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保护团员是团长的使命!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196字
  • 2020-03-28 13:32:27

“好臭啊,居然在这种地方吗……呕!”爱德华本来已经对下水道的臭味感到不适,在看到死相极惨且开始腐烂的尸体后终于忍不住干呕起来。archer站在爱德华旁边:“这是没被警察发现的尸体,但从上面的魔力残留来看应该和之前两起被警方发现的凶杀是同一个人所为。”

顾问蹲在尸体旁边,用木棍翻动尸体查看了一下:“看这样子……是冰恋啊。”

爱德华问道:“冰恋是啥?”

“说白了就是恋尸癖。”顾问淡定地说道,“从没有挣扎的痕迹可以看得出来是先杀死后才进行侵犯的。”

“额……听起来真恶心。”爱德华皱起眉头。

“……是因为腐烂才抛尸的吗。”顾问站起身思考道,“导致死者丧失行动能力的伤口上有魔力残留,但致命伤是人为的,应该是通过英灵使其丧失行动能力后自己给予致命伤享受杀人的快感……那就说明这人本身力量就很弱,如果不是先天的话,他就很可能有前科。”

archer眉头紧锁:“为什么这么想?”

“长期对尸体发生性行为本身就会对身体造成不可逆的伤害,比如感染什么的。”顾问解释道,“不过那种人一般从外表就能看得出不对劲,所以我更倾向于他是先天体弱。对了,被警察发现的尸体也是在下水道吗?”

archer回道:“不是,是在小巷里。而且这具尸体是在前不久消停了一阵后才出现的,所以没被警方发现。”

“哦,有了英灵后开始嚣张起来是吗……前一阵子消停要么是差点被警方发现……不对,应该是被别的御主发现后被教做人了,然后才开始重新隐匿起来,所以这次的尸体放在了下水道。”顾问摇摇头,“我们走吧,没有调查的必要了。”

“为什么?我们不管了吗?”爱德华有点愤怒地说道。

“如果他真是恋尸癖没错的话,不久后应该就会自己死掉。后面有关他本人的推测只是我思考时的习惯而已。”顾问垂下眼帘,“而且,我也不比他好到哪里去。我不是那种正义感爆棚的家伙,只要他不自己找上来就由着他自生自灭,反正他也活不了多久了——哈欠——”

“杰克你困了?”archer问道。

顾问伸了个懒腰:“对啊,像我这种不习惯熬夜的人肯定撑不住的。”

“奇怪,我也一直很早睡啊,但这两天通宵没睡第二天都感觉很有精神。”爱德华摸了摸后脑勺,“可能是我太兴奋了吧。”

顾问打着哈欠,从下水道的梯子爬了出去,爱德华打着冷颤跟在后面翻了出去。archer忽然转起头看了一下下水道深处,看了一会儿后微微皱眉:“是我感觉错了吗……算了。”

等到archer爬上去把井盖合上后,一个戴着兜帽的人影才缓缓从黑暗中走出,他看着地上被顾问翻动过的尸体,咬着牙捏紧了拳头。

“berserker,跟上去。你给我小心一点,我可不想再失去一个帮手了。”

半夜,是爱德华把顾问叫醒的。

在黑影撞碎卧室的窗户前,守夜的archer叫醒了完全没睡着的爱德华,爱德华马上喊醒了顾问,顾问当即一个鲤鱼打挺滚到了床下,这使得黑影撞碎窗户时的冲击完全没有波及到两人。

“抱歉,她攻势太猛了,我没拦住。”archer跳到爱德华身前拿出手枪,另一只手摁住爱德华的肩膀把他拉到身后,“master,请躲到我身后。”

月光从破碎的窗外笼罩进来,在地板上留下一个修长的女人剪影。

“喂,你不是说caster有下警戒用的法阵吗!而且caster她人呢?”爱德华朝顾问喊道。

“那个法阵也就真的只是警戒用而已,我刚感受到法阵被激活就被你叫醒了。不过隔音法阵还是有效的,你父母应该还没被吵醒。”顾问看着女人手中巨大的长枪,拿出一张卡片放入腰带中:“啧,看对方的气势caster在这也没用,哈欠……我们先把她引到外面去打好了。”

顾问说着从手臂上的盾里拿出一把冲锋枪对准了拿着长枪的女性英灵,朝她扣下了扳机。子弹肯定是没法对英灵造成伤害的,女性英灵甚至旋转起长枪就能够将子弹纷纷弹开。

普通的子弹无法对英灵造成伤害,但是如果是同为英灵制造的子弹,那就已经是可以被视为宝具的存在。archer的子弹混杂在顾问的弹雨中,打在了berserker的肩上。

berserker的长枪沉重起来,朝archer和爱德华的方向砸下。

archer揽住爱德华滚开,他们刚才所在的地方被钢筋般的长枪砸出一个巨大的坑,枪风划破了archer的后背。

爱德华喊道:“archer!你受伤了!”

archer放下爱德华转身站起,强笑道:“不用担心我,保护团员是团长的使命!”

顾问靠在另一边的墙上喊道:“如果不行的话就只能用宝具了!”

“该死,那看来只能……”爱德华抬起手臂,就在他准备勒令archer解放真名的时候,房门突然被踢开,一个戴着兜帽的瘦弱男人拿着刀挟持着一对夫妇走了进来。

“爸,妈!”爱德华转头不可置信地喊道。

“没想到吧?这两个家伙居然还没睡觉,我差点没控制住他们……本来想说如果berserker没你们的英灵强再用你们的父母威胁你们的,不过现在看来这已经可以纯粹当一个余兴节目了。”男人笑着露出了黄色的牙齿。

“杰克!你不是说要保护好我的父母吗!”爱德华红着眼用颤抖的声音向顾问喊道。

“不要急,我当然是想过会有人拿你父母当人质的。”顾问朝男人说道,“喂,你好好看看那两人的耳后,是不是有两个闪烁的红点?”

“你想说什么?”男人神色有些不对。

“我好心提醒一下,那两个红点是我让caster往他们身体里埋的爆炸魔术,如果我引发的话他们应该可以连着你一块炸死。哦对了,如果他们的生命体征在短时间内下降到一定程度以下的话也会自动爆炸的,你可以试试要不要信我说的话。”顾问很轻松地说道。

爱德华喊道:“你那是什么解决办法啊!不要把往我爸妈身体里塞炸弹当做是保护啊!”

“嘁……”男人想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冒这个险。然而他也没有走掉的意思,反而在等着什么。

顾问还以为他打算操控berserker反抗,忽然一阵强烈的困意袭来,他支撑着墙旁边的冰箱,最终困意淹没了意识,他靠在冰箱上滑了下去,倒在地上闭上了眼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