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搬起石头砸自己脚(二) 我们还行吧?那当然!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432字
  • 2021-08-26 14:56:37

保安的怒吼紧追在背后,加上场景狭小黑暗,库铂他们根本不敢回头推着前面的人一路小跑,推开走廊尽头唯一一扇门躲进去堵上了门。

“顾问呢顾问呢?”库铂发现有啥不对在尖叫声中大喊道。

“不是在里面吗?”使徒靠在门上看了一眼屋内的人数,“还真没有啊!”

骨先森本来还在轻声尖叫,听到这句话突然失去了全部的恐惧感:“不会被我们关外面了吧……”甚至忍不住想笑。

库铂悄悄推开门,看着黑漆漆的走廊:“没看见人……他是刚才走在最后被抓走了吗?我也没听到啥动静啊?”

骨先森总觉得按顾问的尿性如果真是走在最后被抓走他多半会通知一下前面的人,思考了一下觉得这个崽种怕不是根本就没跑……

头上的广播忽然响起:“阮玉洁被保安抓住,你们需要派一个人单独回门卫室拿到钥匙解救阮玉洁。保安正在巡逻,你们要小心一些,别被他抓到了。”

哦,是我把他想得太不要脸了吗。骨先森毫无歉意地想道。

“我们谁去啊?”疫医颤抖着声音说道,“单独去我怕……”

使徒弱弱地说道:“一个人的话我也有点……”

“那我去吧。”库铂爽快地接下任务,他深呼吸了几口气,拉开门看了下漆黑的走廊,犹豫了一会小心地走了出去。

“啪!”就在他刚踏出门的瞬间,身后就传来冰冷的关门声。

库铂在这一瞬间感受到了人心的冷漠和人性的险恶。

库铂弯着腰摸着墙前进:“这也太黑了……对了,唯一的灯还在顾问手里……”这帮人没一个不坑队友的。

库铂小心翼翼地推开门卫室的门,门卫室内的灯已经被关上,库铂转头看到了门边挂在墙上的钥匙,他半个身子缩在门外,探出一只手取下钥匙另一只手扶着门框缩回门外。

他等待了几秒,自问一句:“那个,顾问被关在哪啊?”

门内亮起了电棍的闪光。

“草!”库铂低声骂了一句扶着墙往回冲,背后传来噼里啪啦的电流声和“站住!”的吼叫。

好在这只是一条走廊,库铂冲回使徒他们在的宿舍门前猛拍大门。

但猛拍了几秒钟,门还是被死死顶住,库铂恍然大悟,拍着门喊到:“是我!快开门!有人在追我!”

……

没有回应。库铂无力地拍了几下门,转头看着举着电棍停在身旁不知所措的npc,二人尴尬地相视无言。

“一群崽种啊……”

“王敏(库铂)被保安抓住,你们需要派一个人单独回门卫室拿到钥匙解救被关在大门外王敏和阮玉洁……如果你们全部被保安抓住,游戏就结束了。”广播的语气里透露出一丝无奈。

宿舍内剩下三人面面相觑。

“都怪你,没及时把库铂放进来!”骨先森清了清嗓子,细数使徒的罪状。

使徒没想到骨先森来这么一出,赶忙加入了互相推锅背刺的行列:“我不是怕后面的人一起追进来所以慢了一拍吗!话说后面我要开门了的时候不是你俩压着门不让我开的吗!”

“别说了,接下来谁去啊,我怕。”疫医弱小无助地蹲在墙角,完全看不出刚才她有用全力顶着门的样子。

骨先森看着天花板挠了挠脸颊,她既不想去也不想表现出自己的害怕。

“快去,你可是我们这边剩下的唯一一个男人了。”骨先森看着另一边装作不经意地踢了踢使徒。

“可我也怕啊!有两个人的话还好……”使徒很怂地发出悲鸣。

骨先森楚楚可怜地抱着疫医卖惨道:“难道你要我们两个势单力薄孤苦无依的弱女子独自去面对一个凶恶的壮汉吗?”

“额……”

“少废话快去。”

使徒被推出宿舍,背后响起重重的关门声。“你们等会记得要开门啊……”使徒回头不安地叮嘱了一下,捏了捏领口贴在墙边缓缓走向门卫室。

“大哥别吓我,大哥别吓我……”使徒一边复读一边推开门,看着漆黑一片的门卫室吞了吞口水,在门边的墙上寻找着开关,马上看见了墙上的钥匙。

“还好还好。”他呼了一口气拿起钥匙顺手把门拉上,走回最开始的大门前,被双手抓着铁门栏杆脸贴在铁杆间露出如同《闪灵》里强尼一样的诡笑的顾问给吓了一跳。

“靠,我是来救你们的,你别吓我啊。”使徒忍不住骂了一句,回头看了一眼漆黑的走廊把大门的锁打开了。

“拿到钥匙的游客,打开大门后记得把钥匙留在锁上。”头上的广播这时提醒了一句。

“啊,也就是说后面一旦被保安抓住就要再去门卫室拿一次钥匙吧。”顾问淡定地走了进来。

库铂皱了皱眉:“好麻烦……”

使徒自觉地把前面让给了顾问:“快回去吧……对了顾问,你怎么被抓的?”

顾问一脸轻松地说道:“我以为那个保安会挑你们人多去吓你们的,结果他可能本来流程就是要抓一个人就挑着我了,我一看他踹门干脆就让开了,然后他就把我拉到了门外。”

顾问经过门卫室时还手贱推开门用手上的小灯照了照,然后就看到黑暗中依稀有个人影。他淡定地说了一句:“你还在啊……”然后黑暗中就又一次闪起了电光。

三人一路小跑在使徒的喊声和后面保安的吼声中跑回宿舍,这次疫医和骨先森没堵着门,保安见识到之前顾问不堵门的习惯后也贴心地在他们进屋后就放弃了追赶。

“太,太刺激了,呼。”使徒扶着墙喘着气,顾问则像是啥也没发生地打招呼道:“这里是宿舍吧?”

骨先森说道:“我刚才查看了一下,有个床的枕头下有个娃娃,床底下有个可以打开的盖子,也许我们等会要从床下走?”

广播这时候播放起一段情景录音:“这,这是陈莹莹最喜欢的那个娃娃……它怎么会在这里?它明明,明明应该被扔到厕所里面了啊!”

“该不会,她真的回来了?”

“不可能!不可能!她如果回来的话,她如果回来的话……我们……”

“不如……我们再去厕所里看看吧?”

录音结束,广播里传来懒散的男声:“请许一婷同学拿着娃娃独自把它放到卫生间,然后回到宿舍。”

鬼屋外,两个小孩鬼鬼祟祟地混在排队的人群中,摸到了后门。

“这,这里应该就,就是工作人员进,进入的后门了吧。”戴着眼镜的那个小孩有些结巴。

“根据我的可靠消息,另一个我们他们就在里面!”另一个小孩很自信地说道。

“我们他们?到,到底是我们,还是他们?”这个使徒没绕过弯来。

这个顾问翘起鼻子说道:“不用管这些,反正现在他们处于松懈状态,是我们趁机拯救世界的最好时机!”

这个使徒惊慌地问道:“我们要,要等他们出来的时候直接上,上去杀死他们吗?”

“当然不,这里都是人,你想坐牢啊?”这个顾问夸张地说道,“既然他们不知好歹进了鬼屋,我们就借刀杀人,装成鬼把他们吓住的时候穿着鬼的衣服和面具给他们一刀,深藏功与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