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你在想peach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160字
  • 2019-08-12 15:38:30

“……”顾问抬起头,看着使徒沉思良久。

许久,他开口道:“你妹的,那个boss怎么打啊,我对着它输出了这么久,结果对方一个剧情杀就把我干掉啦?”

使徒有些无奈地说道:“本来我的剧本是只要你找到机会把黑色珠子捡起来吃掉,你不仅可以看到它的原本相貌,还可以在房间里看到几个法阵。那个怪是无敌的,你只有用锤子破坏掉那几个法阵标识的木偶才可以消除它的力量,最后把它干掉。副作用也只是会被附上【中毒】状态,你只需要在十分钟之内把那些木偶破坏完就能触发happy ending。”

顾问反问道:“然后呢?那个怪物一脸懵逼地问道’你这家伙说好自愿当祭品怎么出尔反尔呢’然后光荣死去?”

使徒愣了一下:“……好像没有毛病。”

“要我说前期恐怖气氛还是有的……到了后面又变成打怪了。”

“没办法,我也是第一次写,编不下去了。”

顾问蛮有兴致地说道:“我以前想过人为地制造一些恐怖剧情,比如鬼屋里有四个人在玩四角游戏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第三个人走到第一个人的位置的时候会遇到’鬼’,结果在第二个人走到第三个人的位置进行交接的时候,即第二个人刚刚握住第三个人、第三个人问第二个人是不是摸到自己的时候,演鬼的工作人员在一旁用第二个人的声音说’不是我啊’然后突然捂住第二个人的嘴不让他出声。这时候第二个人和第三个人都是极度恐惧的,只不过第三个人恐惧的是第二个人到底是不是鬼。这时第三个人会害怕地想要挣脱开第二个人的手,第二个人害怕自己被第三个人抛下而更加用力地抓住他的手,所以这时他们自己就可以客串一把’鬼’的戏份。如果此时第三个人是个会惧极生怒的人,他说不定还会一拳揍向第二个人呢……”

使徒忍不住打断了顾问的奇思妙想:“行了行了不要再说你的反人类思想了,你这家伙不去鬼屋当策划实在是可惜。”

“这里面唯一的难点就是工作人员如何模仿第二个人的声音说话了。”顾问意犹未尽,直到他发现使徒根本没在听自己说的话。顾问顺着使徒的目光看去,只见使徒对着一个背影沉思良久。

顾问看了那个妹子两秒,随即转头对使徒说道:“你在发情。”

“嗯,对……什么?卧槽你在说啥?”使徒从恍神中恢复过来,隐隐感觉顾问刚才说了句不得了的东西。

“你兴奋了。”顾问冷静地用了委婉的方式再次飙起了车。

“兴奋你妹……”使徒的眼神逐渐蛋疼,“我跟疫医是普通的朋友关系。”

顾问挑眉:“哦?不是普通的闺蜜关系么?”

使徒:“闺你大爷……”虽然我无法反驳。

我们在前文说过,相比顾问,使徒算是比较有人气的,他的朋友也挺多。他不仅能和班上的男生打成一片,也成功地与班上的众多女生形成了良好的友谊。

顾问:“所以说罪孽深重啊……”

使徒:“你闭嘴吧。”

我们只能庆幸,在这个9岁小孩都兴起早恋亲嘴的年代,使徒还能在高二才交出自己的一血……啊不,才有了自己第一个女朋友,而且还成功地保住了初吻。

使徒:“不是你这话说得我好像赚了一样……”

让我们无视这位已经不纯洁了的小朋友的话,继续说他的……

使徒:“喂!谁不纯洁了啊!谁小朋友啊!”

……继续说他那清纯而又稚嫩的情史。

使徒:“……对不起我错了。”请您高抬贵手,好好闭嘴。

那我们把目光放到现在,并顺便介绍一下本作第一个在现实部分出现的女性角色。

疫医,和使徒有从初中到高中的同班情谊,虽然算不上青梅竹马,但也好歹有了五年的闺蜜……嗯……同窗情谊。

按照顾问的话来说,对于使徒这种正处于青(fa)春(qing)期的阳刚小伙,“”日♂久生情”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其实对于这一时间段的雄性生物来说,只要有一个长相还可以的雌性生物的关注,雄性生物就很容易对其产生好感。这是顾问花了三年时间暗中观察了27对不同年级的小情侣、11对三角恋、76起暗恋失败所得出的结论。

所以身为作者我还是得提醒各位处于青春期的雌性生物们一句,钓鱼需谨慎。当然如果有不幸的雌性生物钓到了自己不想要的鱼,那某人这里也有一计,你只需单独约他到一个无人的角落,避开一切记录设备,然后在他面前卸妆就可以了,保管有用。

话题又扯远了,让我们说回疫医。疫医跟使徒熟到了什么程度?可以说两人基本上无话不谈,大部分玩笑也互相可以开。使徒当初失恋的时候也是疫医在月下陪他聊天诉苦的。你说顾问在哪?顾问早早就睡了,哪有时间陪这货聊天。

使徒和疫医就处于一种:双方的亲密关系已经到了接近情侣的程度,但两人都心照不宣地把对方当朋友。不过只有顾问知道,使徒可能有点把持♂不住自己了。

嗯,刚刚那句话可能有些歧义,应该说使徒在不了解他和疫医真实关系的人的起哄下,也开始有点搞不清他与疫医的关系到底是朋友,还是喜欢了……

所以现在是一个非常混乱的局面:外圈的人以为使徒和疫医陷入了早恋这个罪恶深渊,而知情人知道这使徒只是疫医蓝颜知己,而顾问知道使徒可能真的有那么一点动心了。

身为作者我只能感叹一句:贵圈真乱。但没办法,一切罪恶的根源,也许就是各种狗血玛丽苏小说逐渐深入低龄市场。不过说实话,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一切的起因是网络的推广和大众化,说实话以现在的精力和实力要整管这一块还很难。

所以我们只能看着这越来越早熟的一代。五年前大部分人的初恋都还在大学,三年前初中生早恋泛滥,到现在我们已经可以看到小学生甚至幼儿园的孩子在网上求祝福“99”。

【……确认了,真是个有趣的事实……】

【不过我也蛮喜欢这个事实就是了。】

【那两个人……哼……不如就先看看……他们的“思维方式”吧。好为之后的算计,埋下伏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