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所以,不要停下来啊!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125字
  • 2021-07-19 18:02:55

berserker抱着恩雅跳到骨先森和富久田面前,恩雅喊道:“喂,刚才打到一半archer忽然就消失了,你们有什么头绪吗……哦,在这啊。”

骨先森和archer刚结缔契约完成,她神色一紧,面带汗水地跪倒在地。

富久田秋山冷静地说道:“本来同时给两个英灵提供魔力就已经很困难了……你这样会被三个英灵榨干的。”

“……不要,开黄腔。”骨先森吃力地说了几个字,抬起手消耗了一枚令咒补充了archer的魔力,使得自己的压力减少了一点。

富久田愣了一下:“我不是那个意思……喂,明明是你自己思想有问题吧。”

骨先森擦了擦额头的汗,站起身向富久田伸手:“喂,把手给我。”

富久田虚起眼:“看你这蹬鼻子上脸的样子……现在的小鬼都没点教养的吗。”

骨先森说道:“废话,你英灵都给我了,留着令咒养老啊?还不如当附赠品送我好了。”

富久田叹了口气:“也行,正好我也很好奇令咒转移魔术的原理……”他看着骨先森抓过自己的手将自己手上的两枚令咒转移到她的腕部,“你真打算用他人的令咒来解决魔力问题吗,你应该知道这风险大到和自杀没有区别,能否及时补充新的令咒是件未知的事。你契约三个从者就已经是极限了,最好就此停止。”

“放心,我是不会停下来的。”骨先森抬起头,“记住我说的话,今晚就带上你的女儿离开这座城市。顺便代我和你女儿问声好,是个可爱的女孩呢。”

富久田复杂地看了骨先森一眼:“有缘再见。”他脱下帽子行了个礼,然后转身离去。

“我以为你同时契约两位从者已经够疯狂了,现在看来……你是真打算把所有从者都契约了啊。”恩雅张大了嘴巴。

“这只是个挑战而已。”骨先森很轻松地说道,“更何况至少有两个英灵我是绝对没法契约的。”

恩雅问道:“喂,你不会最后也要我的berserker吧?”

骨先森转身打算离开:“没必要,反正恩雅姐你是站在我这边的。”

“哎呀反正小骨要的话我也是无所谓的,反正我的愿望在某种意义上已经达成了。”恩雅从后面扑上来把骨先森抱在怀里,“小骨甚至要我的话都可以哦~”

“额额额恩雅姐……这这这这话不太好吧……”骨先森感受着身后的脑垫波浑身都颤抖起来。

恩雅揉着骨先森的脑袋笑道:“想不到你嘴上啥都敢说,倒是这么害羞啊。不过我还挺喜欢你的,我并不是在意性别的人。”

骨先森推开恩雅,低着头说道:“嗯,啊,那个,额,恩雅姐,对不起,那个……其实我也挺喜欢你的……但是我因为某些原因没法长久地待在这里……对不起,我不能辜负你。”

恩雅愣了一下,大气地笑了:“没关系的,拒绝不是一件难堪的事,我倒是没想到你会这么认真。”

“咳咳,那我们走吧。”骨先森压下帽子盖住自己通红的脸,小声嘟囔道:“没想到每次到这里都这么难堪……不过触感是真的好,都不想离开了……”她意犹未尽地摸了摸后脑勺。

“接下来去哪?”恩雅没听见骨先森的自言自语,她大方地问道。

“恩雅姐,接下来我希望你我能分头行动。我希望你去医疗舱512室找一个叫山田冈本的男孩,把我接下来的话告诉他……的英灵。”骨先森说道,“而我接下来要去的地方,是一个’上层人’的豪邸。等你把话传完以后我会去找你。”

“好的,那么回见!”恩雅坐上berserker的肩膀,跳跃着离开了。

在未来的末世里,虽然资源并不是特别充足,但是在分级明显的“上下层”阶级里,上级的人们还是热衷于消耗物资建造华而不实的巨大宅邸。用于加固城墙和制造医疗物资的材料被他们克扣下来用来加固自己的宅邸和装饰。

你可能会觉得这很不可思议,为什么他们连加固城墙和医疗材料都敢拿来变成无用的装饰,只是为了自己的脸面甚至纯粹觉得“好看”。事实上,因为他们没有像防卫队一样亲身经历过变异兽群攻破城墙的恐怖,他们的权力使得他们连一点擦伤都可以使用纳米机器人进行医疗。对他们而言变异兽一辈子都不可能攻入城墙内,医疗物资和生存物资也多到了随手可以浪费的程度。他们不知道有多少军队的人为了击退如潮水般攻击城墙的变异兽群被变异兽撕扯成碎片,只为了给那些修补城墙的机器争取时间;他们不在乎“下层”的平民还在使用最原始的手术设备,还得承担这个时代本该无需承担的手术风险,甚至还得去找黑医使用那些淘来的被上层人“使用”过的纳米机器人重复利用。

他们过得非常安逸,对他们而言这和盛世没有多少区别,好像加固了自己的宅邸墙壁,城墙破碎了自己也能在变异兽潮水般的攻击中免于幸难。但事实上,他们甚至连生存物资都没有囤积,甚至还在浪费着自己都吃不完的大鱼大肉。

而就在这种情况下,会有一些上层人闲得无聊心理变态起来,也是一件见怪不怪的事情。

在召唤出caster后,弓弦孙一郎才更能理解残忍的艺术。生前就是著名杀人狂,死后甚至成为恐怖传说存在的caster,血腥玛丽在最开始看见孙一郎的“作品”时,表达出了强烈的厌恶和不屑。但她并不是反对孙一郎的杀戮,只是训斥他“过于浪费且毫无意义”。她把孙一郎买来的女孩剥下了皮,将她们赤裸的肉体用钩子垂钓在黄金镶嵌的浴缸上方,划开她们的动脉。玛丽聆听着耳边动人的哀嚎,在孙一郎惊艳的赞叹声中,踏入白瓷浴缸中淋浴了年轻女孩的血液。

骨先森眺望着远处已经被布下重重结界的宅邸,消耗了一枚令咒补充了三位从者的魔力。她双手插袋,望向了灰红的天空。

“今天也是糟糕的一天。”

“天空中看不见歌唱的小鸟,干枯的地面也找不到盛放的花朵。”

“在这样一个美好的日子里,像你们这样的一对狗男女……”

“……最好由我送你们下地狱焚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