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老鼠已经死了(完)猫和老鼠 4500字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4529字
  • 2022-06-18 10:14:09

两个世纪前,地球上还都是普通人。大部分人住在由水泥制成的长方体建筑物里,人类对自然的改造程度也远比现在高,人类并不像现在这般被困在城池里,其足迹遍布世界各地。

根据文献记载,在魔法纪元前一百四十九年,世界上出现了第一个【适能者】。

在后续的研究中表明,地球上的空气中充斥着一种无色无味被称为“以太”的物质,其无法被旧时代的人体完全吸收,而适能者则是进化出了能吸收以太的器官的人类。后续科学研究记载男性体内的环境更适合催化以太器官的进化,这可以解释为何适能者基本都是男性。

直到旧时代灭亡为止,生物学界对“以太”器官是否算正向进化这个问题一直存在争议。以太有着巨大的能量,但进化出以太器官的人体却无法很好地储存和使用以太,一旦以太器官吸收了太多的以太,它就会自动排放吸收过滤后的“浓缩以太”。第一例浓缩以太排放的表现是,在闹市区制造了影响范围长达五公里的极其强烈的能量反应,死亡人数高达三百二十三人,伤者六百一十四人。

后续被发现适能者的人数持续增长,其中绝大部分都是三到十二岁的儿童,不成熟的心智导致绝大部分适能者对当时的政权机构产生了严重的排斥心理,进行了激烈的抵抗,还有一部分适能者产生了不同程度的反社会心理,最严重的案例是三个适能者同时释放浓缩以太将一座城市夷为坑洞。

究竟是猎杀还是安抚还是收监,当时的各国有不同的处置方法,文献记载当时有国家把本国适能者空投到太平洋试图将其灭杀,但该适能者突然表现出了踏空行走的能力,随后飞机被击毁,该适能者失去踪迹。也有国家试图将适能者当作战争机器空投到其他国家,于是第四次核战争爆发,地球的表面被核弹和适能者的自爆打得千疮百孔。

根据记录,适能者无法抵御核弹爆发所产生的能量,也无法抵御核爆产生的辐射,适能者的数量剧烈减少,但普通人死伤更多。魔法纪元前一百四十二年,地球进入废土时期。荒芜的地面上只剩少数变异的怪物和被排挤到地面的适能者。而地面上强烈的辐射也让适能者无法存活,于是适能者和普通人类产生了一种微妙且畸形的平衡,甚至普通人类重新获得了优势,为了保护整个避难所和自己的姓命,父母会主动将刚觉醒的适能者扼杀。但始终没有避难所放弃对适能者的研究,魔法纪元九十四年,有一位十分罕见到成年才觉醒的适能者兼研究者研究出了掌控以太的方法,适能者可以利用特定言语和肢体动作控制对以太的吸收和释放,而在进行一个简单的手指动作后适能者的器官在吸收足够以太后停止吸入,在释放出以太后立刻补足。

最开始许多研究者试图用按压穴位来解释做手指动作可以控制以太器官吸收的原因,但该研究者的解释是“以太根据不同的【图案】流动后会产生不同的效果”。后续该研究者对以太的开发和利用则彻底打开了全新的领域,在该研究普及后,该适能者和少数受控制的成年适能者被称为【术士】。相比一般适能者只能释放浓缩以太的能量,术士在牺牲了效率和杀伤范围的情况下拥有能暂时打开其他空间的能力,甚至可以通过以太改变局部的时间流速。作为“给自己施加了枷锁”的适能者他们发动能力需要以肢体和言语启动,因此相比其他适能者很容易被控制和击杀。他们变得更加安全,更加“好用”,术士在被严加防备的情况下成为了避难所的工具,换来了活下去的机会。

但时间会改变很多东西。魔法纪元前四十一年,术士逐渐走上了高位,他们的安全性已经被证实,在同样运用科技的情况下术士的战斗能力和对以太的研究都远高于普通人,他们被越来越多人崇拜,在这种风气下年龄较小的适能者会被及时发现并被教导如何控制以太,在这种地位优势下也没有适能者选择反抗掌权者,而术士将失控的适能者妖魔化对其他适能者进行洗脑加强控制。魔法纪元前九年,适能者变成了高等阶级,废土社会已经转变成术士对普通人的奴役。而因为术士绝大部分为男性,女性成为该体系下被剥削和歧视最严重的群体。

魔法纪元前九年,地表的辐射已经降低到不做防辐射措施就可以上地表的程度,人类在地下生活的这一个世纪里,地面已经长出了许多植物,地表杂草丛生植被茂密,许多辐射后的生物已经在重生的地面上活动。而就在这个时间段,第一位“魔女”出现,经后续记录其在被发现时就已经处于重度被寄生状态,展现出了与术士的以太技巧表现不同的“魔法”,却是足以与术士相匹敌的能力。与术士需要以男性身体环境激发进化的以太器官不同,作为“魔法”本质的异构虫只能寄生在女性的身体上,且寄生到一定程度宿主就会失去生殖能力。第一位魔女将重度寄生状态隐藏得很好,因此成功扩张了第一批宿主,对术士阶层发起了反抗。

第一批魔女很快到达重度寄生状态,她们众人一心的完美配合对术士阶层造成不少损失,更多女性选择接种异构虫。比起术士必须靠先天进化以太器官,魔女的门槛则低得多。魔法世纪前二年,无数的魔女几乎将术士赶尽杀绝,魔女这边的研究者研制出了能隔绝以太的材料,而魔法的本质也已经被发现,寄生到最终阶段宿主的意识将会变成由虫后主导的集体意识,肉体彻底消失,变成异构虫的成虫。虽然因此爆发了一阵抵制魔女的猎巫活动,但终究没成气候,魔女对女性而言几乎无门槛的力量终究没被放弃,魔女科开始对外隐瞒魔法的本质。但与此同时没被寄生到最终阶段的人们还在进行最后的反抗:将魔女按照寄生严重程度的不同阶段划分为不同颜色,将其印在长袍上按照颜色的明亮程度区分需要警戒的程度,到了最终感染阶段就会用火烧将其灭杀。成为魔女必须自愿,魔女带着普通人住在由以太隔绝材料罩住的城池里防止适能者的产生,不能让男性出城获得吸入以太的机会,同时建造中心树隔离魔女和普通人让他们无法发现魔法的本质。

瑁斯挥动魔杖,脸上爬行的异构虫快速融化,组成了瑁斯原本的面庞:“这些都是我成为红袍以后才能查看的档案,也就是现在我所知道的一切。你打开的那个秘房放着术士时代的遗产以及一部分密封在房间内用以研究的含有以太的空气,在男性无法进入中心树且只有魔女能打开秘门的情况下被道格接触到了以太,这也是概率极低的事情了。”

骨先森用拇指抵住捕蝇草蜜汁的瓶口,问道:“可是按照您的说法,西卡达女士并不是被灭杀的,这是否说明你们早就已经被异构虫彻底控制了?”

瑁斯微笑道:“我当然不能说西卡达是被’处理’掉的。事实上,我刚穿上红袍的时候就被交代随时会被’处理’掉,只不过我并不在意,红袍的一些魔法能帮助我更好地进行研究,我已经做好了被’处理’掉的准备,我会在短暂的生命里完成对以太和异构虫的研究。”她反问道:“我甚至觉得为什么人们会认为到了最终阶段宿主的意识会被异构虫取代?到了现在这个阶段异构虫和我们的细胞又有什么不同?它们无非是我们细胞的延生,能够做到更多的事情,现在异构虫组成我的大脑进行思考,你能说你大脑的细胞取代了你的意识吗?”

瑁斯向骨先森微微颔首:“我不会强迫你,骨先森小姐,但我相信如果你真正成为魔女的话,一定能成为非常强大的魔女。在动物身上种植异构虫虫卵我们过去也不是没有尝试过,但这种被称为’使魔’的方式所能使用的异构虫数量和精度都远不如种植在本人上,我相信你也感受到了这一点。”

骨先森歪头思考了一会,笑道:“您几乎说服我了,我也并不排斥把自己的细胞替换成细小的虫子,从功能上来说那确实和细胞没什么区别……”

骨先森话音未落,瑁斯忽然举起手挥舞魔杖,口中高声念出咒语,随后一道光束击穿了站在原地的瑁斯,而瑁斯则化为一道由虫群组成的黑雾躲过光束,在房间的另一头组回了人形。道格从外面的破洞悬空飘进中心树,又惊又怒地吼道:“你们这群怪物!!!”

重组成人形的瑁斯脸变回了之前满脸爬虫的样子,但即使这样依然能看出她不屑的神情:“怪物?我们也许是,但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难道你能被称作一个正常的人类?秘室里那一点以太空气并不算多,你刚觉醒的以太器官也只能造成那一点的威力,算上你刚才的消耗,你释放的浓缩以太威力已经肉眼可见地减弱了。我只需要慢慢拖着,你自己就会耗尽体内的以太。”

说话间一个人影从墙壁的破洞飞入,凯特从滑板上跳下对着发光的道格举起魔杖。“骨先森!你怎么在这……这是怎么回事?你是……瑁斯老师?”她急匆匆地赶过来就看到了信息量极大的一幕,失踪的骨先森在中心树里和隐约看得出是瑁斯的红袍魔女对峙,医馆里那个叫道格的青年现在变成了一个发光的裸男一边飞来飞去一边爆炸和发射光束猎杀魔女和普通人。

凯特看着瑁斯头部一团不断蠕动的虫子,又看向满地焦黑的虫尸和残破的红袍碎片,心中的不安逐渐达到了顶点:“您……你是瑁斯老师?”

瑁斯沉默了一会,挥舞魔杖让脸再次变回人类的相貌:“凯特,我不想欺骗你,这就是魔法的真相。”

“这,这……”凯特的大脑一片混乱,她此刻不知道该把魔杖对准道格还是对准眼前不知道是不是本人,甚至是不是人类的瑁斯。

“呀呀呀,虽然您已经快要说服我了,不过看来眼下您还有更要紧的事情要处理。”骨先森拍手笑道,缓缓向后退去:“那么您就等到处理完自己的事后再来找我吧。虽然我也很想留在这边拿包零食找个位置观赏这一场师徒对决,但我的时间也经不起浪费。”

“无妨。”瑁斯捏着魔杖拿起面具戴上,面具后面的脸再次变回蠕动的爬虫:“凯特,我很了解你,我知道你无法接受魔法的真相,那么回答我,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呢?”

“一定会有什么办法的……这一定是在骗我……”凯特的瞳孔剧烈颤动,她下意识想要使用魔法,但呕吐的欲望却涌上了喉咙。凯特捂住嘴跪在地上,在她的眼里,自己手背上有无数的虫形顶起皮肤不断蠕动着。

“瑁斯老师……我究竟,还能算是人类吗?”

“一群怪物!我一定要把你们统统杀光!”道格怒吼着,全身爆发出紫色的光芒试图将整个房间吞没,凯特流着泪在刺眼的光芒下抬起头,瑁斯挡在自己身前挥舞魔杖组成一面铁墙,铁墙被光芒融化,瑁斯的体表也被烧出几个小洞,但很快被异构虫填满。

经过刚才的爆发道格身上的光芒已经大大减弱,他开始频繁地喘气,疲态尽显。

“मानिसहरूजन्मिदैनन्,तिनीहरूसंसारकोखोरमाकैदमाछन्।。”瑁斯挥动魔杖,凯特只看到四道刀刃一样的残影划过,道格的四肢被瞬间切断,他身后的地上出现四道黑色的细线,凯特知道那都是极小的虫子,在释放完“魔法”后很快汽化消失。

其他魔女这时候才珊珊来迟,纷纷询问发生了什么事。瑁斯挥了挥手说事情已经解决了后,几个魔女焦急地说道城里有好几处和中心树一样发生了爆炸和光束,城里已经乱成了一团。

“他把过滤以太的护罩打破了吗……事情有点麻烦了。你们先过去控制一下事态,把爆炸中心存活的男性全部杀死,我稍后赶过去。”瑁斯挥了挥手打发了那些魔女,燃烧的房间内只剩下瑁斯和凯特,还有失去四肢躺倒在地上等死的道格。

“你会杀死他吗?”凯特抹了把眼泪问道。

瑁斯说道:“他还有研究价值,对他而言那可能会比死亡还要痛苦……不过这也是他所做行为的代价。”

“那你会杀死我吗?”凯特颤抖着声音问道。

瑁斯沉默了一会。她开口道:“这取决于你。我没法改变什么,如果你依旧无法接受这一切……如果你答应选择对这一切保持沉默,我尽量试着争取保下你的姓命。但如果你执意要暴露魔法的秘密……那很抱歉,我必须’处理’掉你。”

“老师……你真的还是瑁斯老师吗?”凯特颤颤巍巍地站起,举起魔杖:“那个男孩说得对,我们已经是怪物了……我不能让其他的女孩再变成跟我们一样的怪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