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惊变 3000字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3060字
  • 2022-04-03 14:34:13

“你们刚才聊啥了?”骨先森从沙发后抬起头。

顾问露出猥琐的笑容:“当然是一些男人间才会聊的话题。”

骨先森心神领会地挑了挑眉:“我觉得我也可以加入话题,毕竟君子有所同好。”

“那下次再说。”顾问走进卧室看电脑去了,骨先森看着库铂说道:“诶班长,你那万代正版新腰带借我玩玩呗?”

“为什么你也开始叫我班长了……还是别这么叫了,听着蛮怪的。”库铂抽动着嘴角,“另外这也不是万代正版,是顾问造出来的。”

骨先森马上跳起来跑去找顾问:“喂顾问!老子也要新玩具!你给我整条出来耍耍呗!”

“感觉给顾问添麻烦了呢……真抱歉。”库铂把挤压驱动器收了起来。

“诶班长那是啥?”使徒刚从厨房走出来。

库铂说道:“顾问给我的强化道具而已。”

“哦。”使徒没有往深处想,看向房间里纠缠着顾问的疫医说道:“那两位倒相处得挺和谐的啊。”

库铂吐槽道:“凭阴险和吐槽来说……那两位确实挺般配的,毕竟是不同时空的同一个人。”

使徒笑道:“哈,疫医也想过要撮合他俩呢。”

库铂虚起眼:“看你这庆幸的语气……你还真怕骨先森把疫医抢走了?而且顾问和骨先森可是同一个人那。”

“开,开什么玩笑,我和疫医又不是什么关系。”使徒心虚地开始自欺欺人,他转移话题道:“另外如果他们真的成了的话,从生物学上来说这叫……自交?”

库铂:“……你变了,你什么时候跟顾问一样学会吐这么犀利的槽了?”

“看来他们还没意识到。”房间内,骨先森一边抢着顾问的鼠标一边说着。

顾问一边拿开鼠标一边说道:“今天是8月13号对吧?”

“是啊,在你有意识地调节气氛的情况下,他们没人意识到,最初的五十天只剩下最后三天了。”两人的声音传不到房间外,在房间外的人看来他们只是在普通的打闹而已。

“娱乐至死啊。”骨先森嘲讽地笑道。

顾问说道:“我已经做过计算了,加上这段时间内刚被拉到这个世界的那些顾问使徒,在最近的狩猎下【顾问】那边还有18人,而没加入他们的应该只剩下四五个了。对了,你刚才进来应该关上门的,一直演戏太累了。”

骨先森笑道:“如果我关门的话他们就会带有青春期男生特有的发情脑袋一脸淫笑地在外面偷听,虽然我并不介意他们产生这种误会,不过一旦他们偷听的话我们就变成要用纸笔交流了。这十几天里他们也已经慢慢习惯了充斥生死的生活,对杀人的排斥也慢慢减弱了,我觉得你也该让他们恢复正经了,而不是让他们继续醉生梦死下去。”

“他们终究只是普通人,在面对死线逼近的时候很容易崩溃的。”顾问说着,“最后的棋局其实都已经布置好了,就差一点导火索而已。与其让他们像受刑一样看着死线日渐逼近,不如等棋局开始的那一刻再让他们带着任务感以最好的状态去执行。”

骨先森微笑道:“那么,到了最后,如果棋局确实如你希望的那样进行,你会连同我一起杀死吗?”

“……当然。”顾问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说道。

“那我就期望你能履行你自己的诺言了。”骨先森微笑着拿下自己头上的帽子盖在顾问头上,走出了房间。

“……你好像挺长一段时间都没穿自己世界的那套衣服了。”顾问把那顶德式大盖帽放在桌子上,继续看着电脑。

就在这时,他听见了一声爆炸声在城市的上空响起。

顾问有一瞬间以为是自己的错觉,或者只是有一架飞机从城市上空飞过。

使徒跑进房间:“顾问,你听到那声巨响了吗?”

“怎么了?”顾问转过身。

“额,感觉声音离我们挺近的,也许是我们多虑……”使徒的“了”字还没说出口,又一声巨响震动了他们的耳膜。巨响的声源不仅离他们很近,随之而来的还有强烈的震动。

“不可能。”顾问先下意识地否定了,然后他想到一个可能。

“不对,如果楼塌后我们只是被埋在废墟下没死呢……世界还是会毁灭。”顾问马上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你在说什么啊顾问?赶紧找地方躲起来啊!”疫医在客厅里喊道。

“动机……动机……【顾问】会不惜惊动全城也要这么做的动机是什么?他不可能把概念修改用这么多次,如果还要杀死其他顾问使徒的话更不可能……”顾问快速地自言自语着,随即他跑出客厅喝道:“快逃出去!”

疫医喊道:“你在说什么傻话!地震的时候逃出去……”

“这不是地震,是【顾问】的袭击!”库铂从顾问的反应推理出巨响和震动的真相。

疫医还在争辩:“不论是不是【顾问】的袭击,在大楼快塌的时候都应该找地方躲起来啊!”

“这就是【他】的目的。”顾问用平静的语气说出这句话,然后带头跑了出去。

骨先森说道:“跟着顾问吧,既然是【顾问】计划的袭击,【他】不可能考虑不到我们在坍塌中存活的可能性,所以震动只是确保让我们都躲在房间里罢了,他们不会让大楼坍塌的。”

五人跑到楼梯间,看到一丝血雾从楼梯底部往上蔓延。

“使徒,你的瞬步剑仙能带人吧?”顾问看着往上蔓延的血雾说道。

使徒说道:“没试过,但带一两个人往前突进十米应该还是没问题的,不过如果是拉手的话三个人的手臂可能都会脱臼。”

顾问听完马上往楼上走去:“那你带疫医和骨先森到隔壁楼顶,我用魔法少女系统把库铂带过去。”

顾问话音未落,一道寒光一闪,杀意从天而降袭向毫无防备的顾问。

关键时刻使徒下意识用智印拳打向来袭者,一道人影一分为二穿过金色光拳,但这个间隙已经足够顾问往后一坐躲开来者的偷袭了。

“我还以为你已经跟【顾问】决裂了呢,难道你觉得【顾问】说的才是真话?”顾问仰头看着游戏使徒的身影笑道。

游戏使徒直起身:“不,我相信你们说的话。不过我本来就是一个在万界穿行的游戏者,【顾问】帮我把系统任务更改为杀死你们,等任务完成我自然能够再到下一个世界去旅行。不得不说,你的算计如果换成另一个人说不定就有用了呢。”

“哈……看来这确实是我的失算,当初写的时候我图省事,也没想过浣熊市生死战和猛鬼街都市里的居然真的是同一个使徒。我也确实没算到【顾问】居然敢派多个人过来,【他】不怕太引人注目吗?”

“【他】再也不怕引人注目了。另外……你也不用怕了。”沙哑的声音从顾问背后响起,刀锋划破空气的嗡鸣声响起,一道血雾侵蚀了空气弥漫到顾问身边。

“叮!”兵器相交的火花在血舞中一闪而没,古老的风衣掀起气浪,单薄却不失力量感的人影一抖手中扭曲的剑刃,看了被震飞的使徒一眼,然后重新锁定了顾问。

“这位朋友我可没见过啊。”顾问这种时候还能笑得出来。

“杀不掉。”裹得严严实实的人影答非所问,然后将手伸向顾问。

顾问早就暗中插好了卡,就地一滚的同时合上了腰带,在“Girls’ Ride”的系统音中横起剑锋砍向穿着破旧风衣的人影。

人影硬生生接下了这一剑,但是却没有血液爆出来,剑锋已经砍入肉体,却只有一点接近干涸的黑血缓缓地滴出来。

“血液是稀缺的东西,我们只有在战斗的时候才需要血液。”人影说完这句话后就抓住了愣住的顾问,一阵白光闪过,顾问消失不见。

“你……你是什么怪物!”疫医颤抖地喊道。对手是人的话她还有信心用跆拳道周旋几下,面对这种怪物她只感受到了恐惧。

“我们是猎人,也是一个怪物。毕竟在我们的世界,只有怪物才能够猎杀怪物。”人影抬起眼,依稀能看出他有着使徒的相貌。单薄的身影鬼魅地出现在使徒面前,但使徒勉强挡下了他沉重的剑锋。

“这个也杀不掉。算了。”穿着破旧风衣的使徒突然一个翻滚离开了使徒,猛地抓住了骨先森的肩膀,在一阵白光中,骨先森也消失不见。

“不要——!!”接连两个人都消失不见,沉重的绝望感袭向了使徒。

“任务的最低限度已经完成了,最大的变数已经消失。”穿着猎人装的使徒弓起身子做出防御的姿态,“那边的家伙,接下来的安排就交给你了,我们不喜欢思考,思考会使我们痛苦。”

“我们?”库铂还没反应过来对方指的是谁。

“行吧……”游戏使徒弹出袖剑,“那家伙称呼自己永远用’我们’称呼,你们要管的只有让自己尽力活下去而已。”

“虽然我对你们能不能做到这件事深表怀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