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幽默小说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040字
  • 2021-10-10 18:28:27

在承受了一个半小时库铂家长的责问后,顾问的父母打算带顾问回去休息,而顾问一再要求要留在这等库铂醒来。使徒早就清醒了过来,由他的父母陪伴着,在顾问的暗示下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应付了过去。

而半夜一点多的时候,急救室的医生终于走了出来,公布了库铂已经脱离生命危险的消息。

所有人松了一口气,库铂的妈妈更是跪在地上高兴得满脸泪水。顾问发qq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使徒,很快接到了使徒的回复:“(*´ω`)ノシ”

顾问扯了扯嘴角,发消息道:“接下来如果看见我去你病房就多试探一下我的身份。保持警惕,这条看完删除。”

使徒:“行。正好手痛着今晚应该不会睡着。”

顾问关掉qq,困意袭上了心头,顾问揉了揉鼻梁,刚准备收起手机,手机就接到了一通电话。

看到来电显示未知,顾问点下接听键把手机放倒耳边等着对方说话。

沉默。顾问一直没有说话,过了很久他才一边揉着眉心一边说道:“和我保持通话,别挂断,不排除【他】会两边都安排人手,到时候我过去反而会赔了夫人又折兵。嗯。把灯都开起来,准备一些随时能发出大声响的东西。如果还有来人的话告诉他我随时会外放就行。”

骨先森关上门,无力地滑坐在地上。她自然想过半夜【顾问】会派人来刺杀的可能性,对方可能从门突破也可能从窗户闯入,所以骨先森只对卧室布置了一些简易的陷阱,也在枕头下放了一些刀具。但没想到疫医半夜吐在床上起来洗被子,更没想到对方正好在这个时候撬锁进来。

当时骨先森赶紧拉上疫医想逃回相对安全的卧室,但疫医刚吐完蹲在地上浑身无力,骨先森想去拉也没拉动,而这时入侵者已经撬开门锁走了进来。

来袭的人只是一个没有任何超能力的平行世界的顾问,拿着一把西瓜刀,腰间别着一把匕首,姿态像个混混一样。如果不是长着一张顾问的脸,骨先森甚至会以为只是刚好遇上了一个入室抢劫的人渣。

但对方却有着和身上气势不相符的警觉,很快意识到骨先森试图逃往卧室,直接拦在了通往卧室的路上。

如果是平时的疫医,应该能轻易将其打倒。但现在的疫医已经失去了战斗的意志和能力,为了保护骨先森而浑浑噩噩走上前的她被一刀插入胸口,也正是这一下骨先森才来得及到厨房取刀将入侵者砍倒在地。

“疫医?疫医,你怎么样了,还能撑得住吗?”骨先森赶紧上前查看疫医的伤口,但疫医却没有任何回应。入侵者摸着后背的刀伤呻吟着缓缓爬起,骨先森甩手将菜刀扔出砍在入侵者挡在身前的手臂上,随即一脚踩在他脸上将其踩倒在地,随手操起玄关的折登一脚踩在入侵者持刀的手上朝他脸上用力砸下。

一下,两下,五下,十下,不知道砸了多久,入侵者终于失去了意识,像一滩烂泥一样倒在地上。

“疫医?”骨先森回身查看疫医的状况,但疫医已经停止了呼吸。

骨先森起身关上门,靠在门上无力地滑坐在地上,看着满身的鲜血和地上的两具肉体。她拿起疫医的手机拨打号码放到耳边,另一只手死死抓着头发:“顾问,疫医死了。”

太疯狂了。顾问不断用力地敲打太阳穴,【顾问】连续两次不计后果地强行刺杀,最后都没有达成想要的最佳效果,只伤害了两个与世界毁灭完全无关的两个普通人,就算【他】认定自己不会求助警察那边的场外力量,【他】哪来那么大的自信自己能一次次帮【他】完美地处理好剩下的烂摊子?

想不通。完全想不通。仅仅为了骨先森一个轮回者也完全不值得如此不计后果地连续刺杀,第一次的突然袭击效果已经足够,第二次就是画蛇添足,只会徒增平行世界的他们暴露的危险。

想不通。但既然疫医和入侵者已经死亡,那现在就不用报警和叫救护车,这两人的尸体状况已经无法用意外解释。疫医那一层只有两户人家,应该可以隐瞒到世界末日那时候。但以现在的情况,我们能撑到那个时候吗?

这时顾问听到手机里传来了一些声音,“怎么了?”他随口问道。

骨先森将失去意识的入侵者捆在床上,随即一盆冷水泼到他身上。

“我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顾问】在派你来的时候肯定已经转移了据点,而你对【顾问】所知道的情报甚至还没有我多。”骨先森打开工具箱,把榔头、螺丝刀等工具放在菜刀水果刀旁边。

“所以我不打算拷问你,我打算先把钢针插入你的指甲缝里,然后用榔头击打钢针外面的一端。之后呢应该是先用榔头砸你的指甲,把你插着钢针的手指砸烂后先试着把你四肢的皮肉分离开来吧,失败了就切成片,你吃过松花鱼吗?就是把肉切成一片片的,但都还连在鱼骨上的那种,就像圣诞树一样呢,哈哈。”她做出了思考的样子停了两秒,“然后就试着把螺丝钉打进你的骨头里吧,也许骨头太硬打不进去?那可以试着先从关节试看看。啊你这就失禁了?我还以为起码得从松花鱼开始你才会尿出来呢,不过你那玩意也逃不过,我会为你免费一次包皮环切手术,不过毕竟是第一次做,有可能连皮带肉也做成那种……嘿嘿,就是街上常卖的那种像玫瑰花一样绽开的烤香肠。这么一想,我说不定很适合当个厨师呢。”骨先森一边说着黄色笑话一边拿起水果刀插入入侵者的手掌,入侵者痛得想要大喊,但浸水的厚毛巾堵住了他的嘴。

骨先森拿起钢针和榔头:“这不是一场拷问,所以你不用说什么,这就是一场十分纯粹、带有强烈报复性质的折磨而已。放心……我尽量会让你活得足够久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