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搬起石头砸自己脚(一)有人整蛊,我不说是谁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401字
  • 2021-08-21 17:58:54

黑暗和周围的尖叫让骨先森忍不住向后退去靠在墙上,疫医已经停下的尖叫突然继续响彻屋内,在一阵胶着后惨叫声停止,黑暗中传来一声吃力的低语:“放松点,是要把你们带进场,不会咋样的。”

“啊,这样啊,啊?”疫医有点尴尬地摸黑微微站起,在被拉动后又蹲在地上惨叫了一声。

在疫医一边说着“我怕”一边被工作人员带走后过了一会,黑暗中传来顾问的声音:“兄弟们我先走了啊。按理来说接下来我们中有人可能会被单独拉到别的地方去,你们稍微做好心理准备哦。”然后脚步声响起,他应该也被工作人员带走了。

在手腕被抓住的一瞬间骨先森条件反射寒毛炸起,抚着胸口默不作声地被拉着往前走。

不知过了多久抓着自己的手松开来,两只手扶着自己的肩膀帮自己站好,脚步声渐行渐远。过了一会儿头顶传来广播的声音:“各位可以把眼罩摘下来了。”

骨先森摘下眼罩,适应了黑暗的眼睛很容易能看清现在的她们周围类似“大堂”的布置,墙上摆着学生的照片,下面写着她们的姓名。而唯一的出路是一扇铁栅栏门。

使徒摸着头说道:“解谜部分就交给你们了……诶,顾问不在我们这?”

铛铛,铁门另一端被敲响,顾问抓着铁栏杆扒在铁门上:“你们好啊。”

骨先森没忍住笑了出来:“你这样子好像我们在探监啊。”

头上的广播响起:“你们先帮阮玉洁同学翻过了围栏,现在阮玉洁同学需要独自去门卫室拿大门钥匙过来帮你们开门。”阮玉洁是进鬼屋前顾问被分配到的身份。

“好~”顾问一副被上课点到名的小学生的样子,转身摸着黑往走廊走去。

骨先森趁着这段时间多看了看周围,这个所谓的“校外”也就是个十多平米左右的房间,学生墙上的照片是包括陈莹莹在内整个宿舍六个人的照片,上面写着“最佳宿舍”。旁边用红色的贴纸字贴着“最佳宿舍评价标准:宿舍环境干净卫生,宿舍氛围亲密友好,宿舍成员礼貌互助”。

“陈莹莹的照片歪掉了诶。”疫医刚说出口骨先森已经伸手把歪掉的照片取下,照片背后写着一个数字“5”,后面还有三个圆圈,不知道什么意思。

“这是什么东西的密码吧。”库铂毕竟以前和顾问玩过鬼屋,有一些经验。

“哦。”骨先森试着取下其他照片,发现都粘得死死的。

“各位,门卫室有四位密码锁,我猜你们那边应该有线索。”说话间,顾问已经回来了,他鼓捣了一会后说道:“顺带我在门口捡到一把钥匙,但不是开大门的,你们看看有没有什么锁可以开的。”

疫医指着铁门旁的铁箱:“这里有个信箱,上面有锁!”

库铂隔着铁门接过钥匙,插入了信箱上的锁,拉开了信箱。

一只手从漆黑的信箱深处伸出,张开手抓向了库铂。

“嘭!”压缩气体的爆响把库铂吓得身子一抖,假手飞出撞在他身上,然后被信箱内固定的绳子拉住悬挂在空中。

“卧槽!”使徒被吓得退了一步,意识到只是只假手后微微上前但仍旧保持着一定距离试探道:“里面有东西吗?”

“好像有几封信件……”库铂把信封都摸了出来,总共有四封信件,库铂每人一封分发了一下,各自在昏暗的红光下读了起来。

使徒说道:“嗯……好像是封投诉信。”

疫医接道:“我这也是封投诉信。”

库铂翻了翻背面:“我这封是投诉宿舍有臭味的,感觉没什么线索。”

骨先森说道:“看来大家都是投诉信喽,有没有什么跟数字有关的信息?我这里投诉水费太贵,但没说具体多少钱。”

顾问贴在铁门上插了句话:“墙上那个二是密码吗?”

众人随着顾问的话看过去,最佳宿舍的板子旁边有一个红色的“2”。骨先森忽然意识到什么,补了一句:“信箱上也有写一个数字’3’哦。”

疫医发现了什么:“我这封信的信封上写着’OOO7’,那密码应该是5237或者5327吧?”

“中间两个顺序没明确提示,我感觉不是这个……”库铂皱着眉头,“不过顾问你可以去试试。”

“好嘞!”顾问又摸着墙走进黑暗中,过了一会儿他又走了回来,手里拿着另一把钥匙开了门。

骨先森问道:“密码是5237还是5327?”

“都不是。”顾问说道,“是5647。”

使徒懵了:“啊?你咋得出来的?”

知道答案后骨先森倒是马上逆推出来了:“3和2才是顺序,信封数量和照片张数才是密码吧。”

顾问点了点头:“我蛮输入了5237和5327发现不对后就猜到3和2代表顺序,唯一的问题就是一张照片被你们拿下来了到底算五个人还是算六个人,但无非也就是用5647和5547穷举的问题而已。”他摸了摸下巴:“其实如果密码是5547的话是不是可以说明虽然我们宿舍有六个人但其实并不存在陈莹莹这个人,会显得更加细思恐极呢。”

“那样答案就更难想到了吧……”库铂吐槽道。顾问拿着一个蜡烛外形的小灯在前面走着,五个人排成一排摸着墙在黑暗中行进,走到了被打开的门卫室。

骨先森好奇地推开门,门卫室的天花板亮着一盏白炽灯,微弱的灯光照亮了狭小的房间。

桌子上除了一个空的热水壶以外空空荡荡,桌面上一个地方写着“备用蜡烛”,原本放在上面的小灯现在正被顾问拿在手上。

“这里还有一张点名表,我刚才看了一眼,全是我们五个人的名字……虽然能猜出是为了减少无用信息量,但搞得好像整个学校只有我们一个宿舍的人一样。”顾问说道。

骨先森笑道:“高情商:不愧是贵族学校,整座学校只为六个人精心打造;低情商:名字太多不想取了。”

一声尖锐的哨响刺痛了所有人的耳膜,广播里传来焦急的声音:“学校的保安发现了你们,赶快跑到宿舍里躲起来!不要被抓到了!”

顾问走出门拿着小灯扫了扫确认了脚步声赶来的方向,慢悠悠地回头问了句:“我打头还是我垫后?”

“快跑啊哪还讲究那么多!”疫医是这么喊着但她已经停在原地躲在使徒背后不太敢走。

顾问耸了耸肩:“或者我们可以试着拉着门躲在门卫室,考虑到本身就有被吓得不敢走的游客应该这样也是可以的。”

“哎呀走啦!磨叽!”骨先森直接掠过顾问跑了出去,使徒和疫医赶紧跟上,库铂被顾问轻推了一把也赶了上去。

这时他看了一眼走廊另一边传过来的手电筒光,估摸了一下速度感觉自己在最后很容易被追上。不知道被追上是会被抓走还是会被电击棒电两下,或者是对方尴尬地放慢速度陪自己竞走,总之考虑了种种因素后,顾问思考了一下,做出了一个违背伟大革命情谊的决定。

这货自己关上了门卫室的门躲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