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亲爱的我饱含杀意(一)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048字
  • 2021-12-14 12:30:13

异能顾问双手插兜走回藏身地,侧头避开了迎面砍来的悬挂在天花板上的菜刀,然后跨过了门板上的拌索,看了一眼地上竖起的水果刀,又转头看了一下内侧门把手上的针,转头贱兮兮地笑着看向顾问:“你果然还想着试试杀掉我。”

顾问此刻刚刚意识到了世界毁灭的真正原因,他抬起头刚想向异能顾问确认,却看到了门外的骨先森和疫医。

“她们怎么跟过来了?”顾问灭掉了手中的数据流站起身。如果她们追到这里,那么【顾问】也很容易就发现自己的藏身处……

“顾问?”骨先森突然开口说道。在看到坐在地上的青年手中的蓝色数据的那一瞬间无数画面涌入自己脑海,关于轮回,关于自己的特质,关于世界毁灭,关于自己眼前这位对自己满是戒备的名叫“顾问”的青年。而在自己叫出他名字的那一刻,骨先森明显感受到顾问对自己的戒心直接降低了一半。

“你们为什么会过来?”顾问一边问一边一心二用在腰间凝结出一条腰带。按照他对骨先森的了解她不会意识不到跟过来就会导致自己假死的事实暴露,下一秒他意识到什么看向异能顾问:“你这狗杂种……”

话音未落,一道亮光划向顾问脸庞!

在看到顾问的一瞬间骨先森对他的兴趣马上超过了对异能顾问的兴趣——在杀掉他的方面上。即使叫出了他的名字,骨先森依旧能够感觉到顾问对自己和疫医抱有不低的警惕。无论如何也找不到能一击得手的破绽,唯一能够出手的时机只有顾问转头看向异能顾问的那一刻。小刀从袖口滑落,被骨先森反握在手中切向顾问的头部。

而和骨先森预想的完全一样,这一刀被无时不刻警惕着的顾问躲开了。即使已经展示出自己并没有失忆的假象,顾问依旧做好了骨先森会在他转头那一刻出刀的准备,上身后仰避开刀锋的同时他的手里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张卡片,马上就要插入腰带的插槽里。

而这一举动也在骨先森的预料之内。顾问在掌控基因数据后升级了魔法少女系统,能够使用更多魔法少女的能力,也能使用已有魔法少女更加深层次的能力,而代价就是增加了插卡换卡的动作。以顾问的智力在能够瞬间变身和切换形态的情况下可以在半秒内就快速远离并压制体力不强且需要漫长施法前摇的骨先森,而顾问强化后骨先森反而可以抓住顾问插卡合腰带这一段时间的破绽让他完全变不了身!

在出刀之前骨先森嘴里已经开始了吟唱,空出的左手大拇指压住中指和小指,无名指微微弯曲,“天空与地面颠倒,星空在我的眼中扭转。水面上流动着漂浮的云彩,手与脚交换,人与物相移。”刀身上的一个法阵微微亮起,挥出的刀在半空中消失不见,画在腰上的相同法阵微微亮起,匕首从法阵中飞出,扎在顾问腹前的腰带上。

顾问快速向后退去,而顺着挥出匕首的力道骨先森转身一脚踢在顾问腹部,将插在腰带上的匕首踢入更深。

腰带被暂时破坏掉了,顾问甩掉手中的牌,从袖口摸出小刀划向骨先森,却被疫医一脚踢在手腕,刀飞了出去落在地上滑出很远。

顾问向后退去,另一只手的袖口滑落小刀,刚准备投向疫医制止疫医的追击,就被骨先森挥起一把斧头从太阳穴横向砍入,斧刃甚至嵌入了顾问的眼珠。“谢谢。”顾问直直躺下,骨先森微笑着对疫医说道。

“哇哦,还真的死了。”异能顾问刚才就从次元背包里拿出一个躺椅和一盒爆米花坐在一旁看戏,骨先森手里的斧头也是刚才他顺手从背包里掏出来递过去的。

“也谢谢你。”骨先森欣赏了一会顾问的死相,也转头向刚才递斧头的异能顾问道了个谢。

“哈哈,不用谢,毕竟你也让我看到了这么有趣的……哦豁。”异能顾问变成蝙蝠躲过骨先森砸下来的斧头,从狭小的窗口飞走了。

骨先森瘫坐在异能顾问留下的椅子上,拿起爆米花一边吃着一边看着地上顾问的尸体。我真的杀死他了……骨先森的身体在止不住地颤抖——兴奋地颤抖着。想杀掉顾问,这份情感绝对不是出处于恨意或厌恶,想得到他的承认,想超越他,想彻底地支配他,如果能让他保持清醒地看着我一遍一遍地杀死他,让他看着我用不同的手法足够精妙地将他一次次杀死……就仿佛让教授看自己完美地完成答辩一样。

骨先森不住地喜悦着,喉咙里轻轻哼起了可爱的曲调。

像摆弄洋娃娃一样摆弄了好一会顾问的躯体,骨先森兴奋地抱着一脸懵的疫医转了一圈,突然想到了什么:“我记得还得应付【顾问】那群家伙到八月十三号是吧……好麻烦啊。”她蔫了下来,躺回椅子上抱着脑袋:“有点后悔这么早就把顾问杀掉了……接下来好无聊啊。”

她摸了摸屁股下面,在椅子上摸到一张纸条,上面写着除使徒和顾问外其余人都有97%的几率被【空气病毒】激发杀人欲望的世界观和到市医院打开解药罐子的解决方法。

畅通无阻地走到充满杀人狂的市医院,她还想去看看使徒怎么样了,结果却看到了在病床上被分尸的使徒。想来是在睡梦中被身边变成杀人狂的病人杀死,根本来不及陷入绝望变成无名之兽。头疼的因素又消失了一个,虽然骨先森可以让使徒毫无防备地被杀,但她不敢保证使徒是否会在死前还留有意识陷入绝望。

骨先森坐在医院楼顶荡着腿哼着歌,血红的夕阳落下,逐渐变暗的天空依旧是血液干涸般的暗红。

虽然很想快点到下一个轮回去和顾问见面,但在这之前,拿他的赝品暂时解解瘾也可以接受。

她蜷起身子歪头靠在膝盖上轻声说道:“那么,【他】们什么时候才会意识到不对劲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