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静谧岭(二) 到底谁才是反派?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570字
  • 2019-07-27 15:17:42

顾问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吓了一跳,他下意识竖起砍刀隔住了变成怪物的“画”。

在短暂的惊吓后顾问很快冷静下来。他不知道用刀去捅画裂开的“嘴”会不会直接穿透过去,所以他依旧竖着砍刀,另一只手摸出美工刀顺着刀背猛地一划,摩擦出一丝火星点燃了画。

顾问还是在画燃烧至尽前被它在手上“咬”了一口,撕裂的画布边缘变成了锋利的锯齿,顾问的左手鲜血淋漓。画布燃烧干净后,顾问在灰烬中发现了一张完好的纸条,上面写着:“有些时候不要相信自己的第一印象,你可能会做出错误的决定。”

“原来是解谜啊……居然有惩罚机制。”顾问在捂住自己受了伤的手时候忽然发现自己手上也戴着手表,不过表上的时间和闹钟上的并不相同。闹钟上的时间依旧是24:05,而手表上的时间却是20:53。

手表定律告诉我们,一个手表能让人知道时间,而两块以上的表并不能告诉人更精准的时间,反而会制造混乱。现在顾问已经完全不清楚现在真正的时间了。他静静地观察了一分钟,发现一个更不妙的事实:两只表指针的走速并不相同,而且都不是60秒。

“这什么意思……还是说这个地方的时间流速和现实不同?所以说设定是我在梦里吗?那也不至于两块表的走速各不相同吧……”顾问把这个谜题记在了心里,打算先把画的谜题给解开。

他又走回画面前,正准备打量,但也许是刚才触发了画变成怪物的剧情,这具身体的脑海中又出现了一个片段:

“顾问”正站在墙上的三张画前摆弄着什么。他将两张之前顾问在画的灰烬中找到的纸条放在其中两幅画的夹缝里,随即把一个盒子放进了剩下那幅画背后的墙壁里的暗格里。这一段关于画的印象十分模糊,导致正在看这段影像的顾问完全看不清画的内容,也记不清放盒子的画的位置。

“顾问”做完这一切后,他刚往后退了两步,楼梯口就冲上来一群全身缠着绷带的人形生物……

顾问回过神来,控制不住地勾起一丝邪恶的笑容:“小盒子啊……我还担心是线索纸条一类的,那就不用解谜了。”

然后他先下手为强,直接用美工刀把剩下两幅画戳烂,在画有星空的画后面找到了暗格。

暗格的盒子里居然有三发子弹。“众所周知,当一个恐怖游戏能让你拿到枪的时候,它就不再是恐怖游戏了。”顾问吐槽了一句拿走了子弹,虽然还没拿到枪,但顾问觉得那只是时间问题。

就在这时,血脚印消失的那扇门后响起了脚步声。声音越来越近,听上去快要走到门口了……

顾问确认了那扇门是往外开的以后躲到了门后面。他打算见机行事,如果是个弱不经风的小怪物就趁他出门用刀爆了它的头,如果是个普通人就趁机把对方劫持了套情报。

然而门开了以后,顾问发现门后什么东西都没走出来。但脚步声依旧响着,地上的血脚印也再次出现。

顾问衡量了一下,选择了放过对方,等脚印走远后他再轻手轻脚地进了房间关上了门。

门内到处都是血红色的脚印,墙上用红色的液体写着“为什么这样对待我”。角落的床上躺着一具腐烂严重的尸体,有三只肥硕得有半个人头那么大的蛆虫正趴在上面啃食着那具尸体。

蛆虫貌似感觉到了生人的气息,放弃了身下的腐尸快速地向顾问蠕动过去。

顾问把苹果丢了出去,只引开了一只蛆。顾问抬起脚碾碎了其中一只蛆,爆出的浓浆溅了他一裤腿。

顾问的脚在蛆虫肥硕的尸体里卡住了,导致他的另一只脚被剩下那只肥虫咬了一口。顾问用砍刀插进了它肥胖的躯体搅了几下才让它消停。

顾问看了一下自己的脚踝,发现被咬的部位已经开始肿了起来。

该不会有尸毒吧?顾问现在没法处理,只能继续调查房间。

顾问把剩下那只肥蛆用破布抱了起来以供未来研♂究,当他走近床上那具尸体时,尸体突然睁开了眼睛沙哑地说道:“救我,带我逃离这里,我会报答你的。”

顾问在看到尸体时就做好了它会诈尸的准备,所以他轻松地微笑道:“好啊,不过你要我怎么带你出去?你的报酬是什么?我再问一句,是啥玩意把你变成这样的?”

尸体艰难地说道:“这里叫静谧岭,很久以前曾是一座小村落。有一夜全村的人都消失了,那天我不在村里,晚上才回去,发现只有这间房子的灯亮着。里面是个我之前没见过的老人,我进去的时候听到一阵钟声,然后我就变成这样了。”

顾问像是明白了什么,接着问道:“你只回答了我最后一个问题。那么我该怎么带你出去?怎样才算‘出去’?那个老妇人在哪里?”

“你把脚印随便抹去几个我就自由了,那个老妇人,我之后也没见过她。”

“哦?要抹几个呢?你说的自由是指你可以走出去是吗?”顾问一点都不着急,仿佛化身为好奇宝宝般一个劲地问着问题。

尸体有些不耐烦了:“你抹就是了,抹完我会报答你的。”

顾问仿佛确定了什么猜想,脸上笑意更甚:“出于我个人的好奇心,麻烦你告诉我一下,你所谓的自由是能自由活动还是【死亡】呢,如果是后者的话我的报酬又要怎么拿呢?”

“我身边的床头柜上有把钥匙,用它打开大厅里的柜子,里面的东西就是报酬。”尸体的话确认了顾问的猜想,“快点,没时间了,‘它’要过来了!”

“呵呵呵……哈哈哈……”顾问却是冷笑起来,他的笑声让尸体的心坠入了谷底。

“破绽百出啊兄弟……虽然你说了百分之五六十的真话,但你剩下的假话真的是太明显了。”顾问微笑着,“说两个最直接的吧,你所谓报酬的钥匙是就算你没告诉我我也会也会拿走去试的,根本算不上什么报酬,你只是把一个既定事件提前了而已,一种简陋的骗局。”

“第二点,你的回答真的太畏缩了,隐藏的意味过于明显,很多事情要么有所保留要么答非所问。当然,最明显的是,在你说到老人那一块的时候,我在问老人在哪的部分时特地用了‘老妇人’而你却没有任何异议。大部分人在听到‘老人’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的一般是老头,而你对于我直接说出老妇人却没有一点奇怪甚至直接在下一句话里也称其为‘老妇人’。事实上,只有一个根本看不见的家伙,根本没有什么老人吧?”

“你……诈我……”它艰难地呻吟着,“快救我!求求你!它真的要来了!”

门外,真的响起了脚步声……

然而顾问依旧冷静的可怕:“呵,不救你可对我没什么损失,你所谓的‘报酬’一文不值,你对我根本一点利用价值都没有。你在这儿甚至连死都做不到,只能以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继续苟延残喘,被虫子啃食,被隐形人封印,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你说,我还有什么必要来救你呢?”

顾问露出了可怕的笑容,仿佛他才是真正的反派:“我建议你还是说点我爱听的,说不定我举手之劳帮你抹除掉封印让你死个痛快。听听,没时间给你考虑了呢……”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如同死亡的倒计时。

“我想,你求生和求死的意志这么强烈,应该知道怎么做的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