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搬起石头砸自己脚(三)请您尊重鬼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245字
  • 2021-08-30 14:01:16

被分配到许一婷身份的疫医露出了痛苦的面容。

“嘶……虽然我知道你很怕,但疫医你是不是也不用这么用力捏着我肩膀,有点痛。”使徒没忍住倒吸一口凉气。

疫医脸色苍白地回答道:“我不是怕,我是脚抽筋了走不动路。”

使徒愣了一下,问出一句脑死发言:“啊?那你是为啥抽筋了啊?”

疫医沉默两秒:“……因为我怕。”

房间内陷入短暂的沉默。

疫医也认识到不能因为自己而让大家都被卡在这里,揉了揉小腿站直说道:“好吧好吧,我去就是了!你们在这把门给我留好别关上了!”

顾问看了看摇摇欲坠的门:“其实我觉得如果你真急了我觉得就这木门应该挡不住你……”

“就你话多!”疫医连续深呼吸了几下给自己打气慢慢挪到门口,准备开门出去。

“那个,等下……”背后忽然传来使徒的声音,虽然疫医已经给自己打了气,但她仍不介意有人愿意代替自己,此刻感动和喜悦充斥心头,她满怀激动回头准备接受使徒的出手相助。

“你玩偶忘了拿了。”使徒把娃娃塞到她手里,躲回房间最深处。

顾问坏笑道:“哎呀,你不说她不就可以去两次了。”

疫医大怒:“臭坏蛋你盼不得我出丑是吧!”

“怎会,我这是在让你们更实惠地享受服务,压榨鬼屋剩余价值。”

疫医最后还是拿着娃娃挪了出去,走了两步又尖叫着冲回来然后再挪出去,五分钟后又全程尖叫着跑回宿舍。

“怎么样,有撞见鬼吗?”骨先森既害怕又好奇地问道。

“隔间门突然砸了一下,吓死我了……”疫医直接坐在床上气喘吁吁。

“……没了?”顾问等了两秒追问道。

“没了!”疫医没好气地回道,她意识到顾问的言外之意后补充道:“如果不止是这个我可能就蹲在原地回不来了!”

就在他们说话时,宿舍内突然亮起了闪烁的红光,之前众人眼睛已经习惯了黑暗勉强能看得清屋内,在闪烁的红光下又一次失去了黑暗中的视觉,连顾问手中的小灯也跟着一块闪烁起来。

“啊!!!!!”一声足以撕破耳膜的高音响起,这是疫医炸毛的尖叫。而让她发出如此尖叫的原因,是一双手从床底伸出抓住了她的脚腕。

一个披着长发穿着校服的女鬼从床底爬出,喉咙里发出咯咯咯咯咯的声响,顾问还走上前想趴下看看床底,被女鬼推开来后才作罢。

被顾问这个动作提醒,本来抱膝缩在墙边的疫医也想起骨先森之前说过床底有个暗门,一下子精心营造的恐惧感荡然无存。

女鬼喉咙里持续发出带着气泡音的低吼,但其他人在提前知道床下有个暗门后就像在观赏一个已经被知道原理的魔术表演,全都淡定地看着女鬼在房间内走来走去,显得对方有一丝尴尬。

但女鬼仍旧很敬业地用嘶哑的声音低语道:“我就知道……你们肯定会回来的……你们很害怕我的娃娃吗?她可是我的好朋友呀,也是你们的好朋友呀,怎么可能会离开你们呢?”

这时墙上一个漆黑的玻璃柜子内亮起明亮的光,里面正是和疫医拿去厕所那个一模一样的玩偶。柜子门自动弹开,女鬼一副深情的样子从柜子里拿出玩偶抱在怀里:“你看,她不会离开你们,我也不会离开你们……永远!!!”说到最后两个字的时候女鬼朝着所有人尖叫起来,然后拿着玩偶走出了宿舍。

“如果之前我没发现那个暗门的话,这样还真的挺可怕的。”骨先森木然地说道。

“我现在感觉又好笑又害怕……”疫医一脸矛盾的表情。

这时天花板的广播响起录音。

“那……那真的是陈莹莹?”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可她就在我们面前!甚至许一婷刚刚把那个娃娃扔到了厕所,你们也看到了,那个娃娃跟着陈莹莹一起回来了!”

“……不行,我不信,这一定是假的,这一定是假的!我要再去确认一下!”

“王敏你别这样,你别走!”

广播里的剧情结束,工作人员的声音指示道:“请王敏同学再单独去厕所确认一次。”

“灯给我。”库铂从顾问手里拿过小灯,做好心理准备后谨慎地出了门往走廊另一边走去。

一个小灯并不能给人带来安全感,反而更加衬托了周围环境的狭窄黑暗。

库铂站在外面小心地推开门,在看到里面没啥情况后才弯着腰小心地走进去。

不知道疫医刚才把玩偶放哪了,库铂随便扫了一眼卫生间并没看到玩偶的踪迹,当然也可能是刚才的女鬼过来收走了也不一定。

库铂没敢去看洗手台的镜子,先去试着依次推了一下四个隔间,发现全部推不动。

“嘶——”他有点为难地挠了挠头,他敢肯定里面至少有一个隔间里面有人。库铂转头看向镜子,上面用口红写着:“辰时二刻起床,上国学三刻,间休两盏茶,上乐理一时辰,歇一柱香,与友约见。”

洗手台上贴着一张纸:“子时23-1点,丑时1-3点,寅时3-5点,卯时5-7点,辰时7-9点,巳时9-11点,午时11-13点,未时13-15点,申时15-17点,酉时17-19点,戌时19-21点。一日有十二时辰,一时辰有八刻,一刻有三盏茶,一盏茶为两炷香。”

库铂抬起头看见墙上一个停止走动的时钟,随即唐突感受到一阵恶寒——这间厕所的墙壁并没有连接天花板,墙顶排列着许许多多的脸向下斜视着,用阴冷的目光偷窥着厕所内的库铂。

库铂警惕地盯了好久,感觉应该只是模型,三面墙顶端都是人头,他只好背靠有门的那一侧低下头思考着:一时辰为2小时;一时辰有八刻,那么一刻就是15分钟;一刻三盏茶,一盏茶5分钟;以此类推一柱香代表两分半,辰时二刻就是早上七点半,上四十五分钟的课完休息十分钟后又上了两小时课,再加上两分三十秒。心算了一下后库铂也得出了答案,他抬起头,发现其中一个隔间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一条小缝,一个人影阴恻恻地透过门缝偷窥着他。

库铂打了个寒战,扶着洗手台就冲向门口,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厕所的门在此刻居然打不开了!他用力推了几下,确定厕所门是被锁住了!

心中的不安感达到了顶点,库铂转身背靠厕所门,紧盯着被微微打开的隔间。

从门缝内传来一声奸笑,随即一声响亮的砸门声,隔间再度关上,厕所内陷入寂静,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一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