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这一切是如此的痛苦和绝望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872字
  • 2022-02-15 00:15:17

“轮回者吗……这可有点头疼了。”【顾问】虽然话是这么说,但【他】的语气却充满了兴奋。

“看她的表现不像有假……那也就是说,我们接下来所做的一切都在对方的掌控之中了?”一个顾问紧皱眉头说道。

【顾问】说道:“我们还不确定她说的轮回方式是否是真实的……我们假设她说自己是第二次轮回这件事是真的的话,那还是很容易就能破解的。如果说已经轮回过一次的那个女孩是’先之先’,也就是在我们准备行动之前已经知晓了我们的意图,那我们可以继续逆推达到’先之先之先’,让他们的情报优势彻底消失。”

那个顾问继续说道:“可不排除她表现的某些地方是她刻意引诱我们达成某种行动的陷阱。如果她自称第二次轮回的言论是假的,那么我们’先之先之先’的行为也可能是她之前轮回里的遭遇,可能被她反加以利用。”

“所以在知晓她真正的轮回方式之前我们暂时不从她之前的表现里下手。”【顾问】言语中笑意更甚,“顾问刚才问了我们的所在地址,而那个女孩也确实说对了……这是在威胁我们啊。”

另一个使徒不安地说道:“所以她真的是个轮回者……那我们的一切不都被她知道了?”

“第二次轮回的话,应该也做不到对一切都了如指掌的。”那个顾问补充道,“前提是她真的只是第二次轮回的话……那接下来他们会杀过来吗?”

“他们要真杀过来那还好了呢……最简单的方法报个警让警察过来看到我们这边一堆长相一样的人再查个身份我们就都得去警局里喝茶,如果我们逃了或者反抗事情闹大我们的存在就会彻底曝光……不过这应该也不是顾问他们愿意干的,因为第一个被找到的反而会是他们,所以这更多是一种威慑。”【顾问】意识到什么,“询问我们的位置的问题是顾问说的,而且他在刚才的战斗中写的规则是询问时只能说真话的规则,如果没有骨先森的话他应该也会找机会自己询问警察顾问四人中其中一个人这个问题。也就是说,顾问这个行为并没有受到骨先森引导,他利用我们现在的所在地进行威慑是之前轮回就存在的事情……”

“……那我们就得反其道而行之,破坏骨先森的情报优势,能杀死她最好,即使最后失败让她活下来了,也要让她接下来对于自己之前轮回获得的情报失去信任,让双方在信息战上达到平等。”【顾问】邪笑着联络道:“使徒gt;,不用回来了,执行后备计划,加一个目标,杀死顾问他们那边那个戴帽子的短发女孩,优先级在顾问使徒之上。她是轮回者,让她活下来的话我们可能会全军覆没。”【他】转头对身旁的顾问说道:“现在没有时间慢慢扫描那个女孩了,我会将一部分的自己附身到你身上,你马上赶过去,优先刺杀骨先森,哪怕最后刺杀失败了,你拼死也得触摸到她。”【顾问】顿了顿,“为了阻止世界的毁灭。”

“我会的。”那个顾问严肃地答应道。好在【顾问】已经失去了身体,不然【他】不确保自己的憋笑是否会被看出来。

库铂被西装使徒掐住脖子举在空中,他挣扎着下意识双脚缠住西装使徒的关节往下一沉,如果是一般人的话他的手臂会被库铂的双腿压弯然后臂长不够抓不到库铂的脖子,但此刻掐住库铂喉咙的是一条机械义肢,他的力量甚至压不弯钢铁制成的关节。

“哦,在那啊。”西装使徒看到了倒在地上的骨先森,机械义肢咔咔响了几声,库铂瞳孔一缩,身体突然僵住不动,而机械臂的手腕打开几个小孔,几道血流从孔洞中喷涌而出!西装使徒捋起袖子,从机械臂里取出一把小巧的银色手枪转身对准了骨先森。

“库铂!”疫医撑着疼痛赶紧爬起,用旋踢猛踢在西装使徒手腕将手枪踢飞,然后高抬腿下踢砸在他掐着库铂咽喉的手臂关节上。坚硬的触感让疫医意识到西装使徒整条手臂都是机械的后她收腿回身,一脚踢在西装使徒锁骨下方,即机械臂和肉体结合的位置。

这下西装使徒终于吃痛松开了库铂,露出了机械手掌上的尖锥。库铂捂着喉咙倒在地上,鲜血还在源源不断喷涌而出。

西装使徒伸出机械臂抓向疫医,被疫医一脚踢在机械臂的手腕上止住了他的攻势。疫医抬手一拳打在西装使徒面门,西装使徒下意识想捂住脸,还好及时意识到自己机械手上还有放血的尖锥赶紧停下手,而疫医趁这个机会扯住西装使徒的领子反身将他摔在地上,然后一脚踩在他脸上让其彻底失去战斗能力。

使徒握着手腕半跪在地上慢慢站起,一阵劲风吹过,使徒向后一滚避开刀锋,使徒gt;已经缓过劲来,再次追杀使徒。使徒避开刀锋,猛地上前闪入使徒gt;怀中,这个距离远小于短刀的间合,使徒用左臂格挡住使徒gt;挥刀的手腕,右手一掌自下而上推在使徒gt;下颚,骨折的左手强行握拳忍痛打向使徒gt;暴露的咽喉!

一阵金光闪过,使徒被金色的拳影击飞,像被飞驰的汽车冲撞一般砸入墙壁,零距离承受智印拳让使徒双目失神,失去了意识。但相对的,使徒gt;为数不多的技能里最实用的两个已经进入CD,现在唯一能用的只剩下锈迹镰刀。使徒gt;走向使徒准备补刀,侧身闪过疫医的飞踢一手拍向疫医腹部准备释放锈迹镰刀,但犹豫了一下最后掌化为拳一拳打中疫医腹部,趁她抱腹下蹲时一脚踩向疫医头部。

疫医侧翻滚开避过踩踏,猛地起身回踢被使徒gt;伸手挡下,然而疫医还有后招,支撑身体的另一条腿发力跳起,衔接下一踢击踢中&使徒gt;头部!

&使徒>后退几步,疫医抓紧机会猛地追上,所有技巧不断衔接踢向&使徒>各个部位。&使徒>被打得连连后退,终于忍不住挥刀砍向疫医,这一刀甚至附上了腐蚀的黑炎,却被疫医一脚踩在手腕上止住劈砍,接着一拳全力打在&使徒gt;侧脸将&他>打倒在地,疫医抓着&使徒>左手一并滚到地上双腿锁住手臂身体用力反弓,折断了&使徒>的左臂。

疫医站起身不断喘着气,而&使徒>并没完全失去意识,只是呻吟着捂着左肩。疫医想走去查看其他人的情况,却听到骨先森的大喊:“后面!”

疫医转过头,看到&使徒>一边喘着气一边撑着短刀慢慢坐起。疫医想再次将&他>放倒,战斗本能却告诉她一旦再次近身自己就会被那把黑色的短刀砍中。

“那边有枪!疫医,快杀死&他>!不然我们都会死的!”骨先森预见到了什么,赶忙大喊道。

杀人?我做不到……疫医惊慌失措地看了看四周,顾问还晕倒在废墟中,使徒还被嵌在墙内;库铂紧紧捂着喉咙,身下已经满是鲜血,而骨先森不断挣扎着想要爬起,但又一次次失败了。

疫医下意识捡起了枪,对准了&使徒>的头。“我做不到。”她茫然地说着。&使徒>在刚才的战斗中好几次对自己没下杀手,正因如此自己才能将其打倒。而现在要自己亲手杀死&他>……自己做不到。

“疫医!快杀死&他>!快啊!”骨先森着急的喊道,她看着&使徒>慢慢爬起,多想冲上去夺过疫医手中的枪朝着&使徒>倾泻所有子弹,但麻痹的身体却始终无法爬起。

“快呀!再不开枪就来不及了!疫医!”她声嘶力竭地大喊道。

骨先森说的是对的。疫医感受得到,虽然已经被自己折断的左臂,但眼前这个和使徒长着完全一样面容的男人再次起身后,自己将无法再次打败&他>。

对方,起了杀意。那是一种决绝的杀意,是一种为了达成某种目标不惜放弃一切的决心。

疫医全身颤抖着,扣下了扳机。

子弹擦着&使徒>身体飞过,而&使徒>毫不在意地继续起身,他gt;已经快完全站起了。

疫医双手颤抖着,咬着牙再次扣下了扳机。

枪声响起,&使徒>的身体终于倒下。疫医看着蔓延开的血泊,扔掉了枪,身体失去支撑的力气下沉蹲在地上捂住了脸,喉咙里发出带着哭腔的呻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