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两边偷袭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245字
  • 2020-02-12 14:31:51

使徒感觉自己的脸被谁轻轻拍着,他睁开眼,看见黑暗中顾问用玩味的眼神看着他。

“啊!”使徒惨叫了一声滚下了床,“你怎么进来的?你,你是这个世界的顾问!你干什么!我没有加入【顾问】!我跟你们没有关系!”原来他是平行世界的另一个使徒。

“啧啧啧。”顾问拉过一张凳子坐下,看着地上惊慌失措的“使徒”。

“这样吧,我跟你玩一个游戏,如果你赢了,就证明上天确实想让你活下去,如果你输了……那你就认命吧。”顾问从右手的盾牌里取出一把左轮手枪,“得亏你住在这种偏远郊区的小仓库里……这样我们还可以好好地玩一把俄罗斯转盘。”

“谁,谁要和你玩游戏啊!求求你放过我!我真的什么都没干啊!”使徒坐在地上往远处爬去,看到顾问把枪口对准自己后不得不停下来:“……好!我玩!我跟你玩!别开枪!”

“没有超能力,在原本世界也就是一个普通白领……你想回去吗?回到你原本的世界?”顾问笑着垂下枪口问道。

“当然想回去啊!谁想在这种没有身份的地方待着!可是没办法啊!【顾问】说要杀死你们,但我又不敢杀人……所以你放过我吧!我还有老婆孩子……”眼前已经四十多岁的使徒眼泪都快出来了。

“别急啊,赢了这场游戏你就可以放心了,我不会再来打扰你。”顾问打开左轮的弹巢,在使徒的眼前倒出五颗子弹,然后开始转动弹巢:“游戏很简单,你一枪我一枪对着自己的脑袋开枪,六轮过后你还没死就证明你还可以活下去。很简单吧?”说完他把左轮手枪放在桌子上旋转了一圈,露出了一个邪笑:“来吧,你先我先?”

“……我先。”中年使徒眼见无法逃避,拉下了脸拿起了手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顾问用玩味的目光看着中年使徒颤抖的手指,但对方迟迟没有扣下扳机。

“啊啊啊啊!”中年使徒似乎在恐惧中下定了决心,惨叫着把左轮手枪对准了顾问连续扣动了六次扳机。

“咔!咔!咔!咔!咔!咔!”六次撞针撞空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中年使徒瞪大了眼睛喘着气看着在黑暗中微笑的顾问。

“抱歉,你错过了你唯一可以存活的机会。”顾问从右手的盾中抽出一把消音手枪击中了中年使徒的右臂,“我可没说过手枪里有六颗子弹。”

“额啊啊啊……”剧痛让中年使徒甚至无法惨叫,只能发出一丝呻吟。顾问收起枪和子弹,站起身拉开腰间一个白色的椭圆形装置,拿出一张卡片放入白色腰带中合上了腰带,在一声“Girls Ride”中变成魔伊中小黑的样子,投影出一把刀将中年使徒杀死。

“……虽然腰带很帅,但果然有点中二病的感觉。”黑暗中顾问叹了口气,将中年使徒的尸体拖出了仓库。

因为那些平行世界的顾问使徒在这个世界都是黑户口,本身也不会太张扬行事,所以在暗处的顾问能够很轻易地将他们杀死后毁尸灭迹,根本不用担心有人去报案,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这些人的存在。在这些日子他已经暗杀了好几个平行世界的使徒,并且已经确认了自己的猜想。

使徒四人走在街上,这次是疫医要拉大家出去玩的,使徒这货肯定是同意的,库铂本来不想去,但被使徒以和两个女生一起出去玩比较尴尬为由强行拉了出去。

“你们真的是一点紧张感都没有,【顾问】那边的袭击随时会到来,你们还有心情逛街?”库铂拉着脸被使徒安慰着,但他本身就对逛街这种事情没有兴趣,尤其是等女人逛街。

“哎呀,总不能因为这种事就完全放弃日常生活了吧?”疫医是个很乐观的人,有时候甚至会乐观到接近盲目的程度。

库铂看向骨先森,骨先森摆摆手:“我也是被强行拉出来购物的,我本来想宅在家边吃零食边玩宝可梦的。”

“唉女人啊……”库铂捂着脸感叹了一句。

疫医吐槽道:“诶诶你这人怎么一副性别歧视的嘴脸啊!”

骨先森马上用机械的语气接了一句:“听到这句话我气得浑身发抖,大热天的全身冷汗,手脚冰凉,这个社会怎么了,到处充斥着对女性的压迫,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库铂尴尬地扶了下眼镜:“你这女拳语录记得也太牢了吧。”

使徒说道:“班长这确实还好,如果是顾问的话应该会直接用’雌性’称呼。”

骨先森棒读道:“一看就是老处男了。”

使徒接着上一句说道:“不过他对男的一般也是用’公的’来称呼的。这货的平等观已经超出性别范围了,他甚至认为如果抛去伦理,人肉和猪肉羊肉牛肉一样都可当作食材接受,只要能接收猪牛被宰割的画面,其实人的料理场面也是可以接受的。”

“嗯……那这种人应该平时最恶心那种爱狗爱猫或者说’兔兔那么可爱为什么要吃兔兔’的人,因为要爱护动物就不要专挑可爱的那一类爱惜,对他而言那种就是伪善。”骨先森分析完改口道,“一看就是老变态了。”

“这评价变得更恶劣了……不过确实没什么毛病就是了。”库铂说道。

骨先森临时说要去上个厕所,等到回来后发现只剩下使徒还在等着她。

“其他人呢?”骨先森随口问道。

使徒说道:“库铂和疫医发现猛鬼街都市里的游戏使徒了,他们先去跟踪他,让我留在这等你好给你带路。”

骨先森忽然叹了口气:“这种把戏玩一次就够了吧,玩第二次我不得不怀疑你们是不是蠢。”

使徒一副没听懂的样子:“骨先森你在说什么?我怎么没听懂?”

骨先森平淡地说道:“自从上次死校顾问冒充顾问以后,我每次和使徒他们见面都会悄悄在他们身上撒一点金粉。懂了吗?另外使徒基本上都会叫库铂’班长’,所以你的演技真的是让我都替你感到尴尬。”

“呵……你确实很厉害,不过这也在我的意料之中。”假冒的使徒笑了,“其实我们的目的在假扮完成的那一刻已经达到。这次行动包括我在内有两个使徒,你猜猜,疫医现在在哪里?”

“……该死!”骨先森马上理解了他的意思,转身向一个方向跑去。

假冒的使徒也没有拦住她,只是站在原地笑道:“你以为我这么做是为了杀死疫医……不过这样做的话,那个躲在后面假死的家伙就不得不出来了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