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番外4:落日过载(四)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377字
  • 2020-05-09 14:25:51

富久田秋山祖上就是魔术世家,他一直以来受到的都是魔术师的标准教育:一切都是为了提升自己的魔术修为,以及去触碰“根源”。

慎子因为也是上层身世,而她的父亲也是一名魔术师,只不过到这一代她父亲只想让她延续上层人的血脉而没强迫慎子学习魔术。自己也只是因为她的魔术师身世而与其结婚,生下小洁也只是为了让其拥有良好的资质来学习魔术,从而继承自己的意志罢了。

至少他一直是这么觉得的。但在看到慎子尸体的一瞬间他的大脑出现了短暂的宕机。

“小洁!”他下意识朝屋内喊了一声。

没有回应。

他跑到慎子的尸体旁边,毫无意义地去探她的鼻息,又去试了试她的脉搏。

其实他早在进来的时候就看出,眼前这具躯体已经没有生命的气息了。

“master,我去找找看看小洁在哪。”archer平静地说道。

“去。”秋山都没意识到自己说话时声音在颤抖。

“小洁不在房间里。”archer走过来摇了摇头。

秋山咬着下嘴唇,他杂乱地思考着:杀死上层人是一种极其不敬的表现,一般的下层人是不会这么干的……那就是圣杯战争的御主吗……他想到弓弦孙一郎曾与自己交恶,原因是他在自己面前对自己的女儿大放阙词,说她被做成“艺术”后一定很美。

不会的,那时候我没有理过他,之后也没再和他有过来往,他又不想参与圣杯战争……秋山猛地爬起跑到魔术工房里,里面的防御措施没被破坏,他刚才发现女儿的那个布偶熊并不在家里,那个布偶熊是他做的魔术道具,利用魔术可以探查那个布偶熊的位置。

秋山看着自己最不希望看到的地方,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一直都很想要这个孩子呢……要不是碍于富久田家的脸面,早就把她抓过来了。”弓弦孙一郎虔诚地洗着手中的利器,仿佛一个美食家面对一盘佳肴前尊敬地清洗手一样。

“这孩子确实很不错,美丽且易碎。不过像陶瓷一样精美的东西……就是要在碎掉的时候才最美丽啊。”caster也忍不住赞叹道。

小洁看着面前一片地狱的景象,紧紧地抱着怀里的布偶熊瑟瑟发抖。

“居然没有大哭大闹,恐惧的表情也很不错呢。”caster从浴缸里探出一只手摸着小洁的脸庞露出了笑容,随即她微微一愣:“呵,真是不要命的家伙。”

“尊师,有人闯进来了?”孙一郎问道。

“看着架势,是archer吧……”caster轻笑一声,看向了小洁怀里的小熊:“是靠这个小玩意找到这里的吗,真是无趣啊。”

自己对妻子和女儿拥有过“爱”的情感吗?秋山不知道。他也不会在这种时间去想这个问题。现在的他像一个杀红了眼的疯子,单枪匹马杀到了孙一郎的宅邸,明知道被caster布下重重机关的宅邸。

caster魔术造诣深厚,宅邸里迷雾重重充满杀机,archer本身就不适合近战,但秋山已经管不了那么多。

他的脑子一片空白,只剩下浓重的恶意和愤怒,完全违背了魔术师该有的印象。archer在caster布置的阵法下受了重伤,富久田秋山也毫不犹豫地使用令咒补充完魔力后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继续前进。

是否对妻女拥有感情,这个问题已经不重要了。浑身是血的魔术师凭一己之力杀到了caster所在的房间,手上的令咒已经全部用完,archer也已经快要消失,凭着令咒的魔力硬撑到现在。秋山的嘴里刚要发出咆哮,就被caster抬手使出的魔术射穿了膝盖。

魔术师体内的魔力早就干涸,秋山失去重心倒在满是血液的地上,archer也彻底消失,化为了空气中残留的一点魔力。

“居然能够突破我的阵法……不错的毅力和资质。”caster从血池中站起,夸奖了一句。

然而秋山完全没有听进去caster的话,他趴在地上怒目圆睁寻找着小洁的下落。

孙一郎被秋山闯入房间的声响吓到,手抖了一下,原本打算用来剥开皮肤的力道直接将刀刃插入了女孩的胸口。孙一郎痛苦且不敢置信地拔出刀,小洁一路滚下阶梯,躺倒在红毯上,鲜血与地毯的颜色融为一体。

秋山的瞳孔剧烈缩小,他感觉到了强烈的窒息感。

小洁面露痛苦地捂着胸前的伤口,血液源源不断地从里面涌出。“布偶熊……我的布偶熊……”她哭泣着轻声念道。而脱手的布偶熊也一路滚下掉到她手边,离她伸长的手只有那么一点点距离,触手可得却遥不可及。这个破旧的魔术道具摔在地上,机械地重复着“爸爸”“妈妈”的词语,而小洁的生命随着布偶熊重复的话语流逝,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秋山没有说话,强烈的窒息感让他无法说话,他瞪大了眼睛趴在地上耗尽了最后的生命。

“可惜,这么好的材料。”孙一郎惋惜地叹了口气,“浪费了。”

沉重的门被缓缓推开,孙一郎转过头,看到穿着洋裙的女孩阴沉着脸提着长剑走入。

“你是……?”孙一郎刚打算开口,就看见女孩举起长剑,大量的魔力汇聚在剑锋。caster瞳孔一缩:“孙一郎,快躲到我后面!”

女孩脚步一缩,以极快地速度弹射出去,狂风扫过整座大厅,孙一郎呆滞地往下看去,自己的胸口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洞,而那把长剑则贯穿了那个空洞。

“呵……哈哈……”然而孙一郎却笑了,带着满意的笑容闭上了眼睛:“我终究……成了最后一件艺术品……”

绀夜明冷漠地看着眼前肥胖的躯体倒下,默不作声地握紧了剑柄。完全没有喜悦之情……只有空虚和痛苦。她只有看到archer消失后才顺着富久田走过的路径赶到这里,但还是迟了。

她抬起眼睛,浓烈的杀气转向浴缸里的caster。

caster笑了,她并不畏惧御主的死亡,杀死那么多女孩她也积累了许多魔力:“呵……小姑娘,你觉得你能打败我?就凭这里是我的主……”caster的“场”字还没说出口就戛然而止,一缕血丝滴落到血池里,但那并不是钩子上的受害者的血液,而是从caster嘴里流出来的黑血。

李书文放下拳头,看着caster被击碎灵核的躯体俯身倒在血池里,化作魔力消失。

“多管闲事。”绀夜明转头看向走廊里走出的两个女孩。

“看上去你还想跟我们打,不过我们这里有两个英灵。”骨先森微笑道,“你手臂上的令咒好多啊,是哪里得到的呢?”

“不关你事。”绀夜明拉下袖子,转身打破窗户离开:“下次见面,必是你死我活。”

“就这?”骨先森看她跃出窗外的身影,“内裤都露出来了还装啥高冷啊。不过联系一下昨天神父被杀的新闻,应该也猜得出来了。”神父是圣杯战争监督者的事还是水濑抚子告诉她的。

水濑抚子的脸色则不太好,毕竟室内的景象着实让人感到不适:“我们先把这些孩子救出去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