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深夜诗人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740字
  • 2020-06-14 16:31:03

“魔法少女系统最开始就是【顾问】往我身上安的分身,而且它也只是做到了再次激发我的【唯心】特质并给予我错误暗示而已。”

使徒瞪着眼说道:“额……这方面你再好好解释一下,我没听懂。”

顾问说道:“【唯心】特质的本质其实就是’想象具现化’而已,对平行世界的拉力也是因为我相信平行世界存在并有想要杀死平行世界的’我’的妄想。在以前我的想象就能做到想象具体的触觉和听觉,以及在视网膜上的投影……说直接点,就是我能直接看到摸到我想象的东西。”

库铂吐槽道:“说难听点,这不就是妄想症吗。”

“也可以这么说吧。”顾问接着说道,“本身在使徒【特质增幅】加强的情况下,【顾问】再次帮我加强了这项特质,让【唯心】强化到可以影响现实的程度。”

使徒大喊道:“那不就是超能力了吗!”

“其实每个人的特质只要强化到一定程度都可以算超能力的,就是因为每项特质都弱得离谱,所以才没人发现。”骨先森举例道,“比如有的人的特质可以小幅提高自己手指前端的空气温度,如果这种特质加强到顾问这种程度的话说不定就可以凭空点火了。”

顾问点点头:“我们常见的有些人能把铁制品吸在身上和有些人天生憋气时间远超常人事实上就有他们【特质】的作用。【顾问】为了不让我发现我特质的真正能力,所以【他】主动给我规定了’魔法少女系统’的想象,限制了我的思路,导致了我现在使用特质只能使用魔法少女的能力。”

疫医忍不住笑出声:“这也很强了吧……虽然很羞耻。”

“这一点都不强。如果给你能够把想象具现的能力,你能做到什么程度?”顾问反问道。

“额……想象自己能飞?变成动物?凭空制造武器,还有操控地形……额……你别用那种怜悯的眼神看我啊!你好贱啊!”疫医不服气地操起枕头砸向顾问。

顾问拿起枕头继续说道:“如果让我来用的话,我就能通过想象出一片真空地带无形地杀人。当然这还不是最可怕的,特质本身的限制器决定了【唯心】想象内容的限制越高也就越强,【顾问】真正怕的是我利用唯心创造【规则】给他下套,因为那才是真正看不见的杀招。我创造的规则限制越多,规则造成的效果也就越强。”

库铂恍然:“就像雨都那次一样……”

骨先森说道:“我懂了,所以在无法改变【唯心】用法的情况下你就把魔法少女系统设置成需要插卡和使用腰带才能变身,从而提高了魔法少女系统的能力上限。”

顾问赞同道:“对,现在的我只要能说服自己我变身成的对象是魔法少女,我就可以变成赫敏、飞天小女警这些以前没法用的角色,绝对不是我想圆变身假面骑士的梦想什么的。”

使徒:“……”你不说最后一句的话说不定我们就信了。

顾问现在也没法回家,毕竟他明面上已经因为高空抛物被砸死了。五人到外面吃完晚饭后回到疫医家,使徒提议到顶层天台去看星星,骨先森拉着疫医在楼下看番,于是三个男生坐电梯上了天台,对着被雾霾遮盖的天空陷入了沉思。

“所以……我能用灭奏和瞬步剑仙是因为我身上现在还附着一个<使徒>?”使徒顿了一下又把话题扯到顾问与<顾问>做的交易上。

顾问说道:“没错。话说我没和你商量就同意了没关系吧?”

使徒摆摆手:“那时候你没得选择,这我不介意。而且往好处想,现在我也有点还手之力了嘛。到时候我再观察一下怎么自主使用这些东西就好了。”

“哦,对了顾问,刚好我有件事想拜托你。”库铂突然扶了下眼镜说道。

顾问随口说道:“怎么了班长?”

“你和使徒现在都有了可以战斗的能力,我除了半吊子的军事格斗术以外……今天我看到我只能在一旁看着使徒和疫医陷入危险,我希望……希望……”库铂说到后面纠结了起来。

顾问知道库铂想说什么:“班长,你没必要为了我们做到这种程度的。这本来就是因为我和使徒引起的事。”

库铂有点急了:“不行!这怎么只是你们的事!我,我现在也被卷进来了,你看,我现在也被【顾问】他们认为和你们是一伙的,我总得有一点还手之力吧。”

顾问笑了,他和使徒都知道库铂不善言辞,只能用这种看似自私的理由说服自己,毕竟只要和他们拉开距离,【顾问】也不会理库铂这种普通人的。

顾问笑着问道:“班长,你确定?很可能会死的。”

“……呵。我确定。”库铂知道顾问已经看穿了自己拙劣的说辞,平时不苟言笑的他也忍不住笑了。

顾问拿出一个表盘递给库铂:“这是我唯一能制造出给他人使用的东西了。这你肯定认识,这是假面骑士月读的表盘。现在的我可以制造出女性骑士的表盘,却没法制造出时空驱动器,所以你唯一的使用办法,就是把表盘插入自己的身体,变成AR-月读。”他最后盯着库铂的眼睛:“班长,真的没必要做到这种地步。”

库铂笑了笑,取过了表盘收了起来。

使徒看气氛有些沉重,赶紧转移话题:“诶顾问我跟你们说,在【顾问】把全城的人变成杀人狂的时候,疫医也被感染了。”

“哦,你们没杀死她?”顾问随口问道。

使徒扭扭捏捏地说道:“额,她没杀死我们,而且最后……她跟我表白了……应该。”

顾问、库铂:“哇哦。”

顾问继续说道:“啥叫应该?”

使徒已经有点绷不住了:“杀人狂不是会失忆吗……虽然她说她喜欢我,但那是在失忆的情况下说的,而且而且她也说没杀我可能是因为喜欢我……啊啊啊啊为什么是失忆的情况下说的啊!这谁顶得住啊!万一她本人其实没这个意思……啊啊啊啊啊!”他说到这里抱头仰天长啸。

“啧啧啧。”顾问和库铂看着这个已经第N次发情的可悲生物发出了叹息,“说那么多,不就是怂吗……”

“诶对了顾问,我看那个骨先森好像对你有意思?”使徒马上转移话题试图用顾问的尴尬化解自己的尴尬。

“你开玩乐呢?”顾问随口说道,“你哪看出来的?”

“你没感觉她好像一直很关心你吗?你假死后她还挺伤心的,而且她还往你尸体上刻心……”

“那是变态吧……”顾问吐槽道,虽然他对此并没有意见。顾问想了想:“不过她好像确实只在我面前自称老子……我怎么感觉这表明她只看不起我?毕竟她才和我们认识没几天,不至于对我抱有除了憎恶之外的其他感情。”

使徒问道:“万一人家一见钟情了呢?而且为什么是憎恶?”

顾问语重心长地说道:“孩子,世界上所有一见钟情的说法说白了就是颜控,老子也不是貌若潘安。另外根据我的经历,很少有人在跟我短期接触后对我抱有除了负面以外的其他情绪……你们为啥要用这种怜悯的眼神看着我?”

库铂说道:“你看看你自己说的这些话还不值得怜悯吗?”

顾问:“……草。总之根据你们说的情况,骨先森这货得重点观察,现在想来说不定她是有意接近我们的……”

使徒叹息道:“就是因为你这种’总有刁民想害朕’的思想,才一直把别人的告白当成恶作剧或者大冒险的惩罚……”

顾问说道:“事实上,最后也多半都和我猜想的一样,不是么?”

“唉……”使徒说不过这家伙,叹了口气。

“草!”顾问突然敲了下栏杆,把使徒和库铂吓了一跳:“咋了?”

顾问猛地转过头瞪着布满血丝的双眼:“我现在明面上已经死了,可我电脑里的浏览记录和硬盘文件没来得及删啊!”

使徒、库铂:“哦豁,社会性死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