人杀完了,不如等在这,过段时间会有一批比普通猎物要有趣的家伙进来给我们猎杀’那件事?具体说出来会很麻烦……总之迟早会有一群有超能力的家伙会来医院,那群杀人狂终究只是普通人,但利用人数优势和对地形的熟悉总能吃掉一些较弱的家伙……反正我也把医院所有可能藏着人的地方告诉他们了,愿意合作的家伙总会留下来的。”她转过头微笑着看着疫医:“不过他们的重点目标终究是我们两个,希望被我开发后的你能给我和他们一个巨大的惊喜?”

火焰使徒握住防盗铁栏,将其熔化后从窗户蹑手蹑脚地翻进了医院。脚底传来奇异的触感,他低下头,看到了一个由人皮缝制的人偶,里面的填充物破裂后留出了夹杂着黄色的黑血。看到这一幕火焰使徒没忍住捂住嘴巴,但呕吐物还是喷了出来。他抬起头,两个小女孩正趴在门框后面好奇地看着他。

“走开!别靠近我。”火焰使徒一只手燃起火焰,试图吓退这两个小孩。然而那两个小女孩却拍着手很开心地笑了起来,几个大人拿着“工具”走了过来,门外传来了惨叫声,火焰使徒将全身包裹住火焰,试图让这些人不敢靠近自己。

游戏使徒开启【万物皆虚】直接翻上楼顶,用袖剑破坏掉了楼顶的锁。在他拉开天台门的时候,一辆急救推车违反重力定律地顺着台阶滑了出来,把游戏使徒吓了一跳,以为是什么陷阱使出了【花开堪折直须折】闪到了一边。一具破碎的躯体被捆在急救推车上,破烂的脸正对着游戏使徒露出了惊悚的笑容,仿佛在嘲笑他的大惊小怪。

游戏使徒皱了皱眉,他刚准备离开,看到尸体微笑的嘴角是被缝着吊起来的,腹部也鼓鼓的,上面有很新的针线缝合的痕迹。游戏玩家的习惯让他下意识地想搜一下尸体,游戏使徒用袖剑割开针线,但袖剑砍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游戏使徒听到了漏气一样的声音,他往裂缝内看去,看到了一簇火光。

天台传来响亮的爆炸声,医院内传来此起彼伏的兴奋呼声。火焰使徒额头的冷汗被蒸发,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从这些人的表现来看,局面在他们的掌控之中。“来了来了!”门外传来声响,两个男人各扛着一个灭火器走了进来。

他们脸上的表情好恐怖,要逃吗?也许还能逃掉……再不还手的话……火焰使徒的身体比脑子更快,他哀嚎着冲了上去。

等到这一层的大部分人被楼下的声响吸引过去后,刺客顾问才显出身形。他悄声无息地行动着,但很快感知到了有人的气息,再次躲藏了起来。

“在哪呢~在哪呢~”靠近的女人不断地呓语道,她身后的男人一脸兴奋,而女人在重复了几次“在哪”后,突然一刀捅向了刺客顾问藏身的位置。

隐形的忍术在行动的那一刻消失,刺客顾问扭身避过刀锋,抓住女人的手臂一脚踢在她肋部,随即抬起脚踢中男人下巴将其踢晕。反制住女人后刺客顾问逼问道:“你怎么发现我的?”而女人只是不停尖叫,走廊另一边传来多个人的脚步声,刺客顾问不得已一刀抹掉了女人的脖子。

“监控室有人在给他们指引……”他看到了女人和男人耳朵上的耳机,甩出一支苦无插进了昏迷男人的咽喉。“得把这个情报告诉【顾问】……或者直接过去把他们的’眼睛’先给解决掉。”刺客顾问转头看到赶过来的杀人狂们,将一个小球往地上一扔,大量的浓烟充斥了走廊。

“呀~他们有人可能意识到了。”骨先森笑眯眯地说道,“不过之前我们已经把二三层的窗户都焊得差不多了,剩下的窗户也就那么几个,最近的人手已经派出去了。通风管道里也放着几具尸体难以通行,也就是说他要么只能从一楼的大门逃出,要么就会直接过来找我们呢。”监控屏幕上,已经找不到刺客顾问的身影。

正如骨先森所说的,大部分平行世界的顾问使徒都只能从一楼试图强行突破,破坏窗户的铁栏杆所造成的声响也会吸引聚在一楼的杀人狂。而二楼以上,地上放有绊线,还有地上的大滩积水旁浸泡着从电箱上垂下的电线。

靠在门后的疫医听到了锁被撬开的声音,她轻声说了句:“骨先森。”

“कैदगरेकोछुआकाश,जसलेमलाईथुनेकोछ”疫医转身让开,监控室的门被强行破开,两道寒芒闪过,却是刺客顾问被两根铁环箍在门外的墙上。

“要让我来吗?”疫医问道。

骨先森收起魔杖:“你的目标是另一个家伙。这家伙给我吧。”

“那是……什么?”刺客顾问从没听说过这个女孩还能使用这种能力,他还想套一点话。

但骨先森自然不可能告诉他,她迫不及待地将刺客顾问拖进了监控室,拉上了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