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老鼠已经死了(七)尸体在说话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159字
  • 2022-06-18 00:14:11

时间回到现在,中心树爆炸后。

“不管算不算意外之喜,意外倒是做到了。”骨先森躲在桌子底下躲过了爆炸的火焰,她摘掉被高温熔化的手套,摸了摸手背上的烧伤。

“作为一个连灰袍魔女都算不上的女孩,能做到这种程度……即使你我现在站在对立的立场,我也不得不夸赞你的聪明和勇气。”魔女脱下正在燃烧的厚重衣服,慢慢摘掉了红色长袍上的兜帽,露出了面具下爬满了虫子的丑陋脸庞。

骨先森躲在桌子后微笑道:“十分感谢能得到您的夸奖……瑁斯老师。”

瑁斯扶着墙壁慢慢起身:“中心树的设置就是为了防止不会使用滑板的普通人入侵,而即使有低阶魔女想要反抗也打不过树内这么多的红袍。当年我也想过像你一样带一瓶捕蝇草的蜜汁进来,不过哪怕只是灰袍的魔女,闻到捕蝇草的蜜汁就算不会被迷惑也会无法使用魔法。”

“捕蝇草……何等直白的谜面,我早该在问您为何没有驱蚊的药草时就做出这个猜想的……”骨先森看着周围一地烧成灰烬的小虫尸体微笑道:“这就是’魔法’的真相。所谓的仪式就是种植某种寄生虫的虫卵,施放魔法的过程就是让体内增殖生长的虫子飞出体外进行化学反应。’物体漂浮术’只是极其细小的虫子拖着物体飞行,火球术就是一群虫子抱成一团自燃而已。不过这虫子确实很厉害,在常温下除了自燃以外还能做到结冰和硬化等反应,从而展现出一系列的……【魔法】。”

“我都有些嫉妒你了,我到绿袍的时候才研究出魔法的真相。”瑁斯难看地微笑道,但她的表情不过是满脸虫子的移动所形成的图案罢了:“随着寄生虫的增殖和生长,身体对虫子的操控也就如使用自己的身体一般越加细致,能操控的虫子数量也会变得更加庞大,所谓魔女自动升阶就是体内的寄生虫从幼年生长到了成年。到了最后,就会像这样,全身由这种【异构虫】构成。”

“你曾说过的’红袍才会’的雾化术,就是只有到了这种被寄生程度才能做到的,让构成全身的虫子飞散再聚合的……’魔法’吧。”骨先森站起身,“所谓的魔杖只是一根合适的木棍顶端沾了一点异构虫的信息素,就像蜜蜂会通过飞舞给予蜂群信息一般,通过特定的挥舞方式以及发出模拟异构虫声音的’咒语’,来达到操控体内寄生……异构虫的目的。”

“我没看错,你果然是万里挑一的天才,骨先森小姐。”瑁斯赞赏道,“能否告诉我你是怎么通过连魔法都无法使用——不,你刚才使用了魔法打开了秘门——能否告诉我你是如何在没有’资质’,也就是没被种植异构虫的虫卵的情况下发现魔法的本质的?”

“我曾在您带我去测试您那个防毒面具的时候趁着您被捕蝇草迷幻的期间去采集了一点捕蝇草的汁液。那时虽然我还不知道魔法的原理,不过既然魔女没有通过使用远程魔法杀死捕蝇草并将其视为天敌,那么我做出一个猜想:捕蝇草的蜜汁同样有让魔法失效的效果。当然我现在知道释放魔法放出的异构虫会被捕蝇草蜜汁迷幻晕死,当时的我为了不被红袍魔女察觉只在体表涂了非常稀少的蜜汁,而那天仪式上,我还偷偷带了一个小盒子,里面装着我几天前刚抓住的一只老鼠。”

“那是一场赌博,不过我赌赢了,面对涂了蜜汁的我,西卡达女士释放的异构虫选择透过盒子的通气孔寄生在老鼠身上,并开始产卵。”骨先森摸着桌子的边缘缓缓走动,与瑁斯进行着字面意思上的二人转。

“而这成功了……所以你没法使用魔法的原因只是因为魔法的原料,也就是异构虫的宿主并不在你身边……而老鼠因为体积较小,异构虫的增殖上限相比人类也会小很多,因此老鼠很快死亡,剩下了一地的异构虫的尸体……”瑁斯不愧是搞科研的,很快猜到了后续。

说话间一发光束差点命中骨先森,她低下头看向爆炸声传来的方向,一团光球正在走廊里横冲直撞,把巨大的中心树烧得千疮百孔,露出里面的钢筋和合金结构。她今晚偷了凯特的滑板载着道格偷偷潜入中心树,本来想把道格当作被发现后逃跑时丢下的诱饵,结果道格进来后突然感觉受到了什么指引带着自己走到一个封闭的铁门前,铁门旁有一个细小的洞口,洞口上方的屏幕上画着一个弯弯绕绕的迷宫。结合中心树只有魔女能进的情况以及知道了魔法的本质后骨先森很快猜到这是要操控一只异构虫穿过迷宫才能开锁的设置,想来这也是魔女专属的“锁”和“钥匙”。

而打开铁门后身旁的道格突然痛苦地尖叫起来,胸腔爆发出明亮的紫光。声音和光亮引起了周围魔女的注意,看着道格一副要变成人体炸弹的样子骨先森不得已打开装着捕蝇草蜜汁的瓶子,趁着周围魔女被迷幻的时候躲到了被焊在桌上的合金桌子后面。随后从道格的七窍爆发出耀眼的光芒,随即整个人变成了一团光球剧烈膨胀,在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中朝周围发射了数道粗大的光束,击穿了中心树。只有赶来的瑁斯快速套上了一套防化服一样的设备——应该就是她之前做的防毒面具的加强版——才能在没被捕蝇草蜜汁迷幻的情况下躲到柱子后面避开光束。

现在变成一个发光裸男的道格仿佛已经失心疯了一般,在中心树里不断冲击、爆炸和释放光束。空气里弥漫着他得到巨大力量后喜极而疯的天真笑声,对于一个一直渴求魔女力量的青年来说突然得到了比“魔法”还强的力量多半就是像现在这样欣喜吧——欣喜到明明自己裸着也要到处飞来飞去向全世界炫耀自己能变成巨大灯泡的事实。

等那个发光裸男飞走后,骨先森斜靠在合金桌子上歪头微笑道:“那么,能给我解释一下吗,瑁斯女士,关于这个世界,以及事到如今晋升到红袍的您现在已经整个身体都由异构虫构成,您究竟还是那个瑁斯女士,还是只是一具由寄生虫操控的尸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