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王车易位(一)突袭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053字
  • 2020-02-18 13:57:35

深夜,一个人影撬开了疫医家的大门,他悄无声息地在黑暗的大厅中行走着,腕中探出一枚闪着寒光的袖剑。

打开卧室门的过程没有发出一丁点声响,人影快速分为两个残影瞬移到床铺上空合二为一,锋利的刀刃插入了枕头里,一场完美的刺杀就此结束。

然而刺杀者眉头一皱,他拉开被子,床上空无一人。他急忙回头,但客厅里也没有其他人。

没有埋伏……那他们去了哪里?游戏使徒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骨先森敲了敲工厂敞开的铁门,像进自己家一样吹着口哨就走了进去。

使徒有点犹豫:“我们这么大张旗鼓地走进去真的好吗……还把疫医也带过来,她不适合这种战斗吧……”

“喂你好像变强了以后就嚣张起来了啊!明明库铂也和我一样只是普通人吧!”疫医不知道库铂拥有月读表盘的事情,但她依旧对使徒试图抛下自己的事情耿耿于怀。

“欢迎光临。”在他们走进工厂的那一刻灯光照在他们身上,一个穿着西装的使徒靠在二层的栏杆上说道:“我很好奇你们是怎么知道这个位置的。”

“虽然你表现出了一副’一切尽在掌控之中’的样子,但其实我们都知道只是你们来不及撤离装出来的罢了。”骨先森嘲讽道,“如果我告诉你们我是专门挑你们这边过来的,你们会怎么想?”她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我知道你们所有人分布的地址,也是专门挑了你们聚集人最多的一处过来”。

西装使徒脸色微变,但他仍旧是一副镇定的表情:“哦?那按理来说你们应该直接趁着【顾问】那边人少去偷袭【他】吧,这样我们还不一定来得及支援【他】呢。还是说……你们还没有能杀死【数据】的方法呢?”

“你可以猜猜看。”骨先森脸上的笑容让人捉摸不透。

“要猜的东西太多了,比如……你们那边的顾问到底正躲在哪边试图偷袭我们。”西装使徒说话间,一个人影从天而降,两把干将莫邪从他的背后砍下。

清脆的击打声传来,顾问被反作用力击退出去,看着突然出现在西装使徒背后的另一个自己,刚才挡下自己双刀的居然是一本极厚的书,书的封皮明显是用金属材质装裱的。

看到顾问偷袭失败,使徒拿出了灭奏,库铂也拿出表盘扭转后插入了自己的体内,在疫医惊讶的目光下身形膨胀起来变成了狰狞的“异类骑士”。

“这就开打了吗?”西装使徒右手的衣袖爆裂,露出一只机械臂对准了库铂,使徒却瞬间冲到他面前一刀砍在他的机械臂上,瞬步剑仙的冲击力直接把西装使徒的机械臂彻底击毁。

这时候其他还没撤离的平行世界的顾问使徒也冲了出来,变成异类骑士的库铂居然一巴掌把几个冲在前头的人击飞。库铂也没想到自己变身后有这么强,一时间有点无所适从。不过代价就是有些臃肿的身形不太灵活。

顾问这时候拉开了腰带,拿出一张卡插入腰带合上,

“Girls Ride(少女驾驭)”

一身斗篷出现在顾问身上,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支雕刻着花纹的棍子。顾问晃了晃手中的魔杖:“果然还是赫敏这身最不像女装了。”说着他魔杖一抖:“Trip Jinx!”拿着书的顾问不自觉地摔倒在地,“Expelliarmus”红色的光芒将地上人手上的书击飞出去。

“为什么他连不是魔法少女的角色都可以使用了……”持书顾问爬起来戴上眼镜,“我不知道你们凭什么有勇气就三个战力来和我们厮杀,不过眼下你们还是有一个最大的败笔——习惯了和平生活的你们,是无法抛弃弱小同伴不顾的。”

话音未落,有一个行动敏捷的人影穿过了笨重的库铂,猛地抓住了骨先森身前的疫医,虽然疫医的跆拳道可以把其他没有能力的顾问使徒摁在地上摩擦,但对于有特殊能力的人来说疫医确实比较无力。“得手了!”偷袭者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然而,他看到了疫医背后的骨先森露出了更加得意的笑容:“得手了。”

一阵数据流的光芒自碰到疫医的手掌爆开,白光笼罩了整座工厂。

“本次参与人数:14人。”

“每人各附身在某一居民身上,并且可以得到所附身之人的记忆。”

“出场方式:赢得赌局”

“祝你们玩得愉快。”

一个戴着猎鹿帽的男子从小巷的地上坐起,捂着自己的额头:“我的名字是……顾问。这是什么情况……”

“算了,无所谓,我是一名侦探……”他站起身,“我负责查清一起委托……斯嘉丽太太的祖父留下的神秘信件。”

顾问按照自己附身之人的记忆往“自己”的家走去,走出小巷后他看到外面的破败建筑:“这看着倒有点像19世纪纽约的景象,但为什么会有高楼大厦穿插在里面啊……”

他回到自己破旧的小楼里,看着桌上凌乱的信件:“5:9而已吗……看来还是有一部分人趁着骚乱撤离了。也对,毕竟动静太大吸引了一些不该来的人过来的话也不太好。”他靠在椅子上:“目前看来这座架空城市还是有较为严重的等级划分的,当务之急还是如何找到其他被附身的人吧……不过有没有可能,每个被附身人和我一样都有一项未完成的工作,用游戏术语来说就是个支线任务,做完有额外奖励一类的?”

他拿起桌上的信件:“不做白不做,也可以提前防止身份暴露。太早暴露自己身份不是一件好事。”

顾问阅读着委托人信件里的疯言疯语:“……我知道它们过来了,它们无处不在如影随形,空气中弥漫着它们的低语,我逃不掉,这是我最终的宿命。我徒劳地关上房门,房间内明明空无一物,但我知道,他们马上就会破门而入,让无尽的噩梦将我吞噬……”

顾问看着这种标准的克苏鲁式结尾露出了蛋疼的表情:“这座城市还真是……不妙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