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虚假”人生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114字
  • 2020-04-17 16:08:33

使徒强笑道:“这怎么可能呢,顾问说的内容可不是这样的!”

“那时候我只是顺着顾问中二的想法说话而已,那时候的他只是一个想象力丰富的小鬼,只要给予一点适当的暗示就可以让他以为推测出了一切。记忆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被封印呢,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再创造出一个新生的人格。”包裹在淡淡黑雾中的使徒说道,“但不得不承认,他的话给了我创意。挣扎了那么多年,我也已经累了。在你没有的记忆中,我曾经因为没有朋友而在脑中勉强制造出几个’朋友’陪我一起玩,那为创造你制造了基础。制造了你,就可以让你替我收拾那一堆烂摊子,而我则带着一直以来积攒的所有负面情绪永远陷入沉睡。但因为我知道过强的绝望会让你这个人格变得脆弱,我就会被强制唤醒,所以我最后才叮嘱顾问看好你。”

使徒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他明显还是不愿相信这一切:“也就是说……我变成无名之兽大肆屠杀的时候,其实是你苏醒了?”

“我从小就可以感应和吸收周围包括自己在内的负面情绪,但当吸收的情绪过于浓重时连我自己都无法控制,久而久之也就变成了……你们所说的【兽】。这么多年后第一次苏醒时我的状态是失控的,但经过后面几次的苏醒,等我积攒的绝望被消耗掉部分后,我终于恢复了一点神智……就像现在这样。”使徒面色平静地说道。

“使徒”沉默不语,他需要一些时间去消化这些东西,他也不知道这种情况下到底该说些什么。身处同一具身体,他潜意识里已经相信“无名之兽”所言非虚。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夺走了你的人生。”“使徒”牙关颤抖,他已经做好了最糟的准备:“所以你打算干什么?抹杀我,然后重新接管自己的身体?”

“……说实话,我确实动过那样的心思。你拥有我沉睡前最渴望的人生,友谊,亲情,在意的人,在意你的人,你全都拥有了。”使徒的话让他的心跌到了谷底。

“但是……果然还是算了吧。”使徒苦笑道,“就算夺回自己的身体,我能够像你一样继续维持与他们的友谊吗?能够像你一样为他们着想,去给他们带来快乐吗?我只是一个和顾问一样阴郁且自私的家伙,而且至少他还能正面直视自己的阴郁和自私。就算我夺回自己的身体将你抹除,也只是将你现有的友谊亲情一点点抹除,重新回到过去那样罢了。”

“你和我是不同的,’使徒’。事实上,我甚至觉得你比我很适合当这个使徒。”使徒蜷缩着坐在地上,“我把一切烂摊子都丢给了你,而你将它们整理得井井有条,你做到了我做不到的事。果然,我只需要躲在后面默默地看着你的生活就好了,至少它不会因为我而变得一团糟。”

“使徒”依旧沉默不语。

“对不起。”使徒喃喃着说道。

“你为什么要道歉?”“使徒”问道。

“因为眼下,你还要处理我最后的一个烂摊子。”使徒缩得更紧了,“但我还有最后一个请求。就让我最后一次,在亲手抱一下我的父母吧。”

废墟上,使徒猛地睁开了眼,大口地喘息着,似乎在适应周围的一切。

“小徒!你怎么了!没事吧!”父母在旁边抱着自己,库铂也在一边确认着使徒的包扎,擦了擦自己额头的汗说道:“应该没事,可能是分泌的肾上腺素失效后贫血了。”

“小徒,你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使徒的父母还在用喊的方式焦急地逼问着,然而使徒突然起身用仅剩的手臂抱住了自己的父母。

他的父母愣了一下,然后很快拍打着自己儿子的背轻声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

库铂和疫医看着这一幕,他们的父母都在外地,除了用电话确认他们的安危以外什么都做不到。

使徒抱着父母默默地流下了一滴泪水,他微笑着起身,说道“一直以来给你们添麻烦了。”擦了一下脸转身准备离开。

“小徒!你要去哪?”使徒的母亲焦急地问道。

使徒转头微笑道:“我就是这一切的源头,而现在,我要去解决这一切。”

他转身踉跄着离去,库铂和疫医也站起身跟了上去扶住他,使徒的父母早已见识过使徒身上奇怪的“疾病”,所以他们也隐隐从使徒身上感受到了什么,也没有去阻止他。

“谢谢。”使徒在最后自言自语般说了一句。

时间回到现在。使徒在完成心愿后就回到了意识的深处,“使徒”再次接管了这具身体。刚才他一直强撑着不让他人看出自己的异样,现在独自一人走在废墟中,对自我存在的怀疑和否定再次充斥在“使徒”的脑海中。

我是被创造出来的,我只是一个被创造出来的工具,我是虚假的。

使徒捂着脸,即使他能够体会到曾经与朋友和家人共处的点点滴滴,但自身本源的虚假依旧让他的心中充满了纠结。

顾问坐在废墟上,看着手中手机传来的信息。“最后的计划已经调整完成……这是你要做的事。”他说着把一张纸递给了身后的骨先森。

顾问忽然皱了皱眉头,随口问道:“对了,你什么时候换的衣服?我记得你好像挺久没穿那套衣服了。”

骨先森随口回道:“老早就穿上了,你的神经可真是迟钝。”

“啊,可能是太累了没注意到。”顾问没在这个问题上追究下去,“这些是其他没加入【顾问】的人的大致位置,至于怎么把他们引过来……根据他们来到这个世界后行为的动机还是比较容易的吧。”

骨先森接过纸片转身离去,留下一句没头没尾的话:“你无需为自己的行为找一个正确的理由,和以前一样正视自己的错误就行了。只盯着自己所做的行为没有意义,想想你的动机和本心,既然没法成为英雄,那就做一个保护善类的恶人吧。”

这句话有点莫名其妙,但顾问居然听懂了。他看着骨先森的背影摸了摸鼻子:“嘿……居然被看出来了吗。我明白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