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早该发生的事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120字
  • 2022-01-18 10:42:54

骨先森捂着喉咙,皱起眉头。她直起身,忽然感觉到口袋里有什么东西,她拿出来一看,是一根手指。

骨先森冷静地看着这根断指,断口已经经过了一段时间,血液凝固已久,但还没有腐烂的迹象。手指的指甲被剥落,上面还有许多割痕。在确认了自己十指尚在后再次回忆了一下,没想到自己是在何时得到这根手指的。

骨先森又思考了几分钟,没考虑出什么意思就暂时把思维从这根断指上移开,也许是前面的轮回里谁死掉的时候自己随手捡的或者刚好掉到自己口袋里。现在更重要的是在上一个轮回中自己已经明确知道了说出自己轮回者身份的后果,恐惧轮回带来的信息差的【顾问】会陷入急眼状态做出肆无忌惮的行动,而这说不定也有自己在上一个轮回阻止了使徒变成无名之兽的原因……听使徒说过在自己的轮回起点之前他都没有变成过无名之兽,虽然【顾问】从数据上知道使徒“无名之兽”的特质,但其他平行世界的顾问使徒没亲眼看过无名之兽的破坏力,终究对他们缺少震慑力,这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库铂的重伤和疫医的死亡。使徒在如此久没有变身成无名之兽的情况下所积攒的负面情绪之多让他在之后的高压状态中无法承受,因此如果始终无法避免使徒的手上沾上鲜血,与其让他在自己所在的世界变成无名之兽杀死自己所认识所在意的人,像前面轮回那样在平行世界杀死与他无关的人之后再隐瞒真相也许对使徒更……好?骨先森想。

捏着帽檐复盘了一会,骨先森抬起眼睑,把断指收入怀中。摸了摸装着接种了异构虫虫卵的老鼠的小盒,再次敲响了使徒家的房门。

第十二次轮回。

这次规则战中,骨先森不再暴露自己轮回者的身份,也没有说出和使用自己的能力,她想确认一下只是单纯阻止使徒变成无名之兽,是否会再次出现上个轮回的惨状。她的时间和耐心都很充足,如果大部分脚步按照之前的经验走,她可以安然活到圣道日然后重开。

虽然无法靠自己一个人解决警察顾问那边的所有人,但在知道所有人规则的情况下不露破绽地针对单独某一个人还是很简单的。在骨先森暗中的推波助澜下使徒没对上警察顾问,而没警察顾问狠心的侦探使徒并没有把使徒逼到变成无名之兽的绝境,死在了骨先森的枪下。不过这么做的代价是使徒一开始因为触犯侦探使徒和小丑顾问的规则断掉的左手没被修复,使徒撒谎应付过去挨了父母一顿骂后就被带去医院治疗了。

接下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来着?顾问假死,然后魔法少女系统升级……但是怎么假死的?骨先森皱紧眉头,曾经发生过什么让她这一段的记忆缺失了。她看着在轮回起点时在身上发现的那根断指,也许和这个有关?

手指来回搓动帽檐边缘,想不出断指可能的主人,也想不到断指和缺失的记忆能有什么关联,难道是导致自己记忆缺失的始作俑者的手指?正思考着骨先森听到顾问进门的声音,她翘起二郎腿撕开一包薯片,无论如何接下来只要待在顾问身边应该就能知道他假死的原因了。

接下来死校顾问来暗杀顾问被顾问反杀,【顾问】报警导致顾问被抓,骨先森已经逐渐意识到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拿着断指回忆了一下顾问的虐杀过程,骨先森在脑内对比了一下,很有可能就是死校顾问被砍掉的手指,也许是前面哪次轮回自己给未来自己关于顾问假死原因的提示。

顾问的死讯传来。知道顾问是假死的骨先森底气足了很多,她按照顾问留下的“遗言”跟库铂和疫医分析完后,想起什么:“不排除现在顾问死了,他们会直接想办法暗杀在医院静养的使徒。”

“我最近经常去看他,【顾问】应该没那么容易动手。他虽然对顾问被抓感到很不甘,但他说自己会打起气的。”疫医说完愣了一下:“不过在他知道顾问的死讯后……他还能振作起来吗。我们……我们要告诉他这件事吗?”

“他迟早会知道这件事的。”骨先森突然想起什么,虽然不知道【顾问】处理两个顾问被曝光的具体方法,但现在想要让使徒恢复战斗能力恐怕只能让他变成无名之兽……

“果然还是做不到让使徒不变成无名之兽吗。”骨先森心想。但也没太大问题,她不是个太追求完美通关的人,况且这个局面根本没法让所有人都手不沾血。

走之前提醒库铂多注意一些后,骨先森提前把水果刀藏在了枕头下,在疫医虽然不解但还是勉强同意后下把她的一只手捆在了床头。和疫医调笑了一阵后两人陷入梦乡。

一觉醒来,世界已经变了个样。楼顶传来锯木头的声音,隔壁的尖叫声穿透墙壁,街上奔跑着持刀狂笑的人影,电梯里有小孩发出不正常的怪笑。骨先森叫醒疫医确认了疫医的正常后解开了她手上的束缚,走出了房间。

设计引导杀人狂杀死一个突然冲向自己的不认识的男人后,骨先森带着疫医走到街上,眼前的景象让她也不经有些头疼接下来该做些什么。随手捡起刀刃插入靠近自己的杀人狂的脖颈,骨先森拉着疫医在大街上奔跑,漫无目的地逛了许久,一个穿着灰色连帽衫的人缓缓走向骨先森他们,骨先森看着那个嘴角被割开的人,他在自己的视野中是如此的与众不同。嘴角被割开的家伙本来想说什么,在看到自己的时候突然愣了一下,然后开心地大笑了起来。

“你想杀掉我吗?”他突然很开心地问出这个问题,在确认骨先森没有反应后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

他是谁?骨先森觉得自己的头脑好像有了一点思绪,但却没有抓住。她不自觉地跟了上去,看着视野中这个气质和其他人无异却不是红色的家伙,魔杖从袖口中滑落握在了手里。

想看看他被杀的时候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如果能杀死他的话……一定会很有趣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