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老鼠已经死了(三)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314字
  • 2021-10-31 18:53:33

骨先森从床上爬起,挠了挠凌乱的头发,昨晚被蚊子打扰得睡不好觉,这个世界就算没有蚊香,难道没有一些驱赶蚊虫的药草吗?

找时间问问瑁斯好了,她经常和草药打交道,向她问这件事应该也无伤大雅。

当然不会有人来认领骨先森,骨先森就这么顺理成章地在瑁斯的医馆里打工,一边找机会打探这个世界的情况。她看得出相比凯特瑁斯更加精明一些,对方经常偷窥和审视自己,为了不露出破绽她只会问瑁斯一些无关痛痒的东西,更多的东西还是等到凯特回来时一股脑问她。

和字面意思一样,能成为“魔女”的只有女性,而且成为魔女的门槛很低,除去一些先天拥有“资质”的,其他女性也可以在决定后找魔女科的进行“仪式”后成为魔女。唯一的代价是,成为魔女后将不能恋爱也无法生育。

“那对于先天就能成为魔女的人,岂不是一开始就无法恋爱和生育?”骨先森问道。

凯特想了想:“确实可以这么说。对她们而言这说不定算一种诅咒,不过就以前的经历来看……更多人还是觉得成为魔女比谈恋爱有意思。”

骨先森想起很多作品里“禁断爱情”所引发的灾难和冲突的桥段:“那总发生过有人成为魔女后又想谈恋爱然后反悔了的事吧?”

“啊,那会被打到服软为止的,在承认错误前不会再教导她其他魔法。毕竟拥有了魔女的能力就必须遵守契约,我遇到这种事也会很头疼的。”

骨先森点点头:“确实,在已经知道代价的情况下得到力量又反悔也太捞了。但万一有红袍魔女反悔了该怎么办?所有红袍一起追杀她?”

凯特愣住了:“呃……好像还没发生过红袍反悔的事,能当上红袍的好像都做好了觉悟,毕竟已经当了这么久的魔女了。”

骨先森继续套话:“诶,那怎么样才能成为红袍?除了实力以外还要考察品行什么的吗?”

而凯特的回答让骨先森有点摸不着头脑:“学到一定程度都能成为红袍……老红袍死后就会有黄袍晋升为红袍。”

如此低的门槛与前面“没有红袍反悔过”的情况给了骨先森一种微妙的矛盾感。

虽然凯特和瑁斯都在鼓励自己成为魔女,但骨先森心中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所以她一直以“再想想”的借口敷衍了过去,想再观察一段时间再决定。

“早上好,瑁斯女士。”骨先森洗漱完毕后与瑁斯和其他员工一起共进早餐。

“早上好,骨先森小姐。”瑁斯朝骨先森礼貌性地微笑了一下,继续吃着肉排。骨先森坐到瑁斯旁边,拿起汤勺喝起粥。

“瑁斯女士,这里有没有那种可以驱虫的药草?昨晚有虫子骚扰,睡得不太舒服。”骨先森随口问道。

“瑁斯女士?”骨先森看没有回答,又问了一句。

瑁斯女士微笑着说道。“哦,这里没有那种东西的。”

骨先森还想问“你们这难道没有蟑螂和蚊子吗”,不过担心这里万一真没有或者不叫这个名称,自己的叫法就会成为疑点,所以只是“哦”了一句就继续吃早餐。

吃完早餐后骨先森就和其他四个员工一起开始工作,工作无非就是对草药进行加工捏药,骨先森还在学如何辨认药草的阶段,更多就是打打下手给药水装瓶和捏药丸这类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工作。而这些都是由医馆里一个叫道格的青年教她的。

包括道格在内,医馆内除去瑁斯三男一女都是普通人。道格是唯一一个主动来和自己搭话的,所以骨先森借着失忆很多事情也都会询问道格。

“你是在无尽草原那边被发现的?自己也记不清怎么过去的了?那确实很少见。”道格一边配药一边说道。

“怎么,难道大家很少过去那边吗?”骨先森问道。

“除了魔女其他人一般都不会出城,即使出城也大多只在城门前十公里以内的地方活动,只有少数需要给魔女打下手的人会跟着魔女一起出远门,不过那也会跟魔女科那边报备,肯定能查得到你的身份。”

骨先森问道:“为什么不能出城呢?”

“当然是外面有许多魔物了,有些矿物和草药还在很多危险魔物的栖息地附近,所以一般都是魔女外出采集。”道格忽然叹息了一声,“真好啊,我也想去看看城外的世界。”

骨先森揶揄道:“那你争取成为为某个魔女打下手的不就好了。”

道格没说话,但骨先森看得出这个青年比起想出城,言外之意更羡慕魔女拥有的能力。

骨先森没有戳破道格的野心,只是旁敲侧击地问道:“为什么只有女人才能掌控魔女的力量呢?”

“我也想知道,但我的父母都不知道。”道格忽然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闭上了嘴。

“萝丝,你是魔女的孩子,你妈妈有告诉过你为啥只有女性能成为魔女吗?”骨先森转头问馆内除了自己以外唯一的一名普通人女孩。

“她说过是’恩赐’一类的……”萝丝微微抬起头看了骨先森一眼,又低下了头:“魔女不长命的,不过魔法确实很诱人。反正我只想平平安安地活着。”

“她的母亲曾经是红袍。”道格对骨先森轻声补了一句。

“曾经?”骨先森重复了一遍。

“魔女因为经常出城常常会死在魔物手里,我听说有些魔物甚至会专门捕猎魔女,比如有种叫捕蝇草的肉食植物,会散发出一种只针对魔女的味道将魔女迷幻住走到自己身边将其捕食。即使没死在魔物手里,魔女的自然寿命也很短,不然按照魔女的晋升速度来看城里应该能做到红袍满天飞的。这些都是成为魔女前所需要知道的。”

这倒也说明了为什么没有绝大部分的女性都选择成为魔女。不过如果成为魔女代价仅仅是短命和无法恋爱的话,骨先森倒也不是不能接受,在不知会持续多久的轮回里她基本算无限寿命。

也许自己真的可以试试这触手可得的能力。道格要去镇上买一些生活用品,骨先森以认路为由一同跟去。骨先森看似无意地说道:“为什么成为魔女就会短命呢?”

道格看起来心情有点不太好,有点不耐烦地回道:“问这么多干嘛,我也不知道。”

“你不好奇吗?如果知道了魔法的原理,说不定为什么会短命,为什么只能由女性掌握魔法,这些问题的答案就都能知道了呢。”骨先森看出道格对魔法是抱有憧憬和野心的,虽然已经决定试试成为魔女,但心里隐隐觉得一旦完成“仪式”有些事情就会成为定局无法改变。骨先森的潜意识帮她做了两手准备,向充满野心的“普通人”男性道格伸出了橄榄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