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鬼骗?解(上)3000字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3011字
  • 2021-10-19 12:40:19

顾问坐在医院走廊低头沉思,一个披着兜帽戴着猪头面具的人径直走近顾问。顾问的眼角注意着面具人的行动,身体已经随时做好了弹起躲避的准备。

面具人微微掀起自己的猪头面具,露出半张被割开的笑脸。

“别担心,我是来帮你的……也许吧。你身上的监视器现在暂时不会起作用,只会播放前一小时的画面和声音。”

顾问依旧紧绷着身体。

“在有个轮回者辅佐的情况下被打得节节败退……太难看了。”异能顾问坐在顾问身旁翘着二郎腿,“明明两个累赘已经退场,以你和使徒两人的能力应该可以勉强和【顾问】对峙,但你们却依旧因为同伴的死伤而一蹶不振。我打算施舍给你们一次机会,如果你有一个能打动我的足够有意思的计划却没有完成的能力,我可以尽我所能帮你推一把。”

顾问看着异能顾问手里把玩的一枚数据块,回想起骨先森说过的未来里自己也曾做到了类似的行为。

“我就算真的会突然摔死也不是手没折就能解决的吧……”使徒吐槽完情绪突然有些低落:“我还挺担心……疫医会不会突然出事了。”

顾问干笑两声:“哈哈……这才刚经历一次袭击,哪会那么快就来第二次的。你这段时间也不要去骚扰人家了,让疫医自己一个人静一静……”

使徒默不作声。

顾问感觉自己的衣服被死死抓住。“顾问,疫医真的没事吗?”使徒低着头说道。

顾问沉默了一会看向窗外:“没事的。放心吧。”

使徒说道:“库铂因为我已经差点死了,如果疫医也因为我而受到伤害……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们的父母,如何面对他们……”顾问看向使徒,他的身上已经出现了黑色的裂隙。

顾问赶紧没心没肺地说道:“放心,就算她真出什么事也是因为跟骨先森一块受到了牵连而已。你也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在这里绝望的话后果会更严重。”

“我知道。但一想到之后还可能会有身边的人因为我而受伤,甚至死亡……我的胸口就感觉被巨石压住一样。”使徒神情痛苦,“骨先森说过之前我发病后随意杀死了很多人,我很害怕……如果我因为这些想法发病,这些医院里的医生病人,我的父母,还有你,都会死在我的手上。如果回去后夜晚我突然发病,我会不会醒来后发现我的手上沾满了我父母和邻居的血?我很害怕,我非常害怕,一想到这里,我怕得浑身都在颤抖,但我越怕,心里就越痛苦,我很怕我控制不住自己。”

“顾问,我知道你想的比我多比我远,求你在我酿成大错之前,救救所有人。”

“对了,我有一个事想请教一下你的意见来着。”骨先森说回了正题,“我想拥有足够在【顾问】他们的攻击下挣扎的能力。”

顾问愣了一下说道:“可以的话我倒愿意把我身上这个魔法少女系统给你,毕竟你至少是个女的。”

“那玩意还是你留着吧……说实话我本来想趁着混到13号左右的时候公布自己穿越者的身份让【顾问】为了在13号-15号杀死我把我传送到其他世界的,然后老子再在那个世界找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够带回来的强力道具或者学点超能力啥的。”骨先森瘫靠在沙发上仰天长叹:“可惜我现在觉得我能不能活到13号都是个问题。【顾问】他们现在像疯狗一样完全不给我们喘息的机会,我确实没想过暴露自己轮回者身份会麻烦到这种程度。”

顾问说道:“你就这么把自己原本的计划都说出来了?没准之后还真能成功呢。”

“无所谓了……我确实想听一下你的意见。而且我觉得如果我不跟你说出我的计划和目的你很可能会对我不抱希望在之后把老子当弃子甚至挡箭牌。”骨先森瞪着顾问,这确实是他可能干出来的事。

顾问移开了视线:“倒确实有个赌【顾问】对轮回者的忌惮高于我和使徒所以试着把火力吸引到你那边的计划雏形……”

“你还真说出来了啊……”骨先森一脸不爽,“算了,反正我也想过用你做饵让【他】们以为我们仨在一块攻击你们然后我趁机逃跑的。”

顾问看着天台的窗户仿佛在发呆一样,他的手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盲打了一会后把手机屏幕转向了骨先森:“我身上有【顾问】的监视器,接下来你不要用话语回答我。”

顾问视线看着窗外,手放在膝盖上在屏幕上快速盲打着,嘴里继续刚才的话题:“你这样也等于告诉【顾问】他们你现在手无缚鸡之力了,接下来他们大概率会趁你单独一人的情况下强行刺杀你吧。”

手机转向骨先森:“我刚想出一个计划,还只是雏形阶段,需要你的配合。”

“那你留在我这保护我不就好了?这么看重使徒?他可一大男人我一弱小女子诶。”骨先森微笑着一边扯皮,一边拉过顾问的手通过在他手心上写字进行真正的交流。

“那没办法,我跟他认识六年了我跟你甚至相识还不到一周。我也大概能想到【顾问】接下来要杀死使徒的办法,现在的绝境可能随时让使徒绝望变成无名之兽,所以要么【他】接下来会给我们一点放松时间,要么就表现出对使徒无名之兽的恐惧试图让他觉得自己拥有无名之兽有恃无恐,而潜意识里觉得自己有底牌在身的使徒怎么可能绝望,到时候就会在普通人的状态被轻松杀死。”顾问笑了一下,“不过我俩性格还还蛮相似的——一样的恶劣和怪胎。两个极其相似的人,最后不是相互间极其厌恶对方,就是相互极其喜欢对方。”

在说话间,两人已经通过手机盲打和手心写字交流和完善了整个计划。

“那就这么说定了。”顾问突然这么说道。“我刚从医院那边过来,使徒已经可以出院了。虽然我没告诉他,但他应该已经知道疫医出事了。”

“难怪你会用这个计划。”骨先森写道。

顾问把手机放回口袋,站起了身:“你打算晚上跟疫医的尸体睡一块?”

骨先森托腮说道:“是活人的话就更好了。”

“最好还是一个人睡吧。”两人结束完这段莫名其妙的对话后,顾问就离开了。

骨先森托腮看着窗外,忽然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她走进房间打开柜子,里面是之前杀死疫医的流氓顾问,当时通过电话知道骨先森要虐杀他时顾问及时制止了她,那时流氓顾问已经被吓得精神崩溃了,骨先森也就此作罢。现在到了能用上他的时候了,想来这个计划的雏形顾问在那时就已经想好了。

半夜,骨先森把疫医的尸体藏在被子里,在被子里把疫医摆成自己在睡觉的样子,然后蠕动着钻出被子躲到背窗一面的床后。

到了约定的地点和顾问会和后,她看到了顾问身旁的异能顾问,忽然一种熟悉感涌上心头。

“我盲打发消息给使徒让他今晚陪我演一出戏,利用【顾问】在我身上的监视器让【他】以为我确实想杀使徒,然后使徒装作差点被杀死住院而我则让异能顾问把监视器转移到流氓顾问身上让他替我被捕,这样我就彻底消失在【顾问】的视野外了。”顾问走进房间,房间里的味道和一动不动的使徒让顾问感觉有点不对,但他仍然戴着手套把绳索从后面套上了使徒的脖子。

闭上眼,等异能顾问把身体里的监视器取出后,骨先森说道:“他已经死了。”

顾问睁开眼,看了看使徒身上的痕迹,是自杀。可能是在和顾问对话时直觉意识到了,也可能是后续找疫医聊天却没有回话从而猜到了疫医的死亡,使徒很可能是在感受到自己快撑不住即将绝望之前,抢先自杀阻止自己变成无名之兽。

“接下来怎么办?”异能顾问以一副看热闹的样子问道。

顾问的眼神冷静得可怕。他不敢说自己完全没预料到这种情况,以至于他在猜到使徒已经死的那一刻就已经在脑中调整好了后续的方案以及目标。现在与其头疼该怎么处理意料之中的情况,顾问更对自己的想法感到心情复杂。自己真的完全没预料到这种情况吗?为什么他预料到这种可能却没有阻止使徒?还是他能理解使徒的心情甚至从理性上知道使徒现在绝望会产生的后果,所以甚至默许他的自杀?但自己又有什么资格?自己在预想到自己朋友有自杀倾向的时候不是去阻止和安慰他居然是默许一切继续发生?

顾问在这一瞬间更加深刻地认识到自己的丑陋。顾问把现场重新布置了一遍后,极其冷静地说道:“用这里的电话报警,然后我们走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