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番外4:落日过载(一)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459字
  • 2020-05-02 19:00:11

(此为骨先森第一次参与圣杯战争的故事)

昏暗的房间内,穿着华丽洋裙的女孩坐在床上,一只蝙蝠从门缝飞入,停在她的床头。

“好的,父亲,我马上下去。”她微微颔首,走下床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封闭的窗台缝隙透露出一丝光亮,一道光明打在了窗台前的相框上。

女孩默默拿起相册,看着上面的两个女孩,其中一个欢笑着拉着另一个的肩,而被推到镜头前的女孩露出了腼腆的笑容。

房间内的装饰虽然华丽,但在不透光的环境下气氛还是显得十分阴沉。从窗台缝隙偷进来的光线像裂痕一样划在女孩脸上,绷紧的嘴角往下扯了扯,她放下相框转身走出房间。

“明,今天就是进行仪式的时候了。”穿着整齐的老人听到女孩下楼的脚步声,面无表情地说道:“绀夜家的希望都聚集在你身上了,不要重复间的错误。”

“……好的,父亲。”被叫作明的女孩做出贵族间应有的礼节,也许她的家教就要求她必须对自己的家人行礼,但她的态度更显得她对她的“父亲”的冷漠。

“很好。吞下它。”老头转身在架子上取下一个银盒,打开盒子取出一条水蛭一样的物体递给绀夜明。

绀夜明微微皱眉:“为什么还要让我吃刻印虫?以前吃的还少吗?”

“以前那些只是为了让你的身体拥有魔术刻印而已,而这条我改造过的刻印虫除了让你拥有更大的魔力储量以外,还可以监控你防止你在许愿的时候做出蠢事。”

绀夜明沉默了一秒,接过刻印虫吞入腹中。老头毫不在意夜绀明充满恨意的目光,仿佛早已习惯。

“走吧,去地下室,法阵和媒介我都已经帮你准备好了。”

位于医疗舱地下的512室内,映入人眼帘的是大片的白。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地板,白色的床单,白色的仪器,白色的导管,白色的头发,白色的皮肤,白色的瞳孔。

遍体通白的男孩身上插满导管,闭着眼睛静静地躺在床上,仿佛那只是一具尸体,只有仪器屏幕上的跳动的红线和胸口微弱的起伏提醒着人们他身上的生命气息。

“今天也是一无所获呢。”一个穿着厚重服装的医疗人员站在隔离窗外看着室内的男孩。

另一个医疗人员站在他旁边说道:“至少我们知道山田身上的’以太’数量在最近大量增长,只不过不知道这代表了什么就是了。”

“话说这个以太到底是什么?院长让我们一直研究这玩意有什么用啊?”那个医疗人员说道。

“这种东西不需要你们知道。”另一个声音在他俩背后响起。

“啊,啊!千反田大人,十分抱歉!”两个医疗人员看到身后的女性连忙道歉,他们认出这就是把男孩送来让他们研究的“上层人”千反田琉。

“研究以外的事情不要私自探究,有些东西不是你们应该知道的。”千反田女士把他们赶走后自己站在隔离窗外喃喃自语:“明明不是魔术师家族的后代,体内居然有这么充足的魔力,不过时间也不够研究了,到时候只需要把他控制起来当作召唤英灵的法阵载体就可以了。这么高质量的魔力,应该能召唤来非常强大的英灵吧,这场圣杯战争,看来是我的胜利了。”

山田冈本没有告诉过任何人,事实上他也没法告诉其他人,他拥有“灵魂出窍”的能力。

眼下他的灵魂就在医疗舱的走廊里来回飘动,他的身体虽然被禁锢在地下的512室,但他的灵魂随时都可以脱离躯体四处溜达。在自己的身体被研究的时候他就会“跑出去”,他不愿意感受自己的身体被研究的感受,虽然灵魂回去的时候那些痛苦还是会反馈到自己的灵魂,但那对他而言也好受得多。他的身体早就因为一场意外再也无法动弹,所以他虽然通过灵魂出窍得知自己是在被研究,但他也没太多意见,能够造福其他人对他来说也是好的。

但是最近灵魂出窍的时间越来越短了,能远离躯体的范围也越来越小了。冈本感到有些奇怪,但他是一个很随和的人,他很知足地继续在医疗舱的走廊里走着,他特别爱去儿童区,孩子是健忘的,治疗的疼痛很快就会被他们抛在脑后,冈本喜欢听孩子们的欢笑声,虽然自己的灵魂除了移动意外什么都做不到。

穿着整洁古典的男人在地下室画着法阵,身后传来物件翻倒的声音。

“小洁,跟你说了多少次不要下来!”男人微嗔地抱起5岁左右的女孩。

“慎子!你怎么不管好小洁!”他大声朝楼上喊道。

女人小跑下来抱过女孩:“小洁,我们不要打扰爸爸,爸爸在干重要的事。”

等女人抱着孩子上楼,男人转身继续在地上完成法阵。

“我马上就能到达了,’根源’!”他暗自念着,一边在周围摆上了媒介。

黑夜,七个不同地方的身影,六个站在法阵前的人念叨着咒语,红色的花纹伴随着沸腾的声音浮现在他们的手背上,法阵也随着媒介亮起,照亮了整个房间。

“哦!这是什么!难道是神明?”黑帮总部的小房间里一个壮汉被红色光芒中的人影吓得坐在了地上,他情急之下还拿起枪对准了人影。

破旧的房间内,女孩用手指缠绕着自己的头发看着法阵中心出现的人影:“……看上去是个五星呢。果然每次抽卡都会让人非常不安啊。”

“……缠绕三大言灵之七天,穿过抑制之轮而来。出现吧,天平的守护者!”红色的法阵光芒大作,英灵的虚影出现在法阵上方。

绀夜明反常地跪坐在法阵中间,在她魔术的驱使下,英灵并没有以肉体的形式降临到法阵上,而是直接进入了她的身体。

红光褪去,绀夜明缓缓站起,她身上的气势瞬间就变得危险起来。

“呵呵……很好,看上去saber和你相性不错。”老头欣赏地怪笑两声,他知道女儿和自己的不和,但也完全不怕。除去刻印虫的约束以外,绀夜明身上的一枚令咒也被他转移到了一张纸上归为己用,一旦绀夜明有所异动,他还可以用这枚令咒威慑她。

“去吧,明。这场圣杯战争……我们赢定了。”

医疗舱的地下红光大作,医护人员慌乱地跑动着,千反田琉趴在隔离窗上痴狂地看着房间内的男孩:“居然不需要法阵就能召唤!这个男孩是个瑰宝!无价之宝!来吧!会召唤出谁呢?”

“ruler,应召唤而来。”白色的房间内一个人影浮现,朝病床上的男孩微微行礼。

“ruler!是ruler!哈哈哈!居然是ruler职介!”千反田琉在狂笑着喊了几句后发现了不对劲,“你是我的!我才是你的主人!你怎么敢向那个植物人行礼?”千反田用力敲着隔离窗喊道,但她这时才发现男孩手上浮现的三道令咒。

“什……什么?居然不是我?我居然没被选上?没事,我还可以把令咒转移到我身上,ruler的归属权还是我的,反正那只是个植物人……”她刚露出庆幸的表情,就看到ruler转过身,以一种非常冷漠的眼神看向自己。

“……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