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第171 原初轮回 3000字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989字
  • 2021-11-27 20:08:27

骨先森知道在自己的特质被顾问扫描出来后,“平行世界顾问”这个说辞就暂时用不了了,她只能说自己在漫展结束后被【顾问】抓去做了数据化的实验,算是借此提前告诉了顾问【顾问】会数据化操控其他平行世界顾问的情报。而在之后的突袭中,这条情报也锦上添花加强了顾问说服以学者顾问为首的其他平行世界的顾问和使徒去质疑反抗【顾问】的说服力。

这一次因为骨先森是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介入的,所以就像前几个轮回的疫医一样在顾问和使徒的有意排挤下没参与到他们的计划中,只是以自己父母双亡没有去处担心被【顾问】再次追杀为由赖在疫医家,而这个几乎没有她参与的、最像最初的世界线的轮回里,库铂因为在规则战中受伤,使徒过意不去便也将他排除在外,甚至他们两个连疫医家也不去了,两个人在使徒家里集合,讨论,出击,仅仅顾问和使徒两个人沉默着猎杀着一个又一个平行世界的使徒。

没有前几个轮回大家一起有意营造的欢乐氛围作为缓冲,使徒一直是一副痛苦的表情,但他还得时刻注意不能让自己陷入绝望;而顾问也不怎么说话了,只有在必要时为了活跃气氛装出轻松的笑容说几句怪话。

在末日接近的那一天,顾问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叫上使徒一言不发地走了出去。一个小时后,“神”的降临摧毁了地表建筑,骨先森则算准时间以出去走走的理由提前带着疫医离开了家,没有被压在建筑碎块下。

“就差一点……”挡在身前的莲花盾瞬间破碎,顾问强笑着捂着胸口的血痕向后退去。使徒木讷地站在原地,抬头看向突破云层的耀眼金光,他的脑中有什么东西冲破了阀门。在阻止“神”降临失败的那一刻积压已久的使徒终于承受不住彻底绝望,如此浓烈的绝望使得现在这只无名之兽身上的黑色比规则战中出现的那一次还要深邃浓烈,负面情绪也转化为浓厚的黑雾,将人的身形彻底隐去。

黑色的黑雾与猎人使徒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和攻势厮杀在一起,顾问换卡变成沙耶香形态修复了身上的伤口,眼前的战斗已经不是他这种战力能够插手的了,更何况他们的敌人并不只有猎人使徒一人。

“你不会就到这种程度了吧?”附身到一个中分青年身上的【顾问】躲在一群平行世界顾问的身后,眯着眼睛微笑着看着地上的顾问。

顾问面无表情地从地上慢慢爬起:“看来你已经做好自己必胜的准备了。”

“这里是一片空地,就算你想战斗也不是适合你的地形。如果你还有什么手段的话,我并不介意见识一下。”【顾问】嬉笑着。

顾问面无表情地插入卡片合上腰带变成晓美焰形态,俯身从盾牌中掏出两枚手榴弹丢向【顾问】,然后向后跳去从盾中取出一枚火箭筒扛在肩上。

两个平行世界顾问根本不管手榴弹直接冲向顾问,而那两枚手榴弹则被另外两个平行世界顾问冲上捂住,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爆炸。

【顾问】眯起了眼睛。

面对逼近的二人顾问已经来不及瞄准,他把筒身横在身前挡住二人的攻击,就在下一瞬间,二人的身体被狂暴的攻击撕成两段,顾问的肩膀到肋骨的位置也像撕开一张纸一样被撕裂,一只手更是被彻底撕裂,血柱喷射而出,但顾问面不改色借着反推力在空中朝【顾问】的位置扣下了火箭筒的扳机,然后插入了沙耶香的卡片。

猎人使徒和无名之兽的战斗已经疯狂到不分敌我,顾问在火箭筒的反推力下冲入了风暴中心,被无名之兽和猎人使徒直接撕裂了身体,然后在魔力的作用下快速恢复。

火箭弹被一个平行世界顾问随手击爆,但顾问的断手紧紧握着弹头,炸开后的血雨洒在了【顾问】和其他平行世界的顾问身上。

顾问不顾身上凭空出现的撕裂伤,穿过了猎人使徒和无名之兽的战场,浑身是血地倒在了战场另一边解除了变身。他的精神力已经快要枯竭了,继续再生下去他可能会直接脑死亡。

但即使如此,他依旧没有停止思考。血液可以更方便地进行“链接”,看得出其他平行世界的顾问都已经被【顾问】所操控,【他】既然已经做好了要继续在这个世界生活的准备那么他必然已经做好了卸磨杀驴的手段……接下来就是试着快速攻破【顾问】的防火墙,这需要集中注意力,好在猎人使徒和无名之兽的战场隔在中间,形成一道安全的防护网,谁想从中间经过必会被切碎得像破布一样。

头痛欲裂。预想到【顾问】最简单也会派人绕过猎人使徒和无名之兽的战场过来,顾问在脑中加快了演算,但这对精神力的消耗也更强了,他甚至已经头痛到无法感知周围是什么情况了,只是继续在脑中进行着演算。

“不要……停止思考。不要停止……思考。思考……”顾问双目无神地躺倒在地上,口中无意识地呢喃着。

【顾问】也已经发现了顾问正在攻击自己的防火墙,【他】一边在意识中进行防守,一边分心操控几个平行世界的顾问绕着战场逼近对面像死尸一般的顾问。

“嗯?”【顾问】眯起眼睛,【他】正集中精力和顾问进行数据上的对峙,但傀儡那边好像出现了意料之外的状况,不得不让【他】再分出一点心神去关注那边的情况。

“顾问!”在叫了顾问一声没反应后,库铂提着捡来的铁棍冲上前和逼近的平行世界顾问对峙起来。

“库铂?”库铂回过头去,疫医小跑着赶到,侧身防备着拦在平行世界的顾问身前。

“使徒不是说不要让你过来了吗?”库铂紧盯着逼近的平行世界顾问问道。

“担心他们,就过来了。你受伤了不也还跑过来了吗?”疫医同样没看库铂回道。

库铂强笑道:“就算不想管他们,这可是事关世界的生死存亡啊,一旦失败了就不是受不受伤的事了。”他瞄了一眼附近残破的地面,看到了两个正在互相厮杀的残影:“那个……是使徒吗……”

“呃……”顾问闷哼了一声,流出了两行鼻血。他花了十几秒恢复了意识,像坏掉的机器人一样挣扎着慢慢爬起,等到勉强站起后才感觉到有人扶着他,顾问转头一看,骨先森正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自己,而不远处库铂和疫医正在和平行世界的顾问缠斗着。

顾问这时候也没有精力去责问他们为啥在这里了,他精疲力尽地吐出一句话:“我连接上【顾问】了……【他】身上有连接着其他顾问的基因炸弹,我已经强行链接上【他】身上的炸弹开关了,但远程启动需要一些时间,我必须得待在【他】的一定范围内直到开关的进程完全启动。”

骨先森帮他擦了一下鼻血,但鼻血还在源源不断地流着,染红了顾问整个下巴。

“快走吧……能走几个是几个。班长和疫医恐怕会因为我交待在这里了……”顾问声音嘶哑,“你赶紧跑吧,跑的越远越好,这里等会就要爆炸了,你留在这没什么用的。”他挣脱了骨先森的搀扶,一瘸一拐地从战场另一边绕去。

库铂倒在地上,不管腹部的贯穿伤死死抓着一个平行世界顾问的裤脚,被另一个平行世界顾问一刀插在了后脑。疫医一个人与四个平行世界顾问缠斗着,纵使她踢掉了两个人的武器,但肩膀和腰侧还是被砍伤,她凭着肾上腺素带来的兴奋感战斗到了最后一刻,直到力气越来越小被砍断左腿倒在地上。

【顾问】集中精力操控傀儡们从两路包围向顾问,试图把顾问逼到远处,顾问不得已冲向平行世界的自己们,利用自己的躲避技巧牺牲一条手臂穿过了他们,踉踉跄跄地跑向【顾问】。

无名之兽撕扯开猎人使徒的腹部,将他干瘪的肠子扯出,随即自己的脖子被猎人使徒一刀切断。但黑雾马上连接了无名之兽的头颅和身体,兽张开嘴撕扯着猎人的喉咙,最后终于将他破破烂烂的头颅从如坚木般枯干坚硬的身体上扯下。

满身是血的顾问久违地露出笑容,失去一条手臂的他像奇行种一样仿佛随时都会摔倒般一边向前跑着一边躲避着身后的攻击,断断续续的狂笑回荡在金色的空中。

骨先森看着这熟悉的一幕,不自觉露出了微笑。

“我的战场不在这里。”她轻快地向前走去,直到白色的光芒将自己淹没。“我愿意一次次地陪你走到地狱的尽头,即使这个誓言终将会被世界所遗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