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忧郁蓝调 3500字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3529字
  • 2020-06-19 19:58:01

雕塑一样的人影依旧静静地坐在床上,夜晚的单人牢房像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吞噬了房间内的一切。

鞋子踏在地上的声音只出现了一次,顾问抬起头来,看向了牢笼外的<顾问>,淡淡说道:“居然是你。无所谓了,既然打算来杀我,那就动手吧。”

“哦?这么一副束手就擒的样子,可不像你的风格。”在<顾问>的身后,戴着灰色兜帽的男子往旁边站了一步,露出兜帽下被划开的嘴角。

“活在末世2里的异能顾问么……”顾问看到他的那一刻就知道他们怎么进来的了,也难怪脚步声只有一声:“如果我没猜错,看你们这架势……你们想救我?我想知道理由。”

“如果不和你说清楚的话,以你多疑的性格肯定不会走的对吧。”<顾问>说道,“是异能顾问说服我的。我来替你死。”

“那么代价呢?”顾问没有动。

“这是一场交易,顾问。<他>来替你死,但作为交换,<使徒>会附到使徒身上。”异能顾问邪笑道。

“……我很好奇,【顾问】说了什么让<你>和<使徒>牺牲生命弄死我们两个人。”顾问的表情充满了嘲讽。

“你弄错了,<使徒>并不会控制使徒自杀。恰恰相反,我会提出这个交易正是出于我们的自私。”<顾问>说道,“之前因为我的愚蠢,让<使徒>的身体被【顾问】夺走,我欠他一个身体。我相信【顾问】没法在世界毁灭前杀死你们,而且我相信世界毁灭也杀不死变成无名之兽的使徒。”

顾问斜着眼看着他:“啧啧啧,我也不相信你居然会为了<使徒>牺牲自己,所以我还是不相信你。而且我身上的监视器也正看着这一切呢,即使你们说的是真的,这个假死计划也实施不了。”

这句话让<顾问>脸色微变:“你居然已经知道了……”

“我从一开始就在怀疑了,虽然身为不可知论者的我可以接受有魔法少女系统存在,但它出现的时机太过恰好,而且它的光芒和天上通缉我的屏幕颜色一样,那时候我就留了个心眼。”顾问说道,“尤其到了后来我发现【顾问】对我们这边的事了解得非常详细,并且几乎是实时掌控着我们这边的情报。那时候我就知道我们被监控了,只是不知道【顾问】的手段而已。后来在警察顾问过来时他说的话让我们都以为【顾问】能够观察自己’创造’出来的世界,但我从里面的人的智能来看,那完全不可能是人工创造的世界,只是【顾问】进行干涉的一个平行世界。尤其是最后我利用规则问出【顾问】所在的位置诈了【他】一把,就确认了我身上的’系统’是他布下的监控的事实。”

“……你说得对。但你也忘了一个事情,那就是【他】也曾是<我>的一部分。”<顾问>拿出一个蓝色的数据方块,“我可以做到和他差不多的事情,这个数据核心可以屏蔽【顾问】的监控,在他的视角里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内你的视角会重复上一个小时的画面,直至我死亡。我死亡后他的监控也会失效,在他看来你就是已经死了。”

“顾问,我不求让你完全相信我,我只是告诉你,这是一场交易,我想让<使徒>活下去,无论是以什么样的方式。<使徒>现在正以数据的形式附着在我的身上,当使徒触碰到我的尸体时,基因检验通过后<使徒>就会顺着我的尸体附着到使徒体内,他们两人将会合二为一。”

顾问的表情很冷漠:“就像精神分裂?他体内已经有一个无名之兽了。”

“不,类似人格的合一。我可以跟你保证这对使徒是双赢的局面。”<顾问>抓住铁杆说道,“这就是交易的全部。”

顾问沉默了半分钟,站起身说道:“我答应。”

之后的事情就很简单了:<顾问>换上了顾问的衣服,顾问也没告诉他衣服里缝了一张纸片,只不过顾问临时又写下一张纸条让<顾问>握在手中,并让<他>用手腕在床脚划出一道划痕,就被异能顾问用身体活素变成蝙蝠逃出了警局。

“其实我本来打算在【顾问】来杀我时试看看能不能变成晓美焰趁着绝望之时逆转时间呢。”顾问临走时又转头看了一眼黑夜中的警局轮廓。

“那你缺个叫杀手皇后的替身。”异能顾问全程没回头,他哼着诡异的小调走在街上,也不介意自己异样的容貌。

顾问看着他:“你果然是个最彻底的疯子。是你怂恿<顾问>来送死的吧?而这一切仅仅是出于你的兴趣而已,和我不同,你是一个彻头彻尾具有反社会人格的疯子,你没有任何负罪感。”

异能顾问不以为意地反问道:“难道你有?”

顾问说道:“我有。只是我会把负罪感藏在心里,并继续去执行我认为需要做的事。”

异能顾问冷笑一声,没有再理会他。

.

后天的早上,顾问和异能顾问看着天空变成了红色,然后就发现街上一些人开始杀人。

按理来说顾问是可以用魔法少女系统杀出一条血路的……不过因为现在用了就会被【顾问】察觉到,所以他没有这么做。

按理来说以这两货的阴险,即使不用任何能力玩弄这些杀人狂,甚至让他们自相残杀也不是做不到……不过动静大了很容易引起【顾问】的注意,所以他们没有这么做。

按理来说因为顾问现在必须把假死扮演到底,他们应该远离一切有人的地方,到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悄悄躲起来……所以他们也确实这么做了。

顾问这两天都没有出过门,在异能顾问用<顾问>的数据核心攻破了魔法少女系统的限制后,就一直在教顾问把自己的基因转化为“数据”的方法。

“……话说你为啥会这玩意?”顾问问道。

异能顾问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啊?你不是记录过我那边发生了啥吗,那个绿色光球试图来拉我入伙的时候跟我说过的。不过我觉得【他】那边太无聊就拒绝了,而且【他】也说过我’无法控制’,所以我们双方就此作罢。”

“哦,对,你的世界好像也是个游戏……”顾问提出了另一个问题,“那我记得最后你可是和YPF一起挂掉了,像活在末世里的普通顾问和静谧岭顾问这些已经死掉的人应该是不会被拉过来的。你又是什么情况?”

“你只记录到那边啊……我们那个世界跟你们这里一个叫刀剑神域的轻小说差不多,我们那个游戏进去后也没法退出。而且后来我杀死普通YPF后查看了一下他的实验记录……”

顾问打断了他,一脸蛋疼:“还真有普通YPF的说法吗……那时候打完了我随便瞎写的啊……”

异能顾问继续说道:“YPF是最早发现这个事情的人之一,然后他还发现虽然这个游戏只有一条命,但是里面的NPC和建筑都是现实世界的翻版。他以此找到了目标,在游戏里创造了精神转换装置,可以在自己死掉后将自己的精神链接到和自己相对应的NPC上’夺舍’。不过那个实验他也只抓了一些玩家进行测试,还不算很完善,虽然可以保证一定能复活,但记忆有大概率被清空。”

“那林小灵和YPF还真是幸运啊……”顾问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你真tm的衰,那两个都没失忆就你一个失忆了。哦对,你唯一一次用命运黑刃还被反噬了来着。等等,这算不算我的锅?

顾问又问道:“那我记得你可是把自己的备份亲手弄死了啊。”

异能顾问理所当然地回道:“所以YPF为了实验还把我和林小灵克隆了啊。等把普通YPF杀掉后我就把那些装置毁了免得这货再把自己克隆出来搞事,然后我就可以顶替他当幕后黑手了。”

“所以你第二次复活是有记忆的……这tm明明是高概率保持记忆吧,然后还把自己嘴又割一遍。”顾问和异能顾问聊着聊着突然就说道:“喔我好像成功了。”

“哇那你好棒棒哦。”异能顾问看着顾问身上出现的蓝色数据,波澜不惊地说道:“你试着像【顾问】一样解析一下这次【他】给世界加的【概念】呗?”

然后他看着顾问闭着眼像睡着一样睡了十分钟,然后顾问猛地睁开眼:“97%感染几率的空气病毒啊……有没有可能库铂和疫医已经被感染了呢。不过这次的解决方法倒是和上次只要撕掉本子一样简单,只是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想到了。”

顾问马上找来纸笔:“诶那边那个裂口男,你等会帮我送个信。”

异能顾问笑道:“你还是想提示他们吗,你对他们的智商这么没有信心?”

“主要怕他们当局者迷。”顾问用俏皮的语气写完解决方法,自以为模仿了异能顾问的语气,然后将纸片折好交给了异能顾问。

二十分钟后,异能顾问回来打开了门,侧头避开了迎面砍来的悬挂在天花板上的菜刀,然后跨过了门板上的拌索,看了一眼地上竖起的水果刀,又转头看了一下内侧门把手上的针,用脚关上门后屁颠屁颠地跑到顾问身后:“果然你还想着试试杀掉我,不过这次你本人没上场倒是有点奇怪,难道想攻我一个措不及防?”

“那你也可以用身体活素变蝙蝠躲开的吧。”顾问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十指交叉,表情凝重:“我刚才突然想到一个事情,关于世界毁灭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把我和使徒分开,让我或使徒出去旅游,撑过这个暑假,大学我们考在一个城市的可能性也不高,世界也不会毁灭。那他们为什么没有这么做呢?如果说有些是觉得杀死平行世界的自己很好玩,那其他理智的人是怎么想的呢?”

他转头看向异能顾问:“我想到了一个可能:他们不得不以杀死我们为目标,因为一旦失去这个目标他们就不得不面对一个残酷的现实,然后他们会开始怀疑自我,然后走向疯狂和自我毁灭。”

“异能顾问,你告诉我,【顾问】是不是没找到让其他人回到自己世界的办法?即使杀死我和使徒他们也无法回去,而世界会毁灭的真正原因不是我和使徒的存活,而是多个我和使徒同时存在而导致的世界崩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