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再会雨都(完) 4700字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4698字
  • 2021-10-17 16:56:21

警察顾问拿着枪对着楼梯口左右来回渡步。“就这么继续僵持下去吧……这样至少不需要让我亲手杀死你们。”

楼梯下探出一个圆形的东西,警察顾问快速开火击中。使徒感觉到自己团成团举起的外套被子弹击中,身体不自觉地僵硬了起来。旁边的库铂立马站起身对着警察顾问连开两枪,警察顾问侧移枪口草草对着库铂开了一枪,朝一旁翻滚躲开半跪着继续朝库铂开火,而库铂早就蹲回楼梯后面。

使徒爬上围栏从离库铂一定距离的位置探出头,随手朝着警察顾问开了一枪,然后马上松手跳下围栏躲回楼梯,头上马上传来子弹击中围栏的声音。

“11,12……13。”库铂在刚才的互射中只能确认警察顾问手中的枪是小口径的手枪,不同型号的枪弹夹容量不同,而一般的手枪一个弹夹内通常有12发子弹,如果在枪膛内事先上一发子弹就是13发。而警察顾问刚才第12枪和第13枪的间隔极短,如果他之前没有提前换弹夹,那么现在他就已经打完了一个弹夹,接下来他就必须更换弹夹。

只能赌命了,这个世界警察的手枪弹夹只有12发子弹,但骨先森曾说过警察顾问自己就有配枪,希望警察顾问那个世界的枪没有13发以上的子弹容量吧……库铂起身爬出楼梯朝警察顾问冲了过去。

警察顾问正一边后退一边换弹,看到朝自己冲来的库铂他赶紧往后跑去,但情急之下两人都忘了这个世界不能奔跑的设定,双双摔倒在地上,警察顾问手里的弹夹也滑了出去。库铂连忙爬起跳向警察顾问,一脚踢开警察顾问手边的弹夹,然后他就被单手撑起的警察顾问一脚踢中了后脑,向前踉跄了几步摔倒在地上。“单手还真是麻烦……”警察顾问干脆放弃了枪战,上前几步一脚踢在库铂后背,库铂翻滚一圈起身,两人缠斗起来。

使徒在库铂后面也冲了出来拿着枪快速逼近,但因两人的缠斗不敢随意开火。而警察顾问也看出只有库铂对枪械有所了解,特地用肘击和缠技与库铂贴身搏斗,在避过他踢击后曲起断臂一肘打在库铂脖颈,在库铂向后退去时又抓住他的手将他拉回身边抬起膝盖踢在库铂腹部。

使徒在旁边举着枪不敢轻举妄动,他忽然预感到这样下去库铂会被警察顾问制服挡在自己身前,最后双方僵持不下,巨大的海浪击碎了商场的玻璃,将他们三个淹没。使徒犹豫了几秒钟,咬了咬牙将手枪扔在地上,快步上前跃起一脚踢向警察顾问。

侦探使徒的手臂上有一个金属护臂,护臂表面是一圈凹槽,可以卡住物品。而金属护臂连接着小拇指上的牵引机关,通过牵引机关会有一根可以伸缩的金属棍把对应凹槽的物品卡住快速推出到掌心的位置,而通过转动护臂可以快速选择自己想要的物品。在平时他都是用左手转动护臂随时更换物品,而现在他在警察顾问之前的帮助下重新选择了护臂上的物品和排列顺序,在失去一只手的情况下只能通过大腿或断臂拨动更换护臂弹出的物品。而失去另一只手的情况下从护臂拿出的物品使用完也没法再装回去,只能用完就丢。

顾问甩着短刀在狭小的走廊内朝侦探使徒劈砍,侦探使徒俯身贴在墙上躲避,用护臂挡住短刀,然后踢出一脚踩向顾问膝盖,而顾问双脚踏墙横着身子撑在墙壁上躲过踢击,侧翻着转变成沙耶香形态用更长的长刀斩向侦探使徒。一根甩棍从袖口弹到侦探使徒手中瞬间弹出伸长挡住长刀,侦探使徒一脚踢在顾问腹部,在顾问往后退的同时侦探使徒往前翻滚滚到顾问脚边将甩棍打向他的小腿,顾问抬腿避开甩棍,侦探使徒反身提脚用鞋跟踢向顾问面门,也被顾问后仰躲开,变为晓美焰形态抬起手枪对着近距离的侦探使徒扣下扳机,却被侦探使徒回身压住手臂起身一撞使顾问射击失准打了发空枪。

侦探使徒转身抬腿一个回旋踢踢向顾问头部,顾问俯身躲开,而侦探使徒趁机绕到顾问身后抓着残臂勒住顾问脖颈,顾问抓着侦探使徒的手臂拼命挣扎,两人在走廊里踉跄着撞来撞去,顾问抬起双脚踩在墙壁上试图用体重让自己滑出来,而侦探使徒也后仰身体撑着顾问继续发力。顾问收起双脚猛地落回地面弯腰收腹试图用过肩摔将侦探使徒摔在地上,但因为力气不足没有成功。顾问咬着牙再次双脚抬起踩在墙上,侦探使徒使出吃奶的劲用力撑住勒着顾问,顾问双脚发力用力一踏,两人在反作用力下猛地后退,后脑砸在了对面的墙上。侦探使徒在脑震荡下暂时失去了力气,顾问终于掰开手臂逃了出来。

顾问还在捂着喉咙咳嗽,侦探使徒从衣服内侧的口袋捏出一个金属小球,松开手让其自由落体掉在地上,小球分为几片裂开,喷出大量水雾充斥了走廊,随即小球核心的电击器启动,利用水的导电性让水雾内的二人被电得浑身麻痹。好在电流强度并不强,顾问甚至能勉强抬起手枪对准侦探使徒的位置,而此时侦探使徒也强忍电流从水雾中冲出,握着自己唯一的工具用小刀捅向顾问。

顾问抬起手臂上的圆盾挡住刺击,而麻痹的肌肉让侦探使徒没力握紧,小刀掉在地上滑落到了一旁。侦探使徒情急之下顺势转身绕到顾问背后再次锁喉,在身体麻痹的情况下两人跌跌撞撞地往后退出水雾范围摔倒在地上,侦探使徒被压在最底下用尽全力死死勒着顾问的咽喉。顾问嘶哑地挣扎着,在明显力气不足的情况下他将手枪的枪口对准了自己的腹部,露出疯狂的狞笑扣下了扳机。

喉咙上的力道一紧,再一松。顾问捂着腹部翻身从侦探使徒身上滚下,俯卧在走廊的地面上。

侦探使徒不敢置信地瞪着顾问,捂着自己的腹部慢慢转过身趴在地上。而顾问身上已经变成了沙耶香的服装,腹部的枪伤已经开始自愈了。

“妈的……”侦探使徒看着缓慢爬起的顾问脸上屑爆的笑容,忍不住骂了脏话。

顾问精神力已经枯竭到无法使用魔法少女系统了,他的衣服又变回了他自己的连帽衫。背后是顾问刚才用光炮炸开的破口,狂风吹拂,雨水从洞口灌入,顾问拉上兜帽,艰难地捡起地上的小刀,忍着腹部的剧痛缓缓走向地上的侦探使徒。他脸上露出反派一般的邪恶笑容,一边靠近一边继续用垃圾话攻心:“你还抱着自己是正义的觉悟要杀死我吗?你敢说当你躲在人群中的时候,你没有抱着一丝拿那些人当作挡箭牌的意识?你仍然认为干出了这种事的你,能打着’为了保护自己的世界’这种名号夺走一个与你好不想干的人的姓命,只因为另一个毫不相识的人告诉你我就是导致世界毁灭的原因?”

“闭嘴……”侦探使徒挣扎着爬起,抓起手边已经使用过还没收回的钩索枪趁顾问俯下身的时候将绳索套在顾问脖子上绕到顾问身后用力后拉,带着顾问走到破洞边缘踉跄着坠落下去。而顾问被侦探使徒拉着后仰倒在延伸的钢筋上,咽喉被侦探使徒的重力牢牢勒住。

“嘿嘿嘿……咯咯咯咯……”顾问的双腿不断地乱蹬,双手徒劳地扯着喉咙上收紧的绳索,但他却在雨中嘶哑地嘲笑着,“侦探……这就是一个侦探会做的事情……作为一个救世主……杀死了……一个……普通人……嘶嘶……呃……”

侦探使徒咬着牙死死攥着绳索,即使手已经被勾爪刮破也没有松手。顾问的声音渐渐变小,瞳孔逐渐放大,只剩下嘲讽的笑容继续留在他的脸上。

枪声响起。

侦探使徒的胸口出现了一个血洞,他抬起头呜咽了一声,无力地蹬着腿挣扎着,依旧死死地抓着绳索。

又一声枪响。侦探使徒感觉自己腋下一痛,他带着复杂的眼神看着自己的手逐渐松开。

雨滴在重力的牵引下从天空落下,重重地砸在地上碎裂飞溅。

喉咙上的力量猛地一松,顾问短促地呼吸了一下后,撩起咽喉上的绳索扔在一旁试图坐起却失去力气躺了回去,然后才捂着喉咙用力吸气。站在楼下的骨先森放下枪口,逃难的人群无人在乎地上侦探使徒的尸体,而她不同,她经过时还往侦探使徒头上补了一枪确认他已经死亡才慢慢走上楼梯。

警察顾问曲起断臂挡在身侧接住使徒的飞踢,另一只手将库铂的拳头拍到一边,反身抬腿旋踢踢中库铂头侧将其踢倒在地,后势不减一脚踩在使徒提起的膝盖上阻止了他的踢击,用力蹬起一脚踢在使徒下颚。

踢倒两人后警察顾问马上单手从后腰取出弹夹装入腰带上的手枪内,拔出手枪对着地上的使徒上了膛。

库铂赶紧爬起一脚踢向警察顾问被其侧身避开,枪口抬起目标转向库铂,使徒也趁机翻滚起身一脚踢在警察顾问手上,手枪旋转着飞了出去,远远地掉在地上滑下了楼梯。

警察顾问腰侧被使徒另一记侧踢踢中,他快步后退,库铂闪入他怀内抬起肘部砸向他面门,警察顾问举臂挡在库铂上臂内侧让其无法发力,左臂曲起一肘前突顶在库铂前胸,趁库铂后退警察顾问直接跃上身后的柱子反身蹬腿跳起一脚扫向库铂头部!

库铂俯身翻滚躲开这一腿,在警察顾问落地那一刻抬腿踢向其膝盖,而同时使徒也跳上前一脚踢向警察顾问面门,警察顾问抬起腿曲起膝盖顶住库铂的踢腿,然后歪过头避过使徒的正前踢,趁着使徒的腿还架在自己肩膀上抬腿踢在使徒另一只腿膝盖侧面放倒使徒,而自己也被库铂的扫堂腿放倒在地。

使徒赶紧翻身准备爬起,警察顾问侧滚靠近使徒后一脚踢在他腰侧将其重新踢倒在地上,同时自己的后背也被库铂踢中。在光滑的瓷砖上滑了半米后,警察顾问翻身一拳打在库铂下一脚的脚腕止住了踢击,顺势往前翻滚起身用手臂拨开库铂打来的拳头,随即一脚踢在跳跃过来正准备飞踢的使徒腹部。

将使徒踢开后警察顾问扭头躲开库铂横扫的肘击,反身抬肘打中库铂下颚,一脚将库铂踢开后侧翻闪过使徒的回旋踢,起身抬臂抬腿挡下使徒的二段横踢,闪身上前一记勾拳打向使徒侧脸被使徒用手往前一推移开拳头,又挡住警察顾问另一侧的肘击擒住其手腕,反身俯腰对警察顾问使用了过肩摔,没想到警察顾问后仰着腰双脚平稳落地,转过身用膝盖挡下使徒的踢击后拉开使徒手臂一脚踢在他脑侧。

库铂滚到警察顾问脚边压住其膝盖内侧让其半跪,随即用肩膀撑地抬起一脚踢在其后脑,警察顾问单手撑住趴在地上,使徒抬起头快步上前高抬腿用力砸下再次击中警察顾问后脑将其击倒在地。警察顾问往侧面翻滚试图起身,库铂也前滚起身上前一步用膝盖撞在警察顾问脑侧。脑震荡让警察顾问眼前天旋地转,但仿佛有什么东西激发了他的底力,他强忍着眩晕用抬起下身避过库铂的扫腿猛地弹跳起身,一拳打在库铂脸上后拧身反手一肘顶在库铂胸口,硬承受了库铂一拳后一拳打在库铂腹部,随即用另一只手直击库铂面门。

库铂感觉自己的视野一片鲜红,自己满脸是血,但却不是自己的血。警察顾问在挣扎下习惯性地使用断腕打中自己面门,鲜血再次浸染了断口,疼痛让警察顾问的眼前短暂地清晰了起来。

警察顾问一手拍掉使徒打来的拳头,反身一肘击中使徒肩膀,随即扭身用断腕捅入使徒咽喉。疼痛让警察顾问愈发清醒,他嘶吼着,猛地跃起在空中用回旋踢踢中上前的库铂胸口将其踢飞出几米远,追上捂着喉咙后退的使徒准备打出拳头,却忘记了不能奔跑的规则摔倒在地,使徒一脚踢向警察顾问面门,警察顾问却用断腕直接打向使徒脚底顶住了踢击。

警察顾问表情狰狞,他用手刀将使徒的脚打到一边,转身用腿将使徒扫倒在地,扑上前一拳打向使徒面门,却被追上的库铂一脚踢在胸口离开了使徒身边。

“杀死他!快!”库铂看着已经逼近的海浪,一脚踩在警察顾问完好右臂的手腕上,反身压制住不断挣扎的警察顾问。

使徒翻滚着捡起自己一开始扔在地上的手枪,喘着气瞄准了着警察顾问的头颅。

我打得中吗,会不会打中库铂?我这是要杀人了,亲手杀死一个活生生的人了,他的脑袋会在我眼前爆开吗,那会是一幅怎样恐怖的景象……使徒不断喘气,满脸是汗。

“开火啊!再不杀死他我们都会死在这里!”库铂看着迟迟不开枪的使徒大喊道,现在交换让使徒制服警察顾问让他来开枪也不太可能。

满脸鲜血的库铂和不断挣扎着的警察顾问的脸不断重合,最后变成了满是鲜血的警察顾问的脸。——是我杀死了他。使徒扣下了扳机。

使徒的枪法很差,子弹没有击中警察顾问,但警察顾问的头还是爆裂开来。落地窗的玻璃碎裂,雨水混合着飞溅的海水泼了进来。警察顾问的后脑出现了一个弹孔,而他面对使徒的正脸碎裂开,露出了红里掺白的脑花。

远处楼顶的顾问收起狙击枪解除了晓美焰形态的变身。这样就好了。骨先森内心想着,这已经是一个最好的轮回了,使徒没有绝望变成无名之兽,库铂和使徒也没有谁死亡或杀了人。双手沾满鲜血只有自己和顾问两人就够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