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将错就错(下)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580字
  • 2021-10-17 18:31:41

库铂和使徒走入商场,略过了在大厅蹲着的人群走上楼梯,以最大限度消耗寻找自己的人的时间的目的逆推,使徒二人直接来到了最顶层。而警察顾问看到他们上楼后直接取出手枪对着两人扣下了扳机。

两人在看到对方站起摆出射击姿势时就警惕起来,赶紧蹲下躲在楼梯后避开了子弹,周围避难的人群发出了尖叫,从警察顾问身边逃开。

使徒躲在楼梯后喊道:“为什么我们一定要相互厮杀呢!不能够一起想出解决的办法吗,一定要靠我们其中一方的死亡收场吗!”

警察顾问举着枪缓缓靠近:“你就是世界会毁灭的原因,不知何时会毁灭的世界,根本没有让你继续闲聊的时间。包括你们那个世界在内的所有世界,只有以你们的死亡作为代价才能被拯救。”

“你们不会觉得自己是救世主一类十分高尚吧?”顾问拿着手枪走在走廊中,“只是为了拯救我们和其他的世界?其实都是你们想回到自己世界以外顺带的吧?那些高尚的理由无非只是自私愿望的附属罢了。而我们也只是想要达到活下去这种自私的愿望而已,你们跟我们又有什么不一样呢?”

“两种自私的愿望相互冲突,最后不得不相互厮杀罢了。给自己戴个高帽作为心理安慰行如此丑恶之事,这就是你们所谓的’觉悟’?你们这种看上去’同归于尽’的计策即使达成了,在我们死去的那一刻你们也会完好无损地回到原来的世界的吧,如此仓皇的逃跑拖延时间又如何称得上是觉悟?我们不过都在将错就错,为了自己自私的愿望而杀戮。”顾问试着用言语把侦探使徒逼出来,拐角闪出侦探使徒的人影,顾问连忙扣下扳机,但近距离下枪口瞄不准横向移动的人影,三枪打空,侦探使徒大跳着踩上墙壁,反身借力蹬墙跃起抬起膝盖砸向顾问的脑侧。顾问屈起手臂挡住头用圆盾挡下膝撞后自己一头撞在墙壁上,侦探使徒身体一沉抬起断臂屈肘砸下击中顾问肋部,顾问变成小黑形态扭身挥动短刀砍向侦探使徒,侦探使徒侧身闪过劈砍,另一只手从袖口弹出一次性电击器覆盖到手套上抓向顾问咽喉,被顾问下沉身体侧滚避开。手套上的装置发出了几秒钟的电流声就萎了下来,侦探使徒甩了甩手将铁皮甩落在地上。

小丑顾问和骨先森在雨中举着枪对峙着。“我来告诉你我经历的’过去’。”骨先森说道,“经历过无数次轮回我可以很轻松地打爆你的头,但你在死前都会打中我的身体。所以我选择……”她张开手掌,让手枪自由落体掉在地上。

“这是你新的尝试吗?”小丑顾问笑了,扣下了扳机。

扣下扳机是没用的,打死她依旧只是进入下一个轮回,重复这一段问答。但想必之前的自己肯定有扣动过扳机用枪杀死她吧。

杀死她一次没有任何意义。她选择了这种找死一般的行动究竟是……小丑顾问举着枪看着慢慢走近的骨先森。真可惜,自己断了一只手。他突然想到。如果双手健全,他可以用一只手持枪保持不动等骨先森靠近,然后另一只手藏在腰后把那把从鬼门关带回来的匕首握在手心,然后出其不意划开她的喉咙。轮回者是在一次次死亡中积累经验背档会变得逐渐依赖死亡,所以第一次这种突袭一定会杀死骨先森,但她不会再有机会尝试第二次了……

那把从鬼门关带回来的匕首,能够直同时伤害到到肉体和灵魂。用这把刀杀死普通人在他眼里和用其他武器杀死人没有区别,因为从濒死状态恢复后他再也无法看到鬼魂,人单纯肉体死了和肉体和灵魂一并死了在他眼里没有任何区别。但对于能无限复活的轮回者——一旦杀死了灵魂,即使回溯到过去完好的肉体上,死掉的灵魂也无法再操控过去完好的肉体了吧。那对轮回者而言——就是真正的死亡。

真没想到,能让我遇上一个真正的轮回者,就仿佛刀刃遇到了完美契合的刀鞘一样,这个女人……一定得死在我的手下!小丑顾问把枪插回口袋,握住后腰的匕首。

“不开枪吗?”骨先森带着和善的笑容走近小丑顾问,把手伸向背后。

还有一把枪?还是也在背后藏了匕首?无所谓了……无论如何,现在她已经走到了自己的攻击距离,一个女人是不可能在近距离搏杀中赢过一个男人的。小丑顾问踏步上前,掏出了匕首划向了骨先森。而就在这时,骨先森也拿出了藏在背后的东西。

那是一根用铁丝粗略拧成的,小丑顾问很熟悉的东西,那是一根……衣架?

骨先森捏着衣架一端递给了小丑顾问,说道:“送你的小礼物,不要吗?”

谁送礼物送一个衣架啊……小丑顾问笑了起来:“原来如此……”他用匕首勾起骨先森递过的衣架:“我之前在这里的居民家里看见过一个像筒一样晾衣服用的新奇装置,再结合你当时递给异教徒顾问什么他就被通缉的举动……你的规则就是’不接过别人递来的衣架就会被通缉’这种吧?”

衣架作为常用的生活用品,在被赋予了骨先森的规则后自然会影响到这个世界人民的日常生活,所以就有了“无法递予”的固定式替代品,而因为衣架最次只需要一根铁丝就能制作,这个世界也随后制定了“递予他人衣架的人犯法”的法律。但规则和法律是有所不同的,规则是像万有引力般一旦执行就会立刻产生效果,而法律在被触犯后还得让警察知晓才能立案。

“异教徒顾问想必没接过你递上的简陋衣架而是想直接对你发起攻击,然后就因为二次被通缉断了剩下那只手……是这样没错吧?那么接下来,你该怎么办呢?”小丑顾问用挂着衣架的匕首直直捅向骨先森的心窝!

骨先森却突然伸手用无名指和小拇指插入了小丑顾问的鼻孔。

“对了,你的规则是什么来着?”她好似不经意地问道。

“被……被通缉的人会断一只手……唔!”小丑顾问剩余的那只手突然断裂,连着匕首一起掉落在地上。

“恭喜!你应该是你们那边第一个知道我们所有人规则的人呢。”骨先森拍着手庆贺道。小丑顾问跪在地上,断口喷涌着鲜血滴落在地上,被湿润的地面吸收。“我刚才……有杀死过你吗?”他张开口问道。

骨先森将地上的匕首踢开:“你这把刀应该很特殊吧,不然你也不会选择放弃用枪而是选择更麻烦的匕首。”

“真可惜啊……那把匕首可以杀死灵魂,想必也能杀死你这个轮回者。不过……你太聪明了啊。”小丑顾问看着骨先森从他腰侧拔出手枪抵住了自己的额头,闭上眼笑道:“是你赢了。”

使徒和库铂趴在楼梯上把枪口对准楼梯口,对着出现的人影扣下了扳机。警察顾问往后退开,过了一会儿,警察顾问从楼梯侧面探出身子,将枪口对准趴在楼梯上的二人。库铂看到正在瞄准使徒的警察顾问后赶紧翻过身将枪口指向警察顾问同时一脚踢开身旁的使徒,两人同时开火,在草率的瞄准下两人都没有击中对方。库铂和使徒赶紧躲到警察顾问探出身的墙下,库铂把枪对准头顶,使徒则继续把枪瞄准楼梯口。

“他只要拖住我们就够了,这样正中他下怀。”库铂喘着气说道,“我们得想办法强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