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老鼠已经死了(二)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382字
  • 2021-10-28 16:37:50

名为凯特的女人拉着骨先森坐上“滑板”,骨先森看着逐渐变小的地面,即使已经上升到一定高度远处的草原依旧是一眼望不到头。

“刚才那是叫拉比特的魔兽,它们虽然只吃草,但消化液的腐蚀性却特别强,一旦沾到很快就会腐蚀到骨头的。你叫什么名字?你还记得自己为什么会到城外吗?”滑板在空中快速前进,凯特微笑着询问背后的骨先森道。

“我叫骨先森。至于为什么会在这里……我已经不记得了。”骨先森顺水推舟地抱住凯特开心地说道。对方开放的态度让自己的表现也不会太过奇怪,现在的她说是一个因为刚刚得救而对凯特产生依赖的少女也不会奇怪。趁这个机会骨先森不动声色地把凯特的身体摸了一遍。

没有刀和枪,也没有其他武器,腰上有挎包但里面都是草药和一些管状物品且没有注射器,看上去刚刚能制造冰柱的东西除了凯特手里的那根木棍以外,就只能说她本身就有这个能力。

超能力者?亦或是……骨先森看着凯特身上随风飘动的绿色花纹长袍,魔法师……吗?

“那说不定你是被捕蝇草给迷幻住了,往无尽草原一路走下去就能到达雾境森林。你几岁了?”凯特突然问道。

骨先森一下子听到一堆专有名词,虽然没搞懂这些词的意思,不过眼前这个开放的女人貌似帮自己找了一套说辞。骨先森稍微思考了一下,说道:“十八了……吧。”

“十八啊,那说不定你很有成为魔女的资质呢。”凯特很开心地说道。

这人真的是对自己毫无戒心。骨先森确认了这一点。由于不知道魔女这个概念对这个世界的人而言是否是常识,所以她选择了默不作声。

又飞了一会,远处看到一座城池。滑板载着两人从上空飞入城池,骨先森看着下方小镇来来往往的行人还有许多同样骑着滑板在低空飞行的人,敏锐地观察到骑着滑板飞行的人都和凯特一样穿着袍子,而街上的男女都穿着朴素正常的衣服,她不由得猜测也许只有像凯特这种能用魔法的人才会穿着长袍,甚至只有会魔法的人才能使用这种滑板一样的飞行器。

在她还在观察的时候,凯特突然放缓了速度。骨先森探出头看了看,凯特转过头:“你住在哪里?”

通过这句话骨先森瞬间明白了一个信息——对方会下意识认为一个在荒郊野外发现的人一定会居住在这座城里,那么这个世界里人类很可能只能居住在这一座城池内。原本准备好的“从偏远小国徒步旅行”的说辞为了保险咽回了肚子里,直接把失忆装到底:“嗯……我想一下……嗯……糟糕。那个,好像记不起来了……”

“啊?嗯……没事,确实也有能让人失去记忆的魔物呢。”凯特接受得倒很快,在她们这个又有科技又有魔法的世界可能什么都不足为奇吧。“这样吧,我把你载到广播处让那边的人帮你贴个告示,明天你父母应该就能看到告示来认领你了。嗯……虽然你看上去没什么大碍,不过既然都失忆了,也可能之前遭遇了什么攻击,等会去广播处弄完我再带你去医馆看看吧。”凯特说着调转方向朝下方飞去。

用相机帮骨先森拍了张照后,广播处的人又问了骨先森一些信息,骨先森装失忆沉思了一会应付过去后,凯特又带她飞向医馆。

拥有单人飞行器,拍照却还在用需要洗照片的相机。而且看得出这里的人并没有手机,甚至没有翻盖手机,还在使用有线电话这种设备。

“科技树点的真怪啊……而且使用单人飞行器的都是穿长袍的,是这里穿长袍和不穿长袍的有严格的等级制度,还是说像凯特这种人其实类似于城池的防卫军或者保安,飞行器是标配载具?”骨先森在心里暗暗思考,好消息是看长袍人满天飞的样子“魔女”这个话题并不算什么机密,到时候自己可以借着失忆像凯特询问相关信息,对方看着也对自己颇有好感。

医馆的布置很有奇幻世界的气息,原木椅子,架子上的药水和草药,配合室内大量的装饰植物和良好的采光给人一种清新的感觉。

“瑁斯老师,请您帮忙看一看这孩子精神上有没有受到伤害什么的。”凯特吐着舌头看着短发的丰腴女人,被称为瑁斯的女人穿着和凯特类似的长袍,不过上面的花纹颜色是黄色。

“失忆吗……”瑁斯拿出短棍挥了几下,一阵白烟在骨先森身边转了几下,然后瑁斯看着骨先森沉默不语。

“怎么了吗?”骨先森朝眼前的魔法师露出了开朗的笑容。

瑁斯转头看向凯特:“凯特,你确定这小姑娘是被捕蝇草迷惑了?”

“猜测,猜测。”凯特笑着移开了目光。

在瑁斯的主观视角中,眼前这个名叫骨先森的女孩身上填满了深不见底的黑色。“这孩子身上还没有’资质’。”瑁斯摇了摇头,“精神上我看不出来是否受到了伤害,只能说从主观上看这孩子除了失忆以外其他看着都还好好的。红袍级别的魔女应该有能力探查和治疗,不过仅仅为了一个孩子应该请不动红袍魔女的。但既然她失忆了,在她父母来认领前先放在我这吧。”

“哈哈,麻烦您了老师,那我就先回去了。”凯特笑着准备离开,却被骨先森拉住了。她回过头,看到了楚楚可怜的骨先森。

“呃……没事,不要担心,瑁斯老师是当初指导我成为魔女的前辈,医馆也是她开的,这里很安全的。你以后如果想成为魔女的话可以提前和老师取取经,老师人很好的,除了做实验的时候会有点神经质……”凯特半蹲下来安慰着骨先森,说到最后一句时悄悄放低了声音。

但好不容易已经有一个有初始好感的信息源,骨先森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地放她走。看着死死抓着凯特袖子的骨先森,瑁斯捂嘴笑道:“看来这孩子比起我更喜欢你呢,凯特。要不就把她带回你家好了。”

“哈哈,老师别说笑了……”凯特尴尬地摸着头,低头对骨先森说道:“听话,老师这边环境比我那边好得多……大不了我明天再过来看看你好吧?听话,放开我……”

确认了这个没有警惕心且大嘴巴的信息源还会再来,骨先森装作不安地松开了手,凯特松了口气,与自己和瑁斯道别后就离开了。

从刚才凯特透露的信息来看,不同颜色的长袍代表不同等级的魔女,而瑁斯的黄袍是强于凯特的绿袍,在黄袍之上还有能使用精神法术的红袍……

而且虽然瑁斯说自己没有’资质’,但从凯特后续的话来看自己还是有成为魔女的可能?这个世界难道很容易就能成为魔女吗?

这个世界有点过于美好了。骨先森默不作声地瞄了一眼瑁斯,发现对方也正意味深长地审视着自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