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王车易位(二)骗术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065字
  • 2020-02-18 15:59:34

我叫顾问,现在是个侦探。不知为何我失去了部分记忆,只记得使徒、骨先森、库铂、疫医这几个名字,还有世界会因为使徒和顾问的存在而毁灭,已经刚才在工厂交战的时候突然被一阵白光笼罩后就出现在小巷里的经过。

赌局是什么?怎么样才算赢下赌局?我陷入了沉思,等回过神来时才发现我已经下意识地拿起纸笔记录了起来。这也是好事,免得我又遗忘了什么东西。我合上小本子理清了思路,委托这边不急着调查,只需要知道这座城市有克苏鲁元素存在就行了,现在冒然调查的下场极有可能会和委托人的祖父一样或疯或死。

赌局……既然如此的话,一般人应该多半会去赌场找找线索的吧,不论是我的伙伴还是敌人。顾问边想边记,在下定决心后合上本子站起了身。

侦探走在脏乱的大理石街道上,看着坐满街边的乞丐,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容:“我好像知道为什么这里会有19世纪纽约城和高楼大厦交叉林立的景象了……这是在隐喻什么吧……”

一个乞丐撞了顾问一下,他还以为会被顾问呵斥,但顾问反而拍了拍他的肩道了歉,并让他小心一点。

“神经病”乞丐反而并不领情,但也没多纠缠就跑入了人群中,把手伸入兜里想把刚才偷到的钱包拿出来数一数里面有多少钱。然而他发现,不仅刚才偷到的钱包,自己之前偷的两个钱包也消失了。

“贼啊!贼啊!有人偷我钱包啊!”乞丐跪在地上叫喊着,然而人流避开了他继续流动着,没有人理会这个撒泼的乞丐,每个人的视线甚至都没有在乞丐身上停留一秒。

顾问走到高楼大厦的部分,这里和那些破败楼房之间有明显的分界线。“阶级分层严重啊。”顾问看向了最高的那栋高楼,“那里应该就是市中心了吧。”

自己附身的这个侦探的记忆里他是没有赌博的习惯的,而且身处穷人区的他除了极少的特殊委托外也没法进入市中心的豪华赌场。他只能花点钱买了一份报纸和一份地图,往那个只对富人开放的豪华赌场走了过去。

废了好大的劲顾问才步行到赌场前面。他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走到了门前的保安面前问道:“兄弟,听说你们这里以前不让穷人进的啊?怎么进了这么多猪猡啊?”

保安皱了皱眉头,他也不是很愿意和顾问这种穷人说话:“以前是这样的。但是最近规矩改了,不论什么身份的人都可以进去赌博。你要进就赶紧进去,不要打扰我们。”

顾问装出一副自来熟的样子:“哈,要我说,你们这改规矩的老板脑子真是有问题,穷人哪有钱来赌博,那些富姥爷也不愿意跟穷人待一块,你们这亏本哪。”

“唉,我们也是拿钱办事,明眼人都看得出这是在丢老客啊。新老板根本就不懂这一块,还把老招牌给改了,这是要断生路啊。但是你也知道,在这种城市有钱就行了,不要在乎其他的事。”这一点说到保安心里了,他本身也是和顾问差不多高低的阶级,只不过他住在富人区罢了,所以拉近距离后他也忍不住和顾问抱怨起来。

跟门口保安套了一会话后,顾问才走进了赌场。扫一眼他就能看出来,赌场里面分为三种人:一种是过来尝鲜的穷人,一种是厌恶地远离穷人抱团自娱自乐的富人,也有一些出于恶趣味或者想把他们赶出去从而试图玩死那些穷人的资本家。他观察了几桌后,换好筹码就直接坐到其中一桌的座位上。

毫无疑问,想要引起【某些人】的注意,和第一种人玩是不行的,第二种人又不会和顾问这种“平民”玩,他只能去找“第三种人”。

他随便找了个玩扑克的局,果不其然,“富人”方每局都赢,而顾问看了一会儿就能看穿他们作弊的手法。穷人能想到的就是在发牌和洗牌上做手脚,或者庄家和富人互通,然而“富人”方真正的手脚是买通一个人站在穷人背后将穷人方的牌看透后用隐蔽的方法偷偷告诉富人该如何出牌。知道了对方的作弊手法后顾问就很好应对了。

“你确定要和我赌?高级的赌局可和你们平常在巷子里的小打小闹不一样,没有技术的你们看不懂赌局的运势,可是会输得很惨的。”富人带有嘲讽意味地恐吓着顾问,之前他也对每一个上来赌博的“穷人”说过同样的话,事实证明,他几乎每一次都完美预料了对方的牌。

“不就是扑克吗,我以前也在乡下的赌场里玩过的,有啥高级的?我们那里出老千还是要剁手指的。”顾问恰到好处地装出一副略有土气但又试图装作“上层人士”的穷人样子,“首先,我想确认一下牌。”

“难道你以为我会出千?”西装男眉头一挑,一副不满的样子,不过还是把牌移到了顾问面前。

顾问拿起牌展开看了一眼,说了一句话:“哈,哪里,你出千的方式又不是在牌上做功夫。”

此句一出,西装男的脸色剧变。他猛地站起:“你……你什么意思?”

“怎么了?我只是说你不会蠢到直接用作弊牌而已,这么大动静干嘛?”顾问一副茫然的表情,然后把牌移到西装男面前:“我看好了,你发牌吧。”

“哦,哦。”西装男愣了一会儿后才拿过牌,恢复了冷静。刚才检查扑克时顾问的话吓了全场人一跳,视线都集中在了西装男身上,而西装男和观众里的内应也被顾问的话弄得心里有鬼,就在全场人的注意力都脱离顾问的那一瞬间顾问对牌做了手脚。之后顾问出牌时又故意把手中的牌叠起来让背后的人看不到自己的牌,像西装男这种人玩的手法也并不高明,自然被顾问给赢了。

顾问不理一脸怀疑人生的西装男以及周围欢呼雀跃仿佛自己赢了的穷人们,直接问庄家:“我想见一下你们的新老板,不知道可不可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