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妄想修正少女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337字
  • 2020-04-07 14:37:18

骨先森没去看女人的复仇,把墙上被拷住的孩子们救了下来。她忽然抬头看了看窗外,看到一个穿着华丽洋裙的少女站在对面屋子的房顶上冷漠地望着她。两个女孩隔着窗户对视着,骨先森狡黠地朝她笑了一下。穿洋裙的女孩愣了一下,然后转身离开。

骨先森到达医疗舱楼下时,看见了正在等自己的恩雅。“你的表情看上去很复杂。”骨先森说道。

“嗯……我也没想到那个男孩会是……那种情况。”恩雅犹豫着说道,“而且,他的英灵居然会是’ruler’职介。”

“是啊,这场圣杯战争没有rider职介的从者。”骨先森随意地说道,“而那位’裁定者’也不愿主动插手这场圣杯战争。”

“看到那位男孩的情况……我也可以理解。”恩雅咬着嘴唇说道,“但是,你确定今晚城墙真的会被攻破?”

骨先森肯定道:“嗯,我有特殊的消息渠道。”

恩雅问道:“那我们为啥不去阻止?你告诉了那个叫富久田的魔术师这件事对吧?难道我们凭借英灵的力量也阻止不了吗?”

“我跟富久田说的并不是这件事,事实上,我刚刚阻止了富久田本该发生的一场悲剧。”骨先森看着地面,“你要知道,我想赢下这场圣杯战争,所以一切的手段只是为了让我在这场圣杯战争中赢得更加胜利。城墙被攻破对我而言可以更大胆地使用英灵,我会把这一点告诉ruler也是为了卖他个人情,让他到时候可以成为我的助力,告诉富久田那件事也是为了能得到archer。这一切并不冲突。”

恩雅突然问道:“那你跟我交好,也只是为了赢下圣杯战争而已吗?”

“……”骨先森顿了一秒,抬起头很认真地说道:“不是。”

“那就好!接下来打算干什么?”恩雅笑着说道,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下去。

“等着城墙被攻破就好了。”骨先森又消耗了一枚令咒补充了从者的魔力。

末世的天空永远是暗红色,人们区分白天黑夜的概念只有街坊广播传来的夜钟和晨钟。在夜钟敲响后,城墙内也逐渐陷入了沉寂。

穿着华丽洋服的少女站在城墙内最高建筑的顶端,眺望着城墙外的景色。她面无表情地长吸了一口气,然后举起了手中的长剑。

斑驳的光点汇聚在她身边,然后形成了一道冲天而起的光柱。

“Ex——calibur(誓约胜利之剑)!!”少女发出一声娇喝,劈下了剑锋。

声势浩大的光炮在顷刻间将城墙破开了一个大口。巨大的动静把城里所有人都吵醒了,但他们还没来得及有所反应,城墙外的大批变异兽就从城墙外冲了进来。

本来短时间内不应该有这么多的变异兽冲进城墙的,但虎村前不久为了抢劫钱行而引开军队时在城墙边造成的骚乱吸引了大批变异兽,短时间内变异兽群并没有离去,现在被如此巨大的动静吸引,就造成了万兽入城的壮观景象。

凶猛的变异兽直接撞破了别人家的大门,屋子里传来了惨叫,其他变异兽扒在墙上兴奋地吼叫着。穿着厚重防化服一样的军队马上做出了反应,但火枪对变异兽的伤害有限,反而激发了它们的兽性,几个人马上被几只变异兽同时攻击,特质的防护服很快被撕开,就像一个罐头被打开一样。

骨先森抬起火枪打在一头变异兽的脸上,一脚将它的头踢偏开来,这时一支长枪从天而降直接扎穿了变异兽的脑壳。lancer、archer、assassin、berserker在这时候都解除了灵体化,在潮水般的变异兽群面前,人们没精力去在意这些看上去还是人形的英灵。骨先森他们的目标,自然就是光柱出现的地方。

医疗舱512室,一个穿着中世纪礼服的男人默默地守在病床前看着书,他忽然抬起了头。

“看来他们果然没说错。”男人合上书本,叹了口气。

“道尔……”病床上的男孩艰难地张开嘴呼唤道。

“我的御主,请您吩咐。”ruler站起了身。

“说了多少次了,道尔……我没资格当你的御主。”男孩艰难地笑着。

“好的,冈本,我的朋友。”ruler笑着说道,“放心,我会保护你的。”

“道尔……我听到你和那个女孩在外面说的话了……听这动静,变异兽已经攻击到这里了对吧。”男孩光是说话就仿佛用尽了全力,但他的神色却十分平静。

“没错,我的朋友。”ruler说道,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御主接下来要说什么。

“去保护其他人吧……拜托了,我的朋友,柯南•道尔。”男孩手上的令咒消失了一枚,这不是命令,只是单纯为ruler补充了魔力。

ruler看着男孩手背上的令咒,闭上眼俯身道:“我会的,我的友人。”

“嘿!”楼顶的洋服女孩听到喊声,冰冷的眼神往下移动,看到了楼底穿着德式军装的女孩。

骨先森把手握成喇叭状朝上面喊道:“穿这么少站上面很冷吧!站那么高说话不累吗?绀夜大小姐,下来说话呗。”

“……”绀夜思考了一会儿,只往下跳了一层,到了一个不用自己喊的高度,说道:“你是从哪知道我名字的。”

“上层人家的大小姐,知道你的名字很奇怪吗?”骨先森反问道。

绀夜冷冷地说道:“我父亲为了把我培养成魔术师,一直在暗地里训练我,从来没有对外公布过我的外貌,外人也只知道绀夜家有一个女儿而已。你是怎么知道我的?”

骨先森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我知道的东西可不止这些呢,就比如你今天穿的内裤是蓝色的,对吧?”

绀夜愣了一下,随即脸一红,有点恼羞成怒的样子。

“啧啧,所以说穿裙子就不要站在高处啊。”骨先森继续说道,“当然,我除了知道你的名字,也知道你干这些事的动机。”她忽然朗诵道:“’只知道贪图享乐的上层就是一群蛆虫,而下层的贱民也只会像奴隶一样任由上层剥削’。”

绀夜的脸色猛然变了,变得红一阵白一阵。

骨先森继续朗诵道:“’既然上层的人变成了猪,下层的人变成了奴隶,整天被关在牢笼一样的城墙里,那么他们又有什么活着的必要呢?不如就由我来解脱一切,将一切变革’。”

“别说了!”绀夜突然喊道,她的表情充满了羞愧和愤怒。

“哈哈……被他人当众朗读自己的中二想法时效果拔群啊。你绝对想不到我第一次听到这些时笑得有多快乐。”骨先森开心地笑了,“你的本意也许是好的,所以你才会打算去杀死caster和孙一郎,不过被我抢了先。但你终究只是一朵被上层温室培养出的花朵,父亲对你的封闭和逼迫最后还是让你用上层人的思维去看待这一切。所以说到底,你就是一个嚷嚷着要毁灭世界的中二少女罢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