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lost umbrella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508字
  • 2021-10-12 00:06:32

库铂把开关旁边的蟑螂一手抓住扔到地上踩死,伸手从桌上拿起一张纸把爆浆的蟑螂尸体捏起来扔进厕所的马桶里。

“英雄啊!”顾问滑跪到库铂身边喊道。

“你反应也太夸张了吧……”骨先森说完愣了两秒,“你怕蟑螂?”

“不行啊?”顾问反问道。

倒不是看不出来,只不过结合你以前的表现不太能相信……骨先森认识到这个事实后,露出了极其得意的笑容:“我不怕。”

“那确实是一件值得得意的事……”使徒小声说道。

骨先森意识到什么:“难道使徒你也?”

使徒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然后想到了什么辩解道:“……至少我不怕老鼠!”

骨先森从这句话意识到了什么,她把目光转向顾问:“难道你……”

“没错,超过大拇指大的昆虫和老鼠我都怕。”顾问毫不介意地承认了。

“其实我也蛮怕老鼠的……”疫医小声说道。

骨先森再次对着顾问露出极其得意的笑容:“我也不怕老鼠。”

“你这一幅从我这找优越感的表情是怎么回事……”顾问虚着眼说道,“那些大型昆虫跑得又快还经常朝着人跑,有的还会对着脸飞,很可怕的好吧!”

使徒带着一幅痛苦的表情连连点头:“可以理解!”

骨先森虚着眼回道:“又不会咬人……”

顾问说道:“如果那些老鼠蟑螂蜘蛛啥的你在去抓的时候没抓住,然后它们顺着你的手臂和鞋子爬进你的袖口和裤管里,那不是很恐怖?”

“啊呀别说了!”本来对昆虫不是很害怕的疫医在听到顾问这番假设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没遇到过。”骨先森淡定地说道,“就算真遇上了隔着衣服拍死然后洗个衣服再洗个澡就行了。”

顾问拱手道:“女侠威武,那么以后遇到大型昆虫和老鼠就交给您大显身手了。”

等顾问他们都去准备零食和开电视的时候,骨先森悄悄问库铂道:“顾问这种杀人不眨眼的家伙怎么会怕蟑螂和老鼠的啊?”

“每个人都有他害怕的东西吧,也有杀人的凶手却恐惧鬼神的新闻。”库铂随口说道,“我听他说过以前小学的时候他家里爆发过蟑螂灾,几十只蟑螂满地爬的那种……至于老鼠,顾问他本来是不怕老鼠的。”

“哦?”骨先森试探道:“难道他后来被磕了药的老鼠殴打到出心理阴影了?”

库铂皱着眉头回忆道:“他初中有一次午休的时候被后桌放了一只活老鼠在衣领里,从那以后他就再也没有午睡过,对老鼠也从厌恶变成了恐惧。”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

之后等到骨先森找顾问谈话并识破了假顾问的刺杀导致顾问“死亡”后,骨先森才意识到并推理出第七次轮回时顾问假死的前因后果。在那次轮回中她的记忆最终因为【规则】被消除,仅仅在使徒后面的说明下知道了顾问假死的结果。她意识到一件事情:如果每次自己这一段的记忆都会被消除,那么她很可能在之后每个轮回都会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再去找顾问重复顾问假死这个状况。

在杀人犯横行的城市内,骨先森拉着疫医将两拨杀人狂吸引到一块,再挑拨他们相互杀戮,骨先森脑子还在继续思考。在这段记忆完全空白的情况下她对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一无所知,目前唯一安心的是从之前轮回使徒告知过自己和疫医他们失忆过且顾问“死亡”的记忆能够确认现在顾问还活着。但随着杀人狂都市事件的解决,这些记忆又会被修正和删除。

与使徒和库铂汇合后,她一边猜想着规则一边思考着之后的行动计划,远处有人走了过来。是异能顾问。异能顾问把写有规则的纸条扔给他们,在说了一番亦敌亦友的言论正准备离开,突然像发现了什么一样停下了脚步。他转过身,直勾勾地走向骨先森,被库铂和使徒拦住。“你想干什么?”库铂冷着脸说道。

异能顾问盯着骨先森一会,咧开被割开的嘴角笑道:“看来你们还没人知道……”他举起双手作投降状后退了几步,避开了横在身前的铁棍:“我会继续观察你们的,请继续为我带来有趣的表演吧。”

看着异能顾问离去,骨先森皱起眉头。即使是【顾问】也没法在不接触的情况下一眼看出一个人身上的特质。骨先森思考着,现在跟过去说不定能找到假死的顾问,不过眼下如果找到顾问也会提前暴露顾问假死的事实。

记忆消失,仅仅从后续使徒遮遮掩掩的描述中知道了顾问的“死亡”。拼尽全力想要回忆起什么,却始终记不起来。作为一个轮回者却拥有一段空白的记忆属实让人隔应。但即使在拥有记忆的时候试着记录下来,在完成规则的瞬间也会被修正抹消掉。

末日前夕,圣杯战争。骨先森提前等在言峰神父的医疗诊所附近,偷袭了前来杀神父夺取令咒的绀夜明。Assasin的职介优势打了绀夜明一个措手不及,在一阵缠斗后绀夜明被打折了手脚,骨先森把奄奄一息的绀夜明背到言峰诊所的地下室。

孙一郎、富久田也被陆续拖到地下室,失去行动能力的他们奄奄一息地被锁在铁床上,他们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娇小的女孩,言峰神父一边赞叹着一边笑着跟她聊着些什么。

“魔术刻印这种东西一般非血缘关系者是无法匹配的。用科学的说法来说,就像是器官的排斥反应。”言峰脸上的皱纹挤成一团,“就算是有血亲关系,继承魔术刻印后也是有一定程度的排斥的,需要很长时间来调养和适应,一场圣杯战争的时间太短了。”

骨先森问道:“哪怕我已经有了魔术回路也不行?这三个人的魔术刻印没一个我能用的?”

“魔术回路是让魔术师汲取和储存魔力的,而魔术刻印则是魔术师一代代继承下来的’固定化的魔术’。这两者可天差地别。”

骨先森捏着帽檐,想要从头学习魔术要打入魔术世家获得信任再学习从时间上不太可能,所以她才想到了魔术刻印这条捷径,但这条路也走不通。她蹲在椅子上思考了很久,最后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

凭借情报的优势,她很快获得了圣杯。与顾问一同被埋在废墟下,她盯着在往外挖的顾问的屁股思考着,魔术这条路走不通了,像库铂那样跟顾问要玩具强化的话终究是源自他人的力量,而且她不太确定带着顾问的能力制造的玩具回到轮回起点玩具是否还能存在,以及如果要拯救顾问和使徒,最后一定会让顾问【唯心】的能力回到正常水平,到时候依靠顾问唯心制造的道具也会消失。

她在脑中一次次复盘着,突然有了一个疯狂的想法。

“只能赌了吗……也好,这样就更有意思了。”她轻声说道。只不过,这个轮回应该已经无法实施了,根据推测,【顾问】针对她和顾问两人的分开传送已经是极限了。

协助顾问与【顾问】同归于尽后,她站在使徒家的房门前,再次跟随使徒他们一起进入规则战。

她知道顾问身上有【顾问】的监视器,于是她张开口说道:“各位,其实我骗了你们,我并不是平行世界的顾问。我是一个穿越者,这是我的第二次轮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