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静谧岭(一)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048字
  • 2019-07-26 14:55:40

“欢迎来到静谧岭……”一个轻飘飘的声音伴随着一阵阴沉的怪笑从耳边传来,地上的人猛地睁开了眼睛。

“嘶”他一睁眼就捂住了头,“头疼……我是被哪个痴汉从背后一棍子打倒后拖到这儿吗?”但他摸索了一会,头上没有任何伤口。

“我的身份是……艹,我是谁?”他想了一会后再次头痛欲裂,看上去被附加了【失忆】的状态。

他还隐约记得自己是【玩家】,所以按照一般解密游戏的套路,他先搜了一下自己的口袋。没一会儿他就在自己的口袋里找到了一张名片。

【顾问

xx公司业务经理

联系电话xxxxxxx】

“所以这就是我的身份了吧。”顾问慢慢想起游戏外自己的身份,吐槽道:“话说这算什么啊……因为版权问题改成静谧岭吗?反正英文都是Silent Hill吧……”

他又在口袋里找到一把破旧的钥匙,但不知道是能解开哪里的锁。

但顾问还是想不起游戏里自己这个人物的身份背景。他试着使劲回想一下,在剧烈的头痛他又晕了过去。

.

空灵的钟声将顾问吵醒。顾问慢慢爬起,他发现自己周围的景物都十分模糊,只能感觉到现在是接近午夜的时刻。这时一阵大雾袭来,很快将包括顾问在内的一切都包裹住。

浓雾很快散去,顾问视野中只剩下一片鲜红。

他突然震悚起来。即使“真正的他”并不恐惧,但这具身体的反应告诉顾问,接下来可能会发生一些非常不妙的事情。

一片白光遮挡了顾问的视线,等他适应了光线,慢慢睁眼后发现自己已经到了一所老旧的木屋里。木屋中央的一张大床上躺着一个紧闭着双眼的小女孩,她一动不动,仿佛已经失去了生命。

顾问不受控制地慢慢走向床上的女孩。

是的,她已经失去了生命。

顾问这具身体突然有了一种极其恐怖的熟悉感,因为床上躺的,是“顾问”这个业务经理的已经死去三年的女儿。

【你终于记起来了】

顾问的瞳孔猛地睁大。也在同一时间,床上的女孩也睁开了双眼,冰凉的手一把抓住了顾问的手腕。

仿佛思路被打断,一切的景物都在飞速地后退。剧烈的头痛刺激着顾问的神经。他最后看到的景象,是木屋窗外的一片血红……

【不,看来你还没有记起来……】

【请快点,我快来不及了……】

“哈,哈,豁。”顾问仿佛溺水一般挣扎着跪在地上,他已经满头大汗。

顾问喘了几口气,用袖子抹了下自己额头上的汗液。

“哈,有意思……这不是写的很好嘛,使徒。”顾问爬起来环顾了一下四周。

木质房间。顾问很快和刚才脑中的画面结合起来,但是失败了。刚才那间木房子是一间只有张床的小屋,而此刻顾问所在的房间明显是类似小别墅的多层建筑的一部分。

顾问先是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嗯……看来大约有三四十岁了,还好还好,不用被判刑了。”

身体对这间屋子有着一种熟悉感,仿佛在这住了很久的样子。不过他很清楚这里不是他常住的“家”,顾问能回想起屋子的大致构造,却没法回忆起具体细节。

顾问先去试了下门,是锁着的。虽然老旧的木门看上去像是能够强行破开的样子,但是顾问没敢去试,毕竟万一门外有什么怪物或杀人狂在蹓跶就GG了。

顾问摸索了一下房间的构造,房间中央有一张沙发,沙发两边各有一个柜子。沙发前的茶几上有一副果盘,里面的水果还都新鲜。房间的门和窗户都是紧闭着的,且都没法打开。房间里有一道通往楼下的楼梯,尽头被黑暗笼罩。楼梯旁有一个衣柜。

顾问无意间感到背后发凉,他下意识回过头去,看见了正在微微飘动的窗帘。

顾问在第一时间意识到了不对劲,他将视线往下,看到窗帘下居然有一双脚。

顾问用余光盯着窗帘那边,没有去惊动他/她/它,而是试着用口袋里找到的钥匙去打开衣柜和柜子。

然而钥匙孔全都对不上,而且柜子并没有锁。顾问打开第一个柜子,只在里面找到一把生锈的美工刀。第二个柜子倒是没发现什么东西,在顾问打算去开衣柜的时候,他突然发现窗帘下的脚消失了!

顾问装作漫无目的地走到茶几旁,突然捡起果盘中的一颗苹果扔向了窗帘,同时抓起美工刀直接朝身后捅去。

然后空气中只剩下一片尴尬的寂静。

于是顾问默默地收起刀捡起苹果,轻轻地敲了敲衣柜。

衣柜里传来了不明物体的吼声。

顾问了然,直接上了楼,顺便带上了房间里标着24:05的小闹钟。

“居然有点累了……这个剧本居然有疲劳度这种设定吗?那应该也会有睡觉的设定吧。”顾问试着啃了下苹果,“倒是不会多饿,吃了苹果居然感觉精神了一些。这算什么?注射了咖啡因和肾上腺素的化学苹果吗?”

到了楼梯尽头是一扇虚掩着的门,昏暗的灯光从门缝中探出。顾问小心地进去,发现这是一个大厅。大厅中央放着一个锁着的箱子,箱子对应着的墙上挂着三幅画。一个楼梯可以再通往下层。墙上有两个相邻的柜子,有一扇门在相邻墙壁上的角落位置。值得一提的是两个柜子中的一个柜门下有一行血脚印穿过了整个大厅,径直走进了另一扇门里。

柜子里有暗道。这是顾问身体里的记忆。顾问不去管它,看向了墙上的三幅画,分别画着星空、河流、大树。

星、河、树。顾问下意识地把它们简化成用单个字来代替。顾问打开没有血脚印的那个柜子,在里面找到了一把破旧的砍刀。

找到刀以后顾问试着去摸摸看“树”画的材质,正准备翻起来看看画的背面有没有东西的时候“树”画突然发出了声响。顾问急忙缩回了手,画的中间突然撕开一条裂缝,整幅画大幅度打开,看起来就像是一张巨嘴要将顾问吞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