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再会雨都(五) 逆向推论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280字
  • 2021-09-25 19:23:37

在杀死异教徒顾问后骨先森他们分开去各个医院寻找警察顾问他们的下落,而顾问则去排查一些民间的黑医馆。四人排查至黄昏也没有结果。

使徒不安地提出一个假设:“他们也许并没去医院?”

“那他们就会趁我们分开时一个个偷袭我们,但事实是过了这么久我们依旧还没见到他们任何一个人。”顾问说道,“而我也在想,失去异教徒顾问后他们在全员断了一只手的情况下应该没有自信能大庭广众下在短时间内杀死我们四个。所以对他们而言最可能的情况就是’拖’,先把自己断手的伤治好,或者习惯单手作战后,再收取这个世界的’势’与我们作战。”

骨先森扯皮道:“那样的话我们就得做好在这个世界待个一个月左右的准备了,是不是该准备一下住所和资金啥的?”

他们一边走一边扯皮,正在讨论今晚该在哪住下,地面突然剧烈震动起来,一声尖啸从脑内响起,他们下意识捂着耳朵蹲下,发现周围的行人也一并做出同样的动作,可见声波范围至少覆盖了整座城市。

骨先森脸色大变,她抬起头对顾问喊道:“去楼顶!”

顾问稍微缓过神,用缎带将自己拉上附近的天台,看到了远处不可名状的巨物虚影。

在他看到巨大虚影的那一刻,一种强烈的“思维”几乎要撕裂他的大脑,无数的信息和低语乱糟糟地填满脑壳,他感觉到自己的大脑似乎正在增生膨胀,撑裂了头盖骨,白花花的脑子衍生出肠子一样的触手,从头骨的裂缝中伸出挥舞着,插入了自己的眼眶。顾问撕扯着脸跪倒在地,眼鼻流出大量鲜血。

骨先森在下面喊了顾问几句,没收到回应才发觉不对,她拉着库铂使徒跑上天台,嘱咐了一句:“无论有什么异样都不要去看,实在不行就闭上眼睛。”看着躺在地上挣扎着抓着自己面部的顾问,骨先森让库铂和使徒抓住他的手,自己连着给了他好几个耳刮子。

因为前面的轮回自己和库铂看着旧神除了精神衰弱一下没有什么大碍,所以下意识让会飞的顾问上去确认一下警察顾问他们是否召唤了旧神,没想到顾问的灵感太高,几乎要把自己的眼珠子抠出来了。这绝对是目前自己做过最愚蠢的决定,甚至顾问可能会直接死在这里。天上下起小雨,在抽了顾问十几个嘴巴和雨水的浇灌下顾问才不再挣扎,又过了一会才慢慢缓过神来。“那是……异教徒顾问的规则?”他躺在地上口齿不清地说道。

“对不起,上一个轮回是你自己召唤的旧神,那时你背对着旧神没疯所以忘了不能看旧神的事,是我的错。”骨先森伸出手帮他抹掉了脸上的血。

顾问坐起身,混着雨水和血抹了一把脸:“无所谓。现在更重要的是他们利用旧神打破城市的秩序后应该就要来攻击我们了……但是这完全不合理,现在来杀我们对警察顾问他们完全没有优势,他们这么做是为了……”他忽然瞪大了眼睛。

骨先森马上想到了什么:“直接让旧神清理掉这个世界,与我们同归于尽啊……”

“太疯狂了。”库铂咬着牙说道。

“另一方面来说……他们很有决心。”顾问感叹了一句,随即露出了冷笑:“不过这样也好,至少我们也好找到他们了。”

使徒皱着眉头:“他们难道就在那个旧神所在的地方吗?那我们岂不是一定会看到那个旧神?”

骨先森说道:“旧神是靠献祭召唤的,他们肯定不是亲自召唤的旧神,多半是引导着这个世界原本就存在的信徒召唤的,自己早就跑远了。而且如果他们是打着让旧神毁灭城市与我们同归于尽的话,为了防止被我们提前杀死,他们一定会分散开来逃跑吧。”

“那这么大一座城市我们还怎么找得到分散开的三个人啊?这难度堪比大海捞针啊……”使徒看着远处升起的水墙:“那海浪已经比楼还高了吧?正在往我们这打过来诶?我们要在浪打过来前找到那三个人吗?”

“我们两队其中一队团灭后另一队才算获胜,也就是说他们虽然召唤了旧神想靠AOE弄死我们,但这个前提是他们得比我们晚死,那么他们肯定会躲在海浪和旧神之间中段的安全地带,再以他们躲猫猫和躲避海浪的心态逆推,想找到他们反而很简单。”顾问精神冲击的影响还在说的话有些跳脱,但其他人还是理解了他的意思。

他缓了几秒继续说道:“我等会会在空中绕着海浪和旧神中间的那一圈’最佳距离’寻找警察顾问他们,只要找到其中一个人我会用远程攻击先发制人,你们根据落点以旧神为中心,以我攻击的地方为其中一个角,按照等边三角形去找另外两个角的位置,在那两个地方周围应该能找到另外两个人。”

使徒问道:“你不会半空摔下来吧?要不要再歇会,我们先绕着那一圈最佳距离找找看?”

顾问挣扎着站起:“你们先留在天台上,免得看不见我攻击的落点。”他身上变出伊莉雅的服装,漂浮起来:“时间已经不多了,反而是你们,之前在警局拿的枪还在你们身上,一定要尽快杀死他们。”

宽阔一点的街上车流已经彻底堵死,狭窄一点的街道上人们跳跃着争相逃走,侦探使徒站立在逃跑的人流中,他很清楚等逃走的人看到远处的巨浪后还会拥挤着跑回来的。“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他站在奔逃的人群中低声默念着。也许躲在屋内既不容易被顾问他们找到,两耳不闻窗外事也不容易产生负罪感,但他还是选择亲自站在逃难的人群里,感受着自己的选择所造成的灾难和痛苦,近距离面对自己的罪。

他抬起头,看到了空中飞行着的人影,而空中的顾问也似乎感受到了视线,低下头看到了站在行人中的侦探使徒。

“被找到了啊。”侦探使徒转头顺着跑跳的人群开始大跳着逃跑,在茫茫的人海中顾问应该很快就会失去自己的踪迹。

而在顾问眼中,侦探使徒站在人群中等自己过来才开始藏在人群中逃跑的举动仿佛是在拿周围的行人让自己投鼠忌器。对顾问而言,如果是无意被波及到的人他可能会尽顺手而为的力帮助他人,但如果有人试图绑着他人对自己进行道德绑架,那么与其去赌道德绑架后的人质是否还会安全,他绝对会放下自己的道德让对方无架可绑。

粉色的法杖前端凝聚起粉色的光球,光炮直直射向侦探使徒所在的人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