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什么嘛,我射的还挺准的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158字
  • 2020-03-25 21:30:32

常陆坊海尊在历史中是否实际存在是一个无法被确定的问题,虽然在《义经记》里他从早期起就与苦乐同为家臣,但他的任务,就是遇到任何事情都最先逃跑。

他是源义经的家臣,却在义经最后的一战中弃他而逃。为此深感羞愧的常陆坊海尊,一边向世人诉说着义经的故事,一边将自己称作了那位日本史上最著名的僧兵,武藏坊弁庆。既然将自己称为弁庆,就决不能再示弱于任何人。这也是对当时害怕了的自己,最低限度的赎罪。

骨先森站在楼顶,看着不远处枪声四起的矮楼。

“你还真的按照约定去袭击大佐帮了啊。”恩雅站在她旁边,“这下事情就闹得有点大了。”

骨先森说道:“其实在我破坏他们抢劫钱行的时候事情就已经闹大了。等那些管理者解决完城墙那边的事情,回来后就会发现一地的尸体。”

恩雅偏过头:“圣杯战争好像不能波及到普通人吧。现在也不是以前那种魔术大于一切的时代了,哪怕是在末世,现在的科技实力也绝不逊于巅峰时期的魔术,更别说现在魔术也已经没落了,我们已经没有嚣张的资本了。”

“呵,其实在虎村用lancer去破坏城墙引起骚乱的时候,这就已经是必然了。圣杯战争中总有那么一些不了解规则的人存在,而那些人得到英灵这种强大的力量后都会产生自己是天命之子的错觉,然后就开始为非作歹。”骨先森看着不远处的矮楼,“如果他不选择放弃lancer,那么之后的管理者在调查城墙破坏原因的时候就会找到虎村头上,以他的性格英灵的存在是必然会暴露的。现在我这么一干的话管理者只会以为这是黑帮间的火并,黑帮两败俱伤对他们而言也不是不能接受的。”她又笑了一声:“其实这只是我刚才随便想出的说辞罢了,英灵的存在在不久后就会暴露,我现在做的事情其实对局面不会有太大的干扰。”

“master,已经按照您说的办好了。”lancer跳上楼顶,站到骨先森身后。

恩雅看着被乌云遮蔽的天空说道:“真开心啊,站在天台的边缘看着这座城市。参加圣杯战争后我的心态也好了很多,以前都没有这种感觉,可能这就是有了力量后的感觉吧。”

“你那只是参加圣杯战争的新鲜感吧。”骨先森笑道,“常年担心变异兽的入侵以及街上随处可见的犯罪,圣杯战争反而让这一切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恩雅随口问道:“你说,圣杯真的是能让一切愿望成真的许愿机吗?”

“根据我常年看魔法少女小圆和观察传销的套路来看,这东西也许是真的,但多半会让人后悔。”骨先森隐晦地说道,“我的习惯是一般看到这种看上去很美好的东西,都会先问一句’那么,代价是什么呢?’”

“你真让人扫兴,不过也许你是对的。”恩雅说道,“不过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你也选择参加了圣杯战争,看来你的愿望已经大到不得不相信虚幻的东西。”

骨先森想了一下:“嘶……你这么说倒也没错。”

“那你介意我问一下你的愿望是什么吗?”恩雅露出了八卦的表情。

骨先森:“简单来说——回家。”

恩雅:“……你这么说谁听得懂啊。”

骨先森叹了口气:“某种意义上来说我还真没骗人……”

恩雅很兴奋地说道:“诶小骨,你想不想知道我的愿望是什么?”

骨先森转过头去:“不想。”

“切!你那表情好像你已经知道了一样。”恩雅看着骨先森憋笑的表情鼓起了嘴。

骨先森打了个哈哈,恩雅探过头问道:“我看你一直在看表,等什么呢?”

“哈,在等一个人。”骨先森微笑了一下,“恩雅姐你知道吗,人的行动其实是可以在知晓他的性格后通过制造一些信息从而进行引导的。”

一道金光划破夜空,直冲着天台上的骨先森和恩雅袭去。两道残影出现在她们身后,lancer甩起枪花,berserker则是用自己身体挡下了这一击。

“你可没告诉过我你的计划!这一箭射得可真准,如果没有berserker挡住的话我应该已经没命了吧!”恩雅爽朗地笑着坐上了berserker的肩膀,“berserker,我们去会会他!”

“让他感受我们的爱吧!!!”berserker大笑这吼着往攻击来临的方向跃了过去。

“很好,如果攻击是那个方向,那么他就在……那儿。”骨先森压了压帽檐,往恩雅相反的方向走去。

“你好。”穿着类似德式军装的男人被这一声招呼吓了一跳,他回头,看见了穿着相同服装的女孩站在他的身后。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男人眉头微皱,“另外……虽然这种款式的衣服很常见,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女性愿意穿这种衣服。”

“通过你保守的思想很好推理出来,反正archer可以离御主很远,所以以你的思维理所当然地会利用这一点让其他御主找不到你。”骨先森微笑着张开双臂,“还有,在知道你这个时间点会出现的大致位置的情况下制造一些异样的响动,然后高调地站在天台上,想要引你出手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

“但你应该都不知道我的存在……难道你具有预言性质的魔术?”男人正了正帽檐,举起手上的手杖,水属性的魔术在手帐顶端的宝石上凝聚:“既然你找到了这里,那么我们御主间的战斗就无法避免。”

“啧啧啧,你想太多了。”骨先森抬抬手,lancer出现在她的身旁,而assassin则出现在男人身后。

“我想和你谈一笔交易,富久田秋山。”骨先森向男人走近,“我知道你的愿望,知道你想要什么,不,是你想见证什么。和我做一笔交易,我可以让你看到你想看到的一切。”

“你什么意思?我记得我没跟你说过我的名字吧。”富久田秋山皱起眉头,他警惕地看着骨先森一步步地靠近他,思考着要不要用令咒把archer传送过来。

“那不重要,我的朋友。”骨先森微笑道,“重要的是,我知道你的追求是什么。这是一笔双赢的买卖,我知道你会在听完我的话后选择退出圣杯战争,并把你的英灵转让给我。因为……你就是这么一个疯狂地追求’根源’的魔术师啊,富久田秋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