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王车易位(九)对弈 3000字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974字
  • 2020-03-02 19:05:33

骨先森洗好了牌,将牌堆推向学者顾问。学者顾问随机从牌堆中间抽出三张发到骨先森面前,然后自己从牌堆底部抽出三张牌。

“我先支付一枚顾问的筹码作为底注吧。”骨先森抛下一枚筹码扔到桌上。

一开始就先把象征着顾问的筹码放出来了吗?正常来说因为筹码可以相互厮杀的规则,应该会把己方较弱的人先送到对面保命吧。学者顾问思考了一会儿,把代表西装使徒的筹码放了上去。

我这边因为人数原因有七个筹码,而骨先森则只有三个,眼下除去底注她只有两个筹码,如果我选择加注的话她很有可能会因为筹码不足而无法进行下局游戏。

“我选择加注。”学者顾问又叠了一枚己方身为普通人的顾问的筹码上去。

“我跟。”骨先森也把代表库铂的筹码叠了上去。

“……”学者顾问观察的对方心不在焉的表情。这场赌局对放的筹码也是有讲究的,对方的第二枚筹码就是将战斗力相对较弱的库铂放了上去,说明骨先森的计划中也必须留一个有战斗力的人,即拥有<使徒>能力的使徒作战。那么这说明对方不是非常有信心,而很有可能说明“将顾问送入我方队伍”这个行为代表了她的某种布局。这场赌局不仅仅是赌桌上的博弈,关于下面的厮杀也是另一层面的博弈,因为这场赌局对双方而言最理想的状态应该不是通过将对方的筹码全部赢到手中,而是将对方初始的筹码全部杀光来结束赌局。

“比小。”骨先森将一张牌推了出来。

学者顾问挪开两张牌露出了剩下的那一张:“开吧。”

两人翻开牌,骨先森是黑桃5,而学者顾问则是红心7。

学者顾问把两枚筹码扔了过去,第一局的输赢算不了什么。

而就在此时,三分钟也已经过去了。

西装使徒和普通顾问这时也已经知道自己加入了骨先森的阵营,普通顾问抱怨道:“居然一上来就输了,他到底行不行啊。”

西装使徒瞪了他一眼:“废话那么多,你当初怎么没说自己要去?你要行你上。而且学者顾问他这是在保护我们,至少顾问他们现在没办法对我们动手,我们可没有还手之力。”

普通顾问听罢也停了口,他们也不可能真的去打自己人,能做的就是躲起来。

就在输掉一局后学者顾问也想通了骨先森使用顾问筹码的缘由:“输掉的筹码可以被团队间不能相互动手的规则保护,但如果是一个较强的角色送入对方阵营后也可以借此干扰对方对己方其他人的攻击。”他一边想一边在本子上写着。

“继续下一局吧。”他拿过牌。

使徒拿着灭奏警惕地看着对面的两个人,顾问站在楼上的透过栏杆看着下面。双方肯定都选择抱团,而学者顾问这边的人想凭借人数优势直接干掉顾问他们提前结束赌局。

对面的一个人突然消失不见,使徒下意识抬起灭奏,刺客顾问的残影出现在他前方,一脚踢在使徒的手臂上避开了灭奏的斩击。使徒吸了口气,挥起短刀追了上去,另一个使徒包抄了上去,然后就被一个金光包裹的巨大拳头击飞。

“跟你们打的话,还是用这张牌比较好吧。”顾问看着楼下警惕的人群拿出魔伊中小黑的卡片对着他们敲了两下卡背,但他还没做出插卡的姿势,几个重影就将他包裹,一杆长枪猛地抬起,直接打中了猝不及防的火焰使徒。

“哎呀,魔术师的常用手法就是,当你的注意力集中在他一只手上时,他的另一只手就可以做点别的事。”顾问扔掉长枪解除了巴麻美的变身,将手上的卡片插入腰带中。

库铂拿出表盘正准备插入体内,就被刺客顾问扔出一支苦无打掉了手里的物件。几个顾问使徒冲上前试图围杀库铂,而库铂用拇指扭转了月读的表盘,将其插入体内。“我预判到你们会盯着我……地上被打掉的,只是一个圆形的铁盒罢了。”强壮的怪物一巴掌拍飞了冲上前的几个人。

使徒用瞬步剑仙震开刺客顾问,他猛地跃起避开了另一个使徒的偷袭,然而那个使徒不退反近,使徒挥起灭奏砍向对方,而对方却一低头钻入了使徒的怀里,将手掌拍在了使徒身上。一股奇异的感觉蔓延全身,使徒的表情一变,下一秒,使徒就像断了线的木偶一样倒在了地上。

得手的那个使徒拿出小刀就要补刀,却被使徒抬起手挡住,刀刃插入了使徒的手心。

“呃呃呃……”使徒咬牙,他的身体已经不听使唤,全身像被麻痹了一样,只有左手能抬得起来。

“别挣扎了,我的能力是可以麻痹被触碰的人,对方在三分钟内只有一条肢体能动。”麻痹使徒拔出小刀,用手抓住了使徒又要一刀捅下去。

使徒放弃了对左臂的控制,抬起一条脚将其踢飞,随即操控右手将灭奏插在地上,以刀柄为支点左脚发力猛地跃起,在空中用左腿将冲上来的另一人踢翻。

“麻痹期间一次只能操控一条肢体吗……我好像有点习惯了。”使徒瘫在地上却扭着避开了几个人的攻击,恰到好处地用脚和刀格挡住了围攻。

“你这家伙的战斗才能出乎意料的好啊……”一旁的库铂吐槽道。

而此时他们也收到了通知,第二轮赌局,骨先森弃注,普通顾问回归了学者顾问阵营。

“嗯?”骨先森抬起眼,看着学者顾问身前的筹码突然增加了一堆:“豁……”

就在大厦底层,二十多个平民拿着火把和棍棒冲了进来,这些家伙就是之前被火焰使徒煽动的暴民的一部分,其他的都被硬币炸弹给炸死或炸伤了。火焰使徒虽然已经重伤,不过西装使徒刚才还是指使普通顾问把他们召集了过来。如果他没猜错,那些人会被算进“学者顾问”的阵营,学者顾问那边的筹码将会碾压骨先森。

“不是吧,这样我们岂不是……”库铂看着学者顾问那边暴增的筹码皱起了眉头。

“哈哈……哈哈哈哈……”顾问见到这个情景却是笑出了声:“本来我为了好玩还不打算用这张底牌的……”

“你们还有什么底牌?第二次恐怖袭击吗?那上面两人的安危可没法保证哦!”普通顾问底气有了,开始叫嚣。

“你们啊……应该都没注意到,我们进入游戏时每个人手头都有一项未完成的事情吧,比如委托,比如商谈,比如正在收拾房间什么的。”顾问邪笑着抬起头,发出了一种奇异的声响。

“我在装成使徒的期间可是一直在做那个’支线任务’呢,而做完后我才发现,原来我附身的这位连人都不是。”

话音未落,骨先森那边的筹码也开始增加,一群奇异的怪物冲破了大厦的玻璃钻入了大厦内。

学者顾问看着下面的情况半天说不出话:“这个世界……还真有克苏鲁元素的设定。”

骨先森把玩着一枚筹码:“更想不到的是……杰森•沃克,这个流浪汉居然就是古神眷属变化成的人形之一。顾问悄悄追踪了自己一开始获得的’支线任务’,在得知自己真实身份后也获得了一部分眷属中的’势’。”

而就在这时,西装使徒走上了天台。

由于规则设置没有人可以伤害学者顾问和骨先森两人,所以两人也没太放在心上。学者顾问问道:“你上来干什么?”

“楼下太乱了,虽然我没法被那些怪物攻击,但是那些暴徒有可能会误伤到我。而且,我发现了这个游戏的必胜法。”西装使徒走近赌桌,给了学者顾问一个眼色。

“什么必胜法?”骨先森露出了感兴趣的表情。

“现在我是你们阵营的人,所以你没法对我出手。”西装使徒说完,拆开了手中一副崭新的扑克,然后抽出一张牌丢到骨先森面前。

“妙啊。”骨先森拍手称赞道。

学者顾问拿起桌上的枪,确认了西装使徒这一举动能被算作“作弊”的范围。

“开火吧,将军了。即使顾问他们也会一起回去,但我们的地盘里有人数优势,可以翁中捉鳖。”西装使徒说道。

学者顾问刚要扣下扳机,一个眷族也冲上了天台,一把将西装使徒的头砸在了赌桌上,挡在了骨先森面前。

学者顾问下意识抬起枪口,射杀了那只眷族。

“你没意识到枪的作用啊,那把枪其实并不是真正用来’制裁’用的,而是用来’威慑’的。一旦你的枪使用掉了,接下来即使我作弊你也没法制裁我了,因为只有赌局的双方能相互制裁。而我,还可以制裁你。”骨先森拿起牌,“来吧,继续我们的赌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