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鬼骗(上)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1967字
  • 2021-10-12 17:57:54

顾问十指交叉坐在沙发上。骨先森坐在对面喝着果汁。

“心态咋样了?”顾问已经看过了卧室床上疫医的尸体。

“你指的是什么?如果是心态崩溃的话,那可能还有那么一小段距离。但如果是指愤怒的话,那我不会因为时间流逝而那么轻易地消气。”局势已经到了极其不利的情况,但两人的语气出乎意料地平淡。

顾问说道:“也许等你轮回足够多次后,你对人的死亡应该就不会有那么大的感想了。”

骨先森大声说道:“那可是女孩子诶!”

“嚯,敢情男的就无所谓了是吧。”顾问开玩笑说道。

“嗯……好看的也不是不行。”骨先森想了想,“我的愿望是能有在五个不同属性的美女和五个不同属性的帅哥天天将老子包围。”

“叶问是吧?”顾问笑道。

以理性占主导的两人不可能因为情绪失控做出蠢事,这两个怪胎在这种极度绝望情况下的应对是心照不宣地用轻松的语气说笑话安慰对方。

“对了,我有一个事想请教一下你的意见来着。”骨先森说回了正题,“我想拥有足够在【顾问】他们的攻击下挣扎的能力。”

顾问愣了一下说道:“可以的话我倒愿意把我身上这个魔法少女系统给你,毕竟你至少是个女的。”

“那玩意还是你留着吧……说实话我本来想趁着混到13号左右的时候公布自己穿越者的身份让【顾问】为了在13号-15号杀死我把我传送到其他世界的,然后老子再在那个世界找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够带回来的强力道具或者学点超能力啥的。”骨先森瘫靠在沙发上仰天长叹:“可惜我现在觉得我能不能活到13号都是个问题。【顾问】他们现在像疯狗一样完全不给我们喘息的机会,我确实没想过暴露自己轮回者身份会麻烦到这种程度。”

顾问说道:“你就这么把自己原本的计划都说出来了?没准之后还真能成功呢。”

“无所谓了……我确实想听一下你的意见。而且我觉得如果我不跟你说出我的计划和目的你很可能会对我不抱希望在之后把老子当弃子甚至挡箭牌。”骨先森瞪着顾问,这确实是他可能干出来的事。

顾问移开了视线:“倒确实有个赌【顾问】对轮回者的忌惮高于我和使徒所以试着把火力吸引到你那边的计划雏形……”

“你还真说出来了啊……”骨先森一脸不爽,“算了,反正我也想过用你做饵让【他】们以为我们仨在一块攻击你们然后我趁机逃跑的。”

顾问看着天台的窗户仿佛在发呆一样说道:“你这样也等于告诉【顾问】他们你现在手无缚鸡之力了,接下来他们大概率会趁你单独一人的情况下强行刺杀你吧。”

“那你留在我这保护我不就好了?这么看重使徒?他可一大男人我一弱小女子诶。”

“那没办法,我跟他认识六年了我跟你甚至相识还不到一周。我也大概能想到【顾问】接下来要杀死使徒的办法,现在的绝境可能随时让使徒绝望变成无名之兽,所以要么【他】接下来会给我们一点放松时间,要么就表现出对使徒无名之兽的恐惧试图让他觉得自己拥有无名之兽有恃无恐,而潜意识里觉得自己有底牌在身的使徒怎么可能绝望,到时候就会在普通人的状态被轻松杀死。”顾问笑了一下,“不过我俩性格还还蛮相似的——一样的恶劣和怪胎。两个极其相似的人,最后不是相互间极其厌恶对方,就是相互极其喜欢对方。”

“那就这么说定了。”顾问突然这么说道。“我刚从医院那边过来,使徒已经可以出院了。虽然我没告诉他,但他应该已经知道疫医出事了。”

使徒的伤势并不算很重,第二天下午就达到了出院的标准。他除了左手包了石膏以外,看上去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使徒趁着父亲去办出院手续母亲去上厕所的时候悄悄问顾问:“疫医怎么了?她早上没回我消息啊。”

顾问强笑道:“你出院第一件事就是找疫医啊?当时我们都倒了,最后是疫医一个人把来袭者全部打倒的,还失手杀了其中一个,可能现在正在心理创伤吧,你近期就别打扰她了。”

使徒皱了皱眉头:“不会啊,昨晚她也跟我聊过天,虽然没聊几句,但早上到中午她都没再找过我了。她总不至于一觉睡到中午吧。我打电话过去也没人接。”

顾问问道:“你还打电话了?”

“对啊,她不是跟那个骨先森在一块吗,按理来说就算她正好手机不在身边没听到那个骨先森应该也能听到吧。”使徒说道。

“可能静音了?”顾问随口说道。

使徒说出了顾问最不想听到的话:“要不我等会去找她看看吧。”

顾问赶紧制止道:“别吧老兄,你才刚出院就跑人家女孩子家里,你这身体要失足摔死在人家家里疫医家就要变凶宅了……”

“我就算真的会突然摔死也不是手没折就能解决的吧……”使徒吐槽完情绪突然有些低落:“我还挺担心……疫医会不会突然出事了。”

顾问干笑两声:“哈哈……这才刚经历一次袭击,哪会那么快就来第二次的。你这段时间也不要去骚扰人家了,让疫医自己一个人静一静……”

使徒默不作声。

顾问把手机放回口袋,站起了身:“你打算晚上跟疫医的尸体睡一块?”

骨先森托腮说道:“是活人的话就更好了。”

“最好还是一个人睡吧。”两人结束完这段莫名其妙的对话后,顾问就离开了。

骨先森托腮看着窗外,忽然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当晚使徒的尸体被发现,而凶手很快在附近被逮捕。

是顾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