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老鼠已经死了(六)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336字
  • 2022-06-18 00:10:32

瑁斯叮嘱骨先森仪式完成的三天内不能洗澡,三天后即使要洗澡只能淋浴不能沐浴也尽量不要擦拭,持续到仪式完成五天后。

所以骨先森当晚就泡了个热水澡,还用了东北大爷给人搓澡的力气把自己的皮肤搓得通红,一边擦一边痛得直咧嘴。

之后几天瑁斯手把手教骨先森一些魔法的咒语和魔杖挥舞方式,就这么过去了一个月。

瑁斯觉得有些奇怪,一般仪式过后两周左右接受仪式的魔女就能够使用部分基础的魔法了,骨先森自从接受仪式后已经过了一个月了,即使咒语的读法和魔杖的挥舞已经十分熟练了,却依旧无法使用出任何魔法。

她对骨先森施放了一个探测魔法,发现骨先森身上依旧没有“资质”存在的迹象。仪式失败了吗?虽然概率很低,但之前并不是没发生过。这就是骨先森身上的黑色消失的原因吗,那之后找时间再进行一次仪式看看。

凯特从医馆走到后院,挠着头吞吞吐吐地说道:“瑁斯老师……魔女科那边让我来告诉您,您已经晋升为红袍了,让您赶紧去中心树那边。”

这时候晋升吗……虽然还没观察到骨先森的才能是否消失,但暂时搁置几天也无妨,甚至成为红袍后还能自己亲自给骨先森进行仪式。不过红袍阶级的魔法也很想马上就研究透彻,最近真是忙得幸福啊。“骨先森,之后暂时让凯特先教你滑板的使用,然后你自己再练习一下之前教你的咒语和魔杖挥舞方式,等我回来后再给你进行一次仪式。”看到骨先森点头去缠凯特后,瑁斯转身进屋去拿滑板。

而傍晚换成红袍的瑁斯回来后却开始收拾东西,凯特问道:“瑁斯老师,您这是?”

瑁斯说道:“魔女科那边让我在那边待一段时间进行学习,这段时间我让萝丝来掌管医馆。凯特你最近没什么事,如果嫌麻烦我的房间你收拾一下可以暂时住这里,这段时间就麻烦你教一下骨小姐一些基础魔法和滑板的使用。”她抬头看向骨先森:“骨先森小姐,仪式到时候再进行吧,我也需要学习一下进行仪式的魔法。”

骨先森微笑着默默点头,突然上来抱了瑁斯一下。

瑁斯被这出其不意的拥抱搞愣了一下,随后萝丝和凯特也抱了上来,瑁斯无奈地笑道:“又不是不回来了,过去那边最多一个月而已,成为红袍后有很多事需要学习和交接的。”

凯特犹豫地问道:“老师,魔女科那边有没有告诉你……那个……之前的红袍……?”

瑁斯很平淡地说道:“嗯,说了,我接替的是西卡达,她是自然死亡的。”她转头对骨先森说道:“就是那个为你进行仪式的魔女,她是我的老师。”

“我还担心老师您会太伤心呢……听到那个消息的时候我都不知道该为您晋升红袍感到高兴还是为您老师的事而感到悲伤……”凯特很不好意思地说道。

“伤心吗……”瑁斯心里也有点意外,自己听到昔日老师老死的时候内心并没有什么波澜,不过自己平时也不是情感波动很剧烈的人,所以她没怎么在意。

简单地道别后,瑁斯拉上红纹长袍的兜帽,在凯特等人的注视下坐上滑板飞离了医馆。

瑁斯离开后过了两周,在某一天的夜里,一声爆炸的巨响惊醒了城内的所有人。十几分钟后城内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凯特爬起床快速披上长袍,走到窗边一看,城池中心的巨树被一道冲天而起的巨大光束从内向外破坏,熊熊的火光将中心树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火把。凯特抓起魔杖就往外冲,医馆里其他人也已经被惊醒,凯特稍微安慰了一下说道“我去看看怎么回事”就准备离开,临走前忽然觉得不对又回头看了一眼医馆里不安的人群——骨先森和道格不见了。

“萝丝,你去看看骨先森和道格还在房间不,确认一下他们的安全,我先过去阻止火势。”稍微嘱咐了一下他们不要乱跑,凯特就冲出医馆准备坐上滑板飞往中心树,然而却找不到放在门关的滑板。

“骨先森……”这小姑娘竟在这时候让自己头疼,怕不是半夜心痒痒偷了自己的滑板出去溜达。凯特会这么想是因为她也曾这么偷过瑁斯的滑板飞出城外玩过,不过那次自己可没闯祸。“偏偏在这个时候……不会这家伙和道格私底下好上了然后为了显摆载自己小男友飞出城了吧……都成为魔女了还这样!”凯特咬牙切齿地冲到街上,她只能去附近碰碰运气看能不能征用一下灰袍魔女的滑板了。

时间回到仪式结束一周后。练习了一整天“物体漂浮咒”的骨先森回到房间,拉上窗帘关上门,轻声念了一遍今天学的咒语,在魔杖的挥舞下桌上的刻刀轻轻地漂浮了起来。

“这就成功了。”骨先森用平稳的语气表达了一下自己的惊喜,然后往后退去再次施放了一次漂浮咒。在退开一米后再次施展漂浮咒就没有反应了。

骨先森又换了几个距离试了几次:“极限距离是一米吗。而且我的漂浮咒比瑁斯女士的负重低了很多,也可能是我色阶低的缘故。”她指的不是漂浮咒的施放距离,而是自己与桌上的盒子的距离。

骨先森拉开椅子坐下,细细端详了一会手中的魔杖,反握住刻刀砍了下去。第一刀砍在没有纹路的部分,里面依旧是实木。再次试验了一下漂浮咒,依旧能够成功施放。第二刀砍在纹路上,纹路下也是白色的实木,骨先森深吸一口气,再次施放漂浮咒,刻刀再次浮起。

这就是一根普通的木棍。骨先森得出结论。为了确认这个结论,骨先森用桌角将魔杖折断,捡起较粗的握把段再次施放了一次漂浮咒,但这次漂浮咒失败了。骨先森挑了挑眉,换了另一段再次施放了一次。刻刀再次漂浮了起来。

骨先森仔细地观察了一下那段魔杖,自己找了跟木棍跟着削了一下,在没刻纹路的情况下自己削了一根魔杖试了试,并不能施放魔法。骨先森躺倒在床上滚来滚去思考了一会,起来把魔杖的尖端切了下来粘在木棍的顶端,再次念出咒语挥舞木棍,刻刀在骨先森的眼下漂浮了起来。骨先森陷入了沉思。

仪式结束一个月后,也就是瑁斯晋升红袍的那一天,在凯特教会自己怎么启动滑板后,骨先森回到房间,拿起一根粗糙的木棍一边挥动一边念出咒语,然而却什么都没有发生。

“奇怪?明明昨天还可以的……”骨先森查看了许久自己制作的“魔杖”,确认没问题后想到了什么,打开了桌上的盒子。

原本养在里面的老鼠只剩下一个残破的框架,而盒子的底部铺满了许多虫子的死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