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静谧岭(完)这如此坑爹的结局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562字
  • 2019-08-08 16:06:52

顾问直直坠下了天台。随着离地面的距离越来越近,顾问不禁闭上了眼睛。

迎面风吹的感觉骤然消失,顾问慢慢睁开眼,只看见自己稳稳地站在一片枯黄的草地上,摆着那令人尴尬的信仰之跃的姿势。

顾问环顾了一下四周,身后的木质高楼已经消失不见,周围是一片干枯的荒野,而面前是一座破旧的木屋。

也就是……最开始的【回忆】里的木屋。

怀中的闹钟铃声大作,顾问看到表盘上的数字排列居然已经完全打乱,其中“6”“0”“4”“3”在表盘中心排成了一行。顾问再看向手表,果不其然上面也是同样的场面,只不过表盘中心出现的是“5”“1”“9”“2”。

“这也太明显了吧,主要是因为数字已经超过24和60了是吧。这是要开boss了啊……”顾问微微一笑,从兜里掏出最开始就在自己身上的那把钥匙,插进了面前木屋大门的锁孔。

熟悉的场景,木屋中央的大床上躺着一动不动的女孩。

顾问已经能确定黑珠子能免疫的就是“自己”女儿的某种debuff,不过他不能确定那个debuff是在战斗时才会被附加上去,还是从一开始自己身上就一直背着这个负面状态。如果是后者的话,顾问怀疑有可能现在吃掉黑珠子的话可以知道这个世界真正的【真相】。

是拼着有可能浪费关键物品的可能性,还是赌一把这个故事是否如同自己所想象的一般腹黑,这是一个值得商榷的问题。

“算了,吃了吧,免得到时候被那个未知的‘副作用’给坑了。”顾问抉择了一会,还是打算先使用掉从尸体那里得到的黑色珠子。

但就在他即将把珠子放进口中的那一刻,一只干枯的爪子突然从木床上的被窝里探出,直接伸向了顾问!

顾问的手腕被死死抓住,这也使得他没能拿稳,黑色珠子掉落在了地上。

“等不及了啊……”顾问从背后掏出美工刀刺进了那只枯臂,枯臂猛地缩了回去,这也导致原本就几乎锈死的刀刃彻底折断。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如同关节被折断的声音抽搐地响起,被窝也慢慢鼓起,形成了一个人的轮廓。

“嘿嘿嘿嘿嘿嘿……”顾问不甘示弱地邪笑着,从背后拿出了沉重的工具锤,看上去他打算走物理驱魔的路线。

“女儿”干枯的身体缓缓站起,她的双臂已经变异到瘦长鬼影般的长度,在地上拖出两道黑色的印痕。

【咯咯咯……你……为什么还是……咯咯咯咯……没有想起来……】“女儿”的身体鬼畜一般地抽动着,缓缓向顾问靠近。

顾问很痛快地回应了她:“想你大爷……”他将锤子横在身前,“说不定你让我把那颗黑色珠子吃下去我就恢复记忆想起来了呢?”

顾问冲上前去,用力一挥锤子,锤子重重地砸在“女儿”的怪爪上,虽然将“女儿”的手弹开,但顾问自己的虎口也被震得生疼。

顾问顺着冲劲往旁边退了两步,随即再次挥起锤子砸向“女儿”的头颅。“女儿”以一种让人牙酸的方式扭动脖子躲过(与其说是扭动脖子,不如说她几乎快把自己的头给扭下来了),顾问的锤子将她身下的木床砸得稀烂。

然而这一砸以后,顾问的眼睛就挪不开了——床底下还躺着一具尸体,而那具尸体的脸,和正在与自己战斗的怪物,也就是自己的“女儿”,长得一摸一样……

“呵……呵呵……哈哈哈!”顾问先是冷笑,随即不可抑制地大笑,他的笑声中充满了嘲讽。

“不解释一下吗,我亲爱的‘女儿’?”顾问完全是用一种明知故问的语气问道。他也不等“女儿”张口,直接冲了上去又是一锤子砸在了她的手臂上。

“内心世界?愧疚的化身?哈哈哈哈!”顾问狂笑着对着怪物一阵乱锤,“现在我不用吃那个黑珠子我也能猜出这一切的真相了。”

随即他的笑容突然凝固在了脸上。那个怪物在经受一番乱锤之后看上去毫无大碍,甚至抓住了时机一把扑上来。顾问将锤子横在身前试图将她推开,没想到那只怪物用自己长的吓人的怪手直接击碎了厚重的锤柄一把掐住顾问的脖子将他扑倒在地。

“咯咯咯……你很聪明?咯……咯咯……你……又能懂些什么?”怪物扭曲着脖子将充满死气的脸靠近了顾问。

“懂些什么?”顾问的语气充满了嘲讽,“我不知道你们哪里看的范本,身为怪物你们还挺有想象力的。不过根本没有什么我内心情感的化身,有的只是一个能够拟态和隐形的怪物,以及一个不知从哪找到我女儿尸体冒用她身份的傻子罢了。”

他毫无压力地直视着怪物的眼睛:“其他怪物也不是我不安的象征和保护欲,他们只是本来就长那个样,只不过真正有神智的只有你和那个隐形人罢了,就跟图书馆楼上的那个房间一样——障眼法。”

“我在上三楼之前在自己衣服口袋的夹层里找到了这个,”顾问毫不在意自己脖子正被掐着,自顾自地从口袋掏出一封被揉皱的信,里面写着“爸爸,我在寂静岭过得很好,你快来找我吧”。

“毫无疑问这是你的手笔,把我引到这里,来演这一场戏。你本身就拥有幻术或空间转移的能力,所以你能把一些景象当作‘回忆’植入我的脑中,就像我在那三幅画后藏东西的那一副景象,其实就是隐形人那家伙友情出演的吧?”顾问握住失去把柄的锤头砸中了怪物的额头,“至于动机……我也只能想到是因为你这边荒郊野岭鸟不拉屎,所以只能把别人引诱过来了。至于颇有创造力的那一段内心世界的理论——‘想象的怪物’比现实存在的怪物会让人相对容易地去面对吧。”

“呵呵……你果然还是没有想起来。”怪物缓缓直起身子,“你说的大部分都对,咯咯咯咯……可你还是没记起来……咯咯……”

“你呀……”话音未落,怪物已经冲到了顾问身前,锋利的指尖已经捅入了他的胸口。

“……是【自愿】成为‘祭品’的呀……咯咯咯咯咯……”

“什么?这又是什么展开?”顾问咽下一口血,眼前的情况再次出乎了他的意料。

【那些片段,真的是回忆……】

【我,已经来过这里一次了……】

【我,早就已经知道真相了……那个怪物,不是我的女儿……】

【但是,它可以通过仪式让我女儿复生……只需要一个活祭品……就可以召唤那个能使我女儿醒来的存在……】

【那个存在,已经降临过了……由我在房间里亲自召唤出来的。最后,只需要让它的信徒,也就是那个怪物,来将我杀死献祭……这样,我的女儿,就能够回到这个世界……】

【钟表是那位存在与我沟通的媒介,那具尸体是上一个无意中踏足这里的人类,他被怪物下了诅咒,只有用另一个人类来替代他,他才能够获得解脱。内心世界的言论是我请求怪物对我自己的催眠……第一次见到他们的时候,我差点精神崩溃了……】

【不过没关系,很快,我的女儿就会回来了……】

“卧槽,你是傻逼啊……”得知前因后果的顾问忍不住骂了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一句,随即他的视野也慢慢变暗,他死前最后的一个念头,竟然是“原来最后钟表里显示解脱,要解脱的不是那个怪物而是我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