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充满错误的岔道口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239字
  • 2020-04-05 20:39:01

“这是你必须经过的一关,如果你想活下去的话。”

使徒失落地看着地板:“我必须要杀死他们吗?他们中也有很多人是被【顾问】蒙骗的,他们甚至有着崇高的信念和抱负……”

“……这是一个没有正确答案的问答题,一场无解的文字游戏。在没法送他们回去的前提下,我们只能让这个世界存在一个顾问和使徒。这世上本是如此,人生种种选择的两端往往都是通往错误的道路,我们一生在做的只是让自己每次错得更少一些。”顾问漫不经心地捏紧了指关节,“现在我们能做的,只有一错到底。”

两天前,也就是顾问刚从“假死”状态脱离的那天晚上,像使徒和疫医这种现充自然会以“顾问没有死”这种理由要求庆祝一下。虽然对顾问来说这种战略上的事情根本没有什么值得庆祝的,不过他也理解所谓的庆祝只是使徒和疫医自己心理上的补偿措施而已。

于是他们又去外面聚餐了一下,每个人都为顾问表现出一副大难不死值得庆幸的样子,虽然顾问并不喜欢成为焦点,不过他也一边吃着饭一边用轻松的语气将自己关于世界毁灭真相的推论说了出来。

由于他说这些话时的语气过于轻松,仿佛就在讨论菜好不好吃一样,其他人甚至在他说完后还笑了一会儿才意识到顾问刚才说了什么。使徒甚至还不敢相信地问了一遍“你刚才说什么?”在顾问用同样的语气又说了一遍以后,餐桌上的气氛瞬间降到了冰点,只有顾问和骨先森像没事人一样继续吃着。

“果然,你也知道这件事的吧。”顾问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一边吃着一边问道。

“我当然不知道了,只不过眼下还是吃饭比较重要吧,那种东西回去还可以讨论。”骨先森面不改色地吃着,还抬起眼问道:“使徒你们吃啊,怎么不吃了?”

虽然骨先森说的很有道理,但其他人此刻已经没有吃饭的心情。最后这个所谓的“庆祝宴”也这么草草结束,使徒等人在结完账后就心事重重地回到了疫医家。

骨先森毫不在意地说道:“要我说的话,其实这样更好呢,至少之前你们什么目标都没有,现在至少稍微有点方向了吧。”

“你指的是之前我们的方向就是让顾问他们苟到世界末日,现在的方向改成把对面全部杀光?”库铂皱着眉头,“这没有区别。顾问的唯心和使徒的特质扩张还能把其他平行世界的顾问使徒拉过来,这就像一只水管进水一只水管出水的数学题一样,除非我们杀人的速度快过把人拉过来的速度。而且普通的驱逐也没用,像<顾问>和<使徒>当初已经被使徒送回去了,但后来又被唯心拉过来了。”

“是啊,所以说白了现在事情更麻烦了而已,如果按照【顾问】的谎言的话只要弄死我和使徒就好了,现在的话在弄死我和使徒的基础上还要把其他平行世界的我们弄死,这个游戏越来越难解了呢。”顾问吊儿郎当地翘着腿靠在沙发上。

“也就是说,你当初的决定更难实现了呢。”骨先森微笑着说道,“’在保证你和使徒的存活的前提下找出世界毁灭规则中的漏洞’,现在已经越来越难实现了呢。”

“大不了就让世界毁灭好了。”顾问毫不在意地说道。

“顾问!”使徒说道。

“不然我俩直接绑个炸弹去学神风特攻队?”顾问用嘲讽的语气说道,“’bom!’的一声,两个’英雄’挂掉换世界和平?前提是还得是对面乖乖聚成一堆迎接我们的自杀式袭击,两边的人是得有多智障才能做到这样?搞笑漫画吗?”

“哈哈……哈哈哈……”骨先森突然笑了出来,这个笑话明明放在这时候并不好笑,但是骨先森甚至笑出了一点眼泪,她边笑边揉了揉眼睛:“哈哈……抱歉,想到一个与之相关的笑话,你们继续。”

使徒犹豫了一下说道:“顾问……就不能想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吗?按你的说法【顾问】那边也有很多人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攻击我们的,我们也接触过他们中的一部分人,那部分人也不全是该死的人,甚至他们的理念比我们还崇高……我不希望有人死,不论是我们还是他们。就不能有个两全其美的方法能和平解决吗?”

“你太贪婪了,别说这种生死抉择,生活本身就没有完美的选项。哪怕在你生活中普通的抉择里,眼前的选项也往往都是错误的,你的每一个抉择都是在选择要通过牺牲什么来获得什么。”顾问突然笑了,“你要的选项也不是没有,那就是我们什么都不做,最后在世界末日来临前没有人死亡……仅此而已。”

使徒有些失落,他也知道自己刚才提的问题太过理想化了。“我……我只是想要一个完美的结局啊。”使徒在这段时间几乎没有间断地战斗或玩乐着,有意识地没有去思考世界毁灭的事情,眼下他不得不正视这个问题。“我只想要一个像小说一样的完美结局啊!”使徒捏紧了拳头,“这有什么不对么!”

“这当然不对。你认为自己是正义的,别人也是这么想的,双方都想要守护自己相信的正义,然后越来越过激,为了所谓的正义,人类会变得无比残酷。战争就是这么引起的。”库铂说道。

“喂别以为你说的一本正经我就听不出是假面骑士OOO里的台词啊。”顾问垂下眼帘,“对不起,这场有关毁灭规则的文字游戏……是我输了。接下来我们,不,是我们双方做的一切,不过是毫无意义的挣扎,因为这是世界毁灭的规则是没有完美解的,我们都只能通过相互厮杀试图去达成那最差的解。使徒,虽然我很不愿意,但是你在接下来的局中必须得狠下心来,这是你必须经过的一关,如果你想活下去的话。”

使徒失落地看着地板:“我必须要杀死他们吗?他们中也有很多人是被【顾问】蒙骗的,他们甚至有着崇高的信念和抱负……”

“……这是一个没有正确答案的问答题,一场无解的文字游戏。在没法送他们回去的前提下,我们只能让这个世界存在一个顾问和使徒。这世上本是如此,人生种种选择的两端往往都是通往错误的道路,我们一生在做的只是让自己每次错得更少一些。”顾问漫不经心地捏紧了指关节,“现在我们能做的,只有一错到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