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末日时在干什么?有空没有空?能来拯救吗?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115字
  • 2020-04-14 14:44:10

顾问捂着脸坐起,睁开了眼睛,被意料之外的黑暗给惊了一下。

“哟,回来啦。”骨先森转头看了他一眼,挪了挪位置:“刚才都是我在挖,现在轮到你了。”

“疫医那栋居民楼塌了?”顾问在眼睛习惯了黑暗后问道。

骨先森叹了口气:“看上去是的,应该说我们的运气确实很好,没有从原高度摔下来,’出生地点’也没有钢筋和水泥块穿进我们的身体……还给我们留了一个足够两人待的空间。”

顾问特意让自己不去想其他待在居民楼里的人的下场,他拿出手机确认这里没有信号,呼了一口气。

“你放心吧,从废墟外透进来的光来看我们被埋的位置很浅,只要注意别吧支撑用的部分给挪了,还是可以出去的。”骨先森一脚踢在他屁股上,“所以你别在那边装出一副忧郁的样子试图让老子继续挖,赶紧过来接手。”

“好好好……”顾问眼见被识破,臭不要脸地爬了过去:“话说从你身上的灰尘来看你也没挖多久啊……”

“当然,我也只是在你五分钟前回来的而已,”骨先森大方地承认了,回道:“有什么不妥吗?”

“没……”顾问看了一眼确认了支撑点所在的位置,然后避开支撑点小心地开始挖。

顾问在那边挖着,忽然骨先森用讶异的语气说了一声:“诶?”

“咋了?”顾问以为发生了什么变故,转头看向骨先森。

骨先森看着顾问:“我才发现,你一个男人屁股居然比我还翘诶。”

顾问淡定地回身继续挖,一边调侃道:“你咋不说我一个男人胸比你大呢。”

然后他就被骨先森扔了块石子。

“话说这应该不止我们这栋楼塌了吧,造成这一切的应该已经波及整座城市了。”顾问说道。

骨先森说道:“对啊,我们去其他世界的时间换算过来应该有半小时左右,现在外面没有警笛和救援工作的声音,明显是无暇顾及我们这边。所以灾害绝不止我们这栋楼。”她笑道:“这种时候红十字基金会绝对是最安全的,毕竟被埋在总部的人说不定可以翻出这几年扣下的救灾物资,就算发霉了也还能用。”

顾问笑了一声:“这笑话,如果不是知道你在说什么的可能笑不出来。”

骨先森继续说道:“不过这样也好,这种情况下手机电脑坏了不用删除浏览记录,也能避免很多人死后再次社会性死亡。”

然而顾问这次没有笑。“你为什么要故意逗我笑?”他问道。

“……”骨先森抱膝坐在一旁说道:“因为我看你一副快要崩溃的样子。”

顾问沉默了一秒,别过头继续挖掘:“没什么,在另一个世界熬了几天夜,有点困而已。”

顾问很快挖开了一块口子,爬了出去。骨先森紧随其后,在顾问的帮助下爬出了废墟。

“哇哦。”骨先森用棒读的语气惊叹了一声。

坍塌的果然不止他们所在的这一栋楼,放眼望去仿佛这座城市遭遇了极大的地震,但仔细一看,损伤都在地表的建筑,地面倒没有什么破坏,就仿佛某种力量贴着地表释放了一阵威力极强的冲击。而天空也是不正常的金色,给人一种与末世相反的神圣感。

顾问伸出手遮住眼睛:“这光照着还有点难受,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骨先森说道:“这种时候那些宗教就要跑出来跪拜将其奉为神迹了吧。”

顾问说道:“不,教皇的话应该正忙着把小男孩踢开以保证自己可以上天堂。”

“你这笑话有点隐晦啊。”骨先森笑道。

顾问拿出手机给使徒拨打了电话,但电话那头显示已关机。顾问皱了皱眉头,打给了库铂。库铂那头很快接通,传来了库铂的声音:“是顾问吗?很好,你们果然只是被传送了。骨先森应该也在吧?那就好。”旁边传来了疫医的欢呼。

库铂继续说道:“使徒受了点伤,你说一下你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我们过去找你们。”

过了一段时间,库铂和疫医才扶着使徒走了过来。顾问和骨先森清楚地看到使徒的半只左臂已经被扭断,粗糙的断口已经做过简单的包扎,想必出自库铂之手。

顾问的语气很平静:“说一下事情的经过吧。”

“你看上去……心情不太好。”使徒斟酌了一下用词,强笑着说道。

“经历了一些事情……不用担心。”顾问轻描淡写地说道。

库铂说道:“那个口癖是自称’我们’的那个使徒来自一个和《血源诅咒》十分相像的世界,他在把你们两个传送走后就试图和游戏使徒一起杀死使徒,使徒和我用了一些技俩让使徒牺牲了半只手臂才逃离他们的追杀。等到十分钟后我们才发现,那个猎人使徒在这个世界召唤了他们那个世界的神,那个神一降临就把地面上的大部分东西都摧毁了。你往那边看能隐约看到一个巨大的影子。不过我发现有些人是无法看见的,比如疫医。”

顾问顺着库铂的视线看去,在远处金色的天空中有一个巨大的阴影若隐若现。骨先森问道:“使徒,你如果用【无名之兽】的话应该是可以把你的手臂治好的吧?”

使徒微笑着说道:“不了,【无名之兽】的发动条件是陷入绝望。我已经不会再陷入绝望了。”

顾问没有说话。

库铂问道:“你没事吧,感觉你有些恍惚,希望不是我的错觉,你一副似乎很绝望但又像没事人的样子。”

“哈。”顾问捂着脸干笑一声,“没事,突然发现好像跟你们这些人在一块时比较笑得出来。”

疫医说道:“这应该就是’装累了’吧。坦率一点会比较好。”

“没有什么装不装的,礼仪和教养可算不上装。只有善良的人’不装’才能称之为坦率,但事实上更多自称’不装’的人其实都是祖安人。”顾问这里其实有点杠了,不过这主要是他心情问题,也是为了让之后疫医退出这最后的战斗做的铺垫。

他休息了一会站起身说道:“好了,我之前精神力消耗太多了头有些疼,我们找个安全点的地方休息一下,我跟你们商量一下最后布局的分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