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搬起石头砸自己脚(完) 3000字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3322字
  • 2021-09-30 13:51:56

使徒冲回教室,气喘吁吁地把钥匙放在桌上。顾问拿起钥匙插入储物柜,拉开柜门,里面坐着一个和之前宿舍里完全一样的玩偶。

骨先森问道:“为啥玩偶会在这里?也不像是我们扮演的舍友故意锁里面的,按照剧情我们应该是扔厕所里了。”

顾问拿起娃娃:“鬼屋的剧情逻辑倒不用太在意,有时候只是游玩流程需要。当然我们也可以强行说这个娃娃代表陈莹莹曾经被锁在柜子里过,或者这个娃娃就是陈莹莹尸体的意象,她就死在了这个柜子里。如果是我设计的话我会在柜子里弄个假尸体,尸体怀里抱着娃娃,玩家还得从尸体里拿出娃娃,这样更有趣一点。”

将娃娃和蜡烛小灯放在凹槽上,对讲机提示道:“你们需要将桌子堆放到地上对应的红点,拼成和黑板上一样的法阵。”

众人低头一看,之前拼桌子拼得行云流水,没注意到地上有四个红点,而其中四张桌子的其中一条腿上画有一道红线。推动拼好的桌子将有红线的桌子腿对上红点,其中一张桌子侧面弹出一个小抽屉,里面有一张纸,上面写着:“以附带有死者生前恨意的物品作为祭品,让死者的一个仇人躺在法阵中央,其余人念咒语’我献恨悔心,渡汝过黄泉’三遍,可以安抚死去的灵魂。”

“嘴上说着悔恨,但原因是因为害怕死亡才悔恨还是真的对自己过去的行为产生了反思呢。”顾问微微摇头,转头问道:“有谁想体验一下被献祭的感觉吗?”

众人纷纷摇头,顾问跃跃欲试地说道:“那我就上了。”他爬上桌子躺在法阵中央,其他人围着桌子张牙舞爪地喊了三遍“我献恨悔心,渡汝过黄泉”,场面一度十分诡异,仿佛这几个人真想把顾问给献祭了……

“咔哒!”天花板坠下一具女尸,直直悬挂在顾问上方,离顾问的脸只有二十公分不到。其他人都被吓了一跳,反而离尸体最近的顾问没啥反应,在确认没有其他反馈后顾问坐起身,对着吊着的假人上下其手了一番,疑惑地问道:“没东西啊?”

“你还希望有啥啊……”在库铂眼里顾问刚才那番操作比起像是来闯鬼校的更像是来盗墓的。

“哐当!”玻璃门那边突然闯进一个女生,把众人吓了一跳。女生摔倒在地上,痛苦且缓慢地往前爬着:“阮玉洁……温文雯……王敏……许一婷……田然……我不会放过你们的,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她仿佛力竭般趴在地上低声抽泣:“妈妈,妈妈……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好痛,好痛……”

“这是过去发生的事吧?”库铂问道。

“死前的景象重演吧。”顾问很淡定地说道:“鉴于她在这没有什么合理的退场方式,我怀疑接下来她可能要画风一变唐突变鬼爬起来追我们了,你们可以做好准备。”

陈莹莹趴在地上没了声息,众人都看着她随时防备着她突然暴起时,玻璃门又被撞开,把所有人又吓了一跳。

保安走进来,没去管靠到前门的疫医等人,慢慢走向地上的陈莹莹。他探头看了一下陈莹莹的情况,用手探了探她的鼻息,然后拉着陈莹莹的肩膀把她从玻璃门那拉出教室。陈莹莹在被拖动的时候发出几声闷哼,然后抬起了头,用微弱的声音说道:“你是谁……放开我……不要……”

保安把陈莹莹拖出教室,带上了玻璃门。顾问跨步走到玻璃门前,看着无力挣扎的陈莹莹在走廊红色灯光的照射下被保安越拖越远,最后走廊一黑,一声尖叫从黑暗中传出。

“……发生了什么?刚才那是怎么了?”疫医害怕地问道。

走廊的红灯再次亮起,保安跪在陈莹莹身旁,陈莹莹已经如死尸一般一动不动。保安站起身做了个扣上皮带的动作,转头四处看了看,把地上的陈莹莹拖到拐角处消失不见。走廊灯再次熄灭。红光再次亮起,保安给陈莹莹的脖子套上绳套,绳子快速收紧,走廊再次陷入黑暗。

疫医和使徒被刚才的演出吓得不敢出声,骨先森倒感觉刚才那一段自己并不怎么害怕,她刚想说话,走廊的灯光再次亮起,这次亮起的是白灯,长长的走廊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骨先森说道:“刚才那一段想表达的是……我们几个人霸凌陈莹莹把她折磨得奄奄一息的时候离开,这时候路过的保安不但没有救陈莹莹反而侵犯了她,然后不知道是失手还是有意杀死了她并伪装成自杀?”

库铂恍然:“我还奇怪为什么祭品里会有保安室的蜡烛灯……这也能说明保安为什么会一直堵在美术室门口,为了防止我们知道陈莹莹死亡的真相?”

话音刚落,保安跌跌撞撞地从走廊拐角冲出,电棍啪啪啪闪着发出电流的声响,但保安的声音却充满了惊慌。他趴到玻璃门上一脸惊恐:“你们启动了那个法阵……那个法阵根本不是安抚灵魂的,是将她尸体里的冤魂释放出来的法阵!救救我……救我!救我!我不想杀死她的,跟我无关啊!啊啊啊啊啊!”在一阵惨叫后他失去支撑缓缓倒下,骨先森他们这时才发现保安背后的走廊尽头站着低着头长发遮住面部的陈莹莹的身影。惨白的灯光一转鲜红,随即灯光熄灭,再次亮起的瞬间,陈莹莹狰狞的笑脸贴在玻璃门上,与门后的所有人近距离对视!然而这还不是最可怕的,玻璃门这时被趴在门上的陈莹莹推开了!

众人躲在顾问后面缓缓后退看着行走不稳的陈莹莹一瘸一拐地走进教室。“你们……一个也逃不掉……全都得留在这里!”

身后传来“啪”的一声,众人才发现前门被打开了。顾问笑着问道:“那万一我们都被你留在这,死后也变成鬼了,你要怎么确保我们变成的鬼不会再欺负你?”他刚说完就被库铂拉着衣领往后拖:“别问了快跑!”

“哎呀不急嘛……算了。”顾问看到从玻璃门跑出举着电击棒的保安,打消了看戏的念头。

五个人被变成鬼的保安和陈莹莹一路追着,尖叫着顺着走廊七拐八拐地跑出了鬼屋。

“恭喜通关!”门前招待的小妹带着营业笑容把他们领了出去,库铂后知后觉地说道:“前门出来的路是不是变了?”

“机关嘛,正常。”顾问波澜不惊地说道,“应该是把某个路口用一面墙平移堵住露出通往出口的机关吧。”

众人感概了一番也就离开了。前台的招待小妹拿起对讲机:“诶,对对,他们已经走了,我亲眼看到的。啊?提前下班吗,好的。”

保安和女鬼的演员都聚集在小小的监控室,场控调着监控录像:“你们刚才应该都看着游客顺着流程进行的对吧?”

“对啊。但是那个奇怪的陌生人……”撞见扮鬼使徒和扮鬼顾问的几个演员还是一幅不安的样子,“为啥不报警啊?”

“不……报警没用的……”一个扮鬼的女孩子抓着假发全身颤抖:“我刚才在密道里看见那个不是我们工作人员的人了,我过去看他发现是游客之一正想带他回设施内,然后……然后我带他走了一会发现另一个他正在外面一边跑一边叫!我还用对讲机问了场控,场控说那个游客正在做单人任务!等我回头去看的时候那个穿着我们工作服的游客又不见了!”

“你们看看。”场控抽着闷烟调动监控,“这帧还能勉强看清脸。看到了吗?”众人都不说话,场控眉头紧锁:“你们再看看刚才的游客。”他调动时间,“这是那个第一次差点被刺的游客的样子,你们再看看同一时间刺他的那个鬼的样子。”

所有人看着一模一样的脸,鸡皮疙瘩爬上了脊背。

“我也是第一次遇上这种事,你们也不要到处去说,我在换装室的监控看到那两个闯入者进出了,不过这事太邪门,另一个人和上一批游客里另一个人长得一模一样,也就是张丽见到的那个’游客’。”场控用力吸了一口烟,他的压力非常大:“我觉得我们先关个几天门,不知道其他主题的鬼屋有没有出现类似的事……总之我们就都当做没发生过,你们有时间也去买点开过光的玉啊金子啥的,免得让’那些东西’不高兴惹麻烦上身。”干这一行的大多是不信邪的,但有些不信邪的人一旦亲眼看到一些超出自己认知的现象,也会变得迷信起来。“下班吧,小晶你出去跟外面其他游客说一下出了突发状况暂时关门。”

刚才扮成鬼的顾问扶着颤抖的使徒走在小巷里:“你居然会怕啊……明明自己都扮成鬼了。要不是我刚好在附近,被那个工作人员带到人更多的地方就解释不清了。”

“对,对,对不起……我是真走不,不动路,路了……”这个使徒的口吃更严重了。

天色已黑,众人一路走回疫医家,复盘着刚才游玩鬼屋的过程。

没想到自己还会怕鬼……骨先森咬着手指有点不爽,她偷偷看向顾问,倒是这个家伙,自己已经在他身边待了这么久了,还没见过他会害怕什么东西。除了体力以外她貌似还不知道顾问的其他弱点。

真不甘心啊……她暗暗想着,疫医用钥匙打开了门,进去先走到一边脱鞋,在后面的顾问顺手打开了灯。在黑暗中他已经意识到开关旁边有什么圆形的物体,心中已有了一丝不妙的猜测。

骨先森听到一声尖叫抬头望去,然后就看到顾问做出了一个以人类肢体十分难实现的扭曲姿态,嚎叫着如离弦之箭一般弹出好几米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