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早就准备好了 3400字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3481字
  • 2021-08-06 16:30:43

自从顾问那次在工厂的布局后,【顾问】那边的攻势明显弱了很多,甚至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像消失了一样悄无声息。

顾问知道现在【顾问】那边可能有些忙不过来,首先自己的突袭就逼得对方必须在短时间内找到新的居住所,更何况在疫医的报警下他们已经触动了警方。内部人员也被骨先森埋下了怀疑的种子,在这种情况下【他】还得想出顾问是如何掌握他们的信息的,并且还得想办法排除。

总而言之,如果不是因为世界毁灭的日子一天天逼近的话,使徒他们已经可以放下心来享受很长一段时间的安宁了。而与之相反的,顾问这边的“狩猎”已经开始了。就像之前他假死期间去杀死其他平行世界的顾问使徒一样,现在他也带上了使徒和库铂去寻找其他潜藏在这个城市里的平行世界的自己。他们以寻找那些没有加入【顾问】的人为主,然后不动声色地将对方杀死并毁尸灭迹。

“这已经是第四个’使徒’了吧。为什么你老是挑平行世界的使徒杀啊?跟我有仇?”使徒皱着眉头,他不是对顾问这个行为不满,只是单纯对要杀掉另一个自己表示排斥。

顾问挑眉:“锻炼你的承受能力而已,等你变成一个连自己都下得去手的狠人后,你就能进化成狼人了。”

“这笑话有点冷。”使徒干笑了一声,“如果你想用冷笑话降低我的负罪感的话还是算了,我只感觉手更抖了。”

顾问:“老规矩,使徒你上,库铂负责帮忙,我负责观察周围有没有人来。”

“就算你说得像是刷怪练级一样……但我们这也是在杀人啊。”使徒打了个寒颤,拿出了灭奏站起了身。

……

巨大的身体被狂暴的冲力击飞到水泥墙壁上,怪物发出了一声呻吟,然后在白光中表盘摔落到地上,库铂趴在地上发出痛苦的闷哼。

“喂班长!你没事吧……”使徒刚回头喊了一声,就被对面的另一个使徒一脚踢在了腹部,那个使徒借力跃到空中高举宝剑,光芒在剑锋凝聚起来:“光之——”

此时一枚光箭打在了他的铁手套上,让他的剑锋偏离了轨道。

勇者使徒看向站在楼顶的顾问:“居然还有同伙吗……我本来不想夺人性命,但你们一人身为怪物一人却只想夺人性命,我也可以还手了。”

顾问耸耸肩:“那你倒说错了……那个跟你长相一样的家伙倒没有杀人的意志,他还没适应呢。”

勇者使徒义正言辞地说道:“他心中的确没有杀意,这从他的刀法上就能看得出来。但你们却教唆他杀人,这就是你们的罪孽了。”

使徒转过头:“顾问怎么办,他说的好有道理我不忍心杀他啊。”

“……没办法了。”顾问跳了下来,“咱俩谈谈吧。”

使徒把库铂扶起来,看顾问和勇者使徒走到旯旮处聊了起来。

聊了许久,勇者使徒看向顾问的眼睛:“你们真的打算用你这个计划?”

“那不然还有什么办法么?”顾问笑道。

“以我拙劣的眼见,也确实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了……唉,我本来还以为只要不参与就与我无关的。”勇者使徒叹了口气,“事情没我想的那么简单啊。”

顾问笑道:“那您的看法是?”

勇者使徒下定了决心:“看来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顾问向勇者使徒抱拳道:“永别了。”

勇者使徒抱拳道:“永别了。”

“走吧。”顾问转身往回走,叫上了一脸懵逼的使徒和库铂。

使徒一脸不明所以地问道:“那,那事情怎么说?”

“是我的失策……下次应该挑一些性格比较糟糕的家伙给你练手的,这样你至少道德感上会好受一点。”看样子在这个话题上顾问不打算再继续说下去了。

“虽然只是自欺欺人罢了。”他用极轻的声音补了一句。

心情复杂的三人回到疫医家,疫医看着他们随口说道:“唉顾问你什么时候也给我个变身器呗,现在好像就我最没用了,正好我童年一直想变成魔法少女来着。”

顾问还没开口,使徒就抢话道:“疫医,顾问那边也只有库铂那样的变身器而已啦,男生还好,你难道想变成班长变身后那样吗?”

疫医想了想:“嗯……那算了,对女孩子来说太臃肿了。”

“哈哈,对吧,其实你已经做了很多了,如果没有你的话骨先森和顾问现在也没有地方可以住。”使徒把疫医哄去厨房,骨先森看着疫医的背影舔了舔嘴唇:“疫医以后会是个好人妻啊。”

顾问吐槽道:“你直接说好妻子多好……好人妻这个词听着总有点奇怪。”

骨先森头也不回地说道:“这就是你小电影看太多的后果。”

“切……我感觉你就是算准了我会吐槽这个才说的吧。”顾问突然被使徒拉了一下,陪他到了阳台。

使徒摁住顾问的肩膀,低着头说道:“顾问,我希望你能让疫医保持这样……不,其实我希望……希望……”

“……希望能慢慢把她从这个事件中疏远掉?”顾问笑着帮他说了出来。

“……对。”使徒看着地板,“即使你有可以强化疫医的能力,我也希望你不要告诉疫医。她与这件事无关。”

“呵……可以。不过你特地告诉我这件事仅仅是因为她与这件事无关吗?”顾问玩味地笑了,“还是因为她曾经跟你表白过?”

“没有那个原因!”使徒喊道,然后他又蔫了下去:“应该没有……”

“那种事情我无所谓,我只是想让你正视一下自己的感情。”顾问把使徒的手从自己的肩膀上拿了下来,“行,我答应你。”

“你们在聊什么?”库铂也走到了阳台。

“没啥!”正好疫医在里面叫使徒去帮忙,使徒就逃出了阳台。

“啧啧啧,老夫老妻了。”顾问一脸鄙夷地看着使徒屁颠屁颠的背影。

库铂靠在阳台上说道:“在他们还没在一起之前还是不要开这种玩笑比较好。对了顾问,我想再拜托你个事。”

“嗯?”顾问转头看向库铂。

库铂拿出月读表盘递过去:“我觉得自己还不够强,你有什么办法能把这个表盘再强化一下吗?”

顾问沉默了一会儿:“班长,真的没必要。”

库铂反问道:“什么意思?”

顾问说道:“我当初给你月读的表盘只是想让你有自保的能力而已。你和疫医一样不是这场风暴的中心,其实可以的话我希望能慢慢地疏远你们,把你们送到风暴的边缘,这本不是你们的事。”

库铂沉默了。许久,他像是做出了一个决定:“顾问,你知道前几天我没过来的事吧?”

顾问:“知道,怎么了?”

库铂说道:“……我高考的成绩不太理想,那几天是我爸妈让我做复读的准备。其实按理说接下来的日子我应该会被我爸妈关在家里复习高三的知识,再也没法出来的。”

顾问吐了口气:“那从某种意义上也挺好,至少你不会再陷入危机了。”

库铂停了一会,继续说道:“我一直拼命的读书,在爸妈的命令下三年期间没有碰过手机和电脑,连电视也没有看过……有关假面骑士的梗还是通过你们告诉我的,decade也是我到高考完才补的。但你也知道,事实上,我最后考出来的分数经常还没有你和使徒高。我一直想成为我父母期望的样子,一直为上军校而努力着……”

顾问说道:“也许你一直以实现父母的心愿为动力,反而没有照顾你自己的心愿。你为了学习放弃了自己的一切娱乐,却反而对自己造成了过重的压力。”

“也许你说的对。”库铂叹了口气,“我有时候很羡慕你和使徒,一边玩乐着一边考试成绩还能比我好。但是,在和你们一起对抗平行世界的那些人的期间,我第一次有了不一样的感觉。我第一次觉得……找到了自己活着的意义。”

顾问没有接话。

“很好笑吧?和你们在一起的时间里我第一次感觉到了真正的快乐,这种感觉从我转学后就再也没体会过了。”库铂捂住脸,“顾问,我并不全是为了你们,我在这段时间里找到了证明自己的意义,这是我的私心。这些危险是我自愿承担的,只有在和你们一起战斗的时候我才能明确地体会到自己是’活着’的。”

“即使我什么都不做,这个世界也已经快要迎来毁灭了。我想要拯救我的父母,拯救你和使徒,拯救其他人……哪怕是用这种没人知道的方式,哪怕是成为怪人一样的存在。”库铂摘下眼镜,“顾问,求你了,我想变强,我想真正成为你们的战力之一。”

顾问沉默了很久,他拿出了一个腰带,腰带上有一个用来插瓶子的凹槽,旁边还有一个扳手,连接着凹槽两侧的挤压装置。

“这个挤压驱动器本来我是打算给使徒让他在不变成无名之兽的状态下自保用的。”顾问说道,“这个挤压驱动器每次摁下扳手都会自动生产一个空的能量瓶,原版挤压驱动器是无法挤碎能量瓶的,但是这个能量瓶是我制造的劣质能量瓶,也就是说,每个瓶子只能使用一次。”

他接过月读表盘,然后扭开了空能量瓶的瓶口,月读表盘变成了一簇光粒子被吸入能量瓶中。

“这是被精炼后的月读能量瓶,被挤碎后它全部的能量都会进入你的身体。而你在杀死敌人后可以用制造出的空瓶吸收他的能量制造下一个能量瓶,下次变身就会使用他的力量。也就是说如果你变身后没有杀死并吸收别人的能量,你就再也没法变身了。而且因为挤压驱动器的能量转换效率比表盘高,所以如果你在变身状态下被打回原型,再次变身的话身体很可能会承受不住崩溃。”

顾问严肃地看着库铂:“班长,如果用了这个,你就真的要走上不断杀戮的道路了。而且,很可能会死。”

库铂笑着接过了腰带,一把握住了顾问的手:“以后,请把我当作棋子使用吧。我知道你承担的压力,知道你强装成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再也不用了,因为,我能理解你的痛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