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老鼠已经死了(五)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400字
  • 2021-11-09 00:38:49

回到城里后,瑁斯又回到实验室鼓捣起那个面具,骨先森找到道格,跟着他出门走到一处没人的小巷。

“我从博物馆里偷到过一本古书,里面说过魔女对火的恐惧比普通人还要强。”道格把小心翼翼地翻开手里已经破破烂烂的书,“那时候的魔女也被叫做女巫。不过上面说魔女是早期宗教制度下对普通女性的诬陷和迫害,说是魔女并不存在,看来那个时候的古人还被魔女给蒙蔽了?然后被魔女找到机会翻盘,到现在掌控了世界?”

骨先森捏着帽檐思考了一会,说道:“有可能。”

“你又有什么收获?”道格反问。

“我趁瑁斯女士昏迷的时候收集了一点捕蝇草蜜汁。”骨先森说道。瑁斯和自己说过如何采集捕蝇草的蜜汁,之前瑁斯被捕蝇草迷幻后骨先森趁着她昏迷不醒戴上魔女专用的面具进去用瑁斯包里的备用空瓶收集了一点,还差点被捕蝇草吃掉,面具也是那时候被弄坏的。

道格问道:“没被发现?”

骨先森拿过道格偷来的古书小心地翻看着:“瑁斯女士那时候刚从被迷幻的状态中恢复过来,就算蜜汁挥发了一点让她产生不适她也只会以为是前面被迷幻的后遗症。不过毕竟本来就是用来收集蜜汁的瓶子,气密性应该还是有保证的。咳。”

道格有点不安:“她不会发现少一个瓶子吧?”

“没事,我装作救她心切把包扔地上,把剩下的空瓶打碎了几个,玻璃碎片混在一起应该是看不出来的。”骨先森咬着大拇指,“我打算看看普通人是怎么成为魔女的。你那边有什么头绪吗?”

“你准备接受’仪式’了?”道格挑了挑眉。

“放心,我跟你还是一个阵营的,你理解成我是个又想获得能力又不想承受代价的贪婪之徒就行了。”骨先森说道,“我想让这个’仪式’失败试看看能不能从中看到什么端倪……咳,你有什么相关情报能告诉我的吗?”

道格想了一会,摇摇头:“仪式的操作过程一直是被严格保密的……就算是绿袍的魔女也不知道。我问过刚接受仪式的女生,她们只是说让她们坐着深呼吸,红袍围着她转了几圈施了什么魔法就结束了。”

骨先森靠在墙上:“那会不会如果屏住呼吸就能让仪式失败呢……”

“有那么简单吗?就算这样你也没法知道仪式是怎么让人变成魔女的吧?”

“我也觉得应该没那么简单……”骨先森把古书拍在道格胸前,“不过我已经有了一个简单的猜测,我打算赌一把。”

“那我接下来要干啥?”道格收起古书问道。

骨先森想了想:“我回去找机会把那瓶捕蝇草蜜汁分给你一些,这本博物馆的古书其实没有太大作用,能展示出来的都是她们觉得无关紧要的,真正有用的东西肯定在一些戒备更森严的地方。”

“你要我去闯戒备森严的地方?戒备森严的地方肯定不止一位魔女吧?甚至可能有好多位高位色袍的魔女!”道格有点想骂人。

“那就得看你的能力了,捕蝇草蜜汁对高阶魔女的迷幻作用比低阶魔女强得多,咳咳,如果真有多个高阶魔女那你的捕蝇草蜜汁应该更有效果才对。”骨先森用手背挡着嘴接连咳嗽了一阵,她缓了一会后说道:“无论如何选择权在你这边,这对你也有好处吧?你就不好奇如何没有限制地获得魔女的力量?”

“……”道格沉默了一会,“我试试看,你不要报太大期望,我只能尽量试试看。就算你给我的蜜汁有用,那肯定也会打草惊蛇的,到时候我被抓出来是迟早的事。我能不用就不会用那个蜜汁。”

“我也是这个意思。那么我们各自加油吧。”骨先森说完转身走回医馆。

瑁斯说“仪式”将定在两天后,让骨先森进行仪式的前一天洗干净身体。骨先森找道格确认了一下,道格说他以前问过其他灰袍魔女,她们接受仪式前被导师嘱咐除了要洗干净身体外还要冥想一夜,骨先森点了点头,以瑁斯的性格,后面那步可以确定只是用来掩人耳目或者增强仪式感的障眼法而已。

所以她忍了一晚上没洗澡。当然骨先森也没觉得仅仅这样就会让仪式失败,这个仪式对对象几乎没有任何要求,而成功率又如此之高,想必净身这个步骤仅仅只是加强仪式的成功率,并不能起到决定性作用。

两天后,瑁斯坐着滑板带着骨先森飞到城市中间的巨树上,树干和枝丫上有许许多多的隔间,在一众平矮房中显得十分耀眼。

这算不算奇幻世界观下的高楼大厦呢。骨先森没来由地瞎想道。如此奇幻风格的建筑从其如此高的海拔来看就知道是魔女专属的……办公场所?

在瑁斯的带领下骨先森被带到一个很宽阔的房间里,一个穿着红袍的魔女走了进来,看到红袍进来后瑁斯交代骨先森坐着不动后对着红袍魔女说了句“这次也麻烦你了”就出门了。

和其他色袍的魔女不同,红袍的魔女戴着兜帽和面罩,把全身遮得严严实实,不知道是不是个例。

骨先森悄悄屏住了呼吸。红袍魔女绕着打坐的骨先森走了一圈,顿了一会后拿着魔杖念了几句咒语后又绕了几圈就打开门离开了。

“结束了?”骨先森一脸没反应过来的样子问走进来的瑁斯。

“结束了。”瑁斯早有预料骨先森会问这句话般偷笑道。

“这……”骨先森不知道该说啥好,虽然之前听道格的说法仪式内容很简单,但亲身体验后还是感受到了巨大的落差。

瑁斯笑道:“人家平均每天要作三四次仪式,忙的时候可能一天十几次,所以不会给你整那些花里胡哨的。”

“……算了。”骨先森决定不关注这事,她追问道:“那瑁斯老师,我现在就可以用魔法了?”

瑁斯也早有预料骨先森会问这个问题:“每个进行完仪式的灰袍魔女都会问这个问题。进行完仪式后还得过三天到五天才会达到能使用魔法的标准,不过在这几天内我会提前教你使用一些基础魔法的咒语和魔杖挥舞的方式,你多练练,哪天使用出来了就正式成为魔女了。这几天还可以顺带让凯特教你用一下滑板。”

瑁斯看向骨先森,不会错的,之前她在骨先森身上看到了浓烈的黑色,那是极强的天赋和危险的气息。虽然那浓烈的黑色让她对骨先森隐隐有些警惕,但疯狂的求知欲还是让她把骨先森带上了魔女的道路。她很好奇带有如此天才和危险气息的女孩能给自己带来怎样的惊喜,但自从仪式结束后,她主观视角里骨先森身上浓郁的黑色已经消失不见。

为什么?是自己的判断出现了错误?瑁斯暗暗皱眉,现在的骨先森已经从一个危险的天才变成了一个极其普通的、丢在人海里都认不出的庸人。再观察一阵吧,实验也是需要时间来观察和验证的。她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