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电子羊会梦见仿生人吗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737字
  • 2020-02-10 12:03:14

库铂揉了揉眼睛,摸到床边的眼镜戴上,起身翻看起震动不停的手机。

“喂?使徒?怎么了?”库铂撑着床,另一只手接听着电话:“什么叫我还活着?啊?顾问怎么死的……这不是前天的事吗,高空抛物,这几天顾问他妈还要跟高空抛物的那家人打官司。”

他听到对面一声叹息,“发生了什么你跟我说一下,嗯……当面谈?去疫医家?行吧。”

库铂到疫医家时,疫医看着使徒的黑眼圈忍不住问道:“你昨晚是不是没睡好?”

“呃呃呃没没没错。”使徒心虚地移开视线。

疫医:“……你这人怎么奇奇怪怪的。”

使徒说道:“你们记忆里顾问都是被高空抛物砸死的是吧?”

疫医回道:“是啊,怎么了?”

“咳咳,”使徒不自然地咳嗽了两声,“我想带你们去看一下顾问的尸体。”

骨先森斜着眼看着他:“……淦,你的癖好好几把奇怪哦。”

使徒赶紧辩解道,“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们的记忆被修改,啊不,是全世界的记忆都被修改了!就像之前顾问说的那次他的存在消失一样!你们记忆消失之前曾经有做过措施,也是骨先森你让我把你们带过去的!”

库铂神情有些低落:“……还是算了吧,这时候还看顾问的尸体,怎么说他也是用他的生命护了你的周全。”

使徒一惊:“此话怎讲啊?”

库铂说道:“顾问死了,【顾问】就没有杀死你的理由了。不过这确实也不是我希望的解决方法,竟然还是以你们其中一人的死亡……”

看来他们连顾问死后留下的线索也忘记了。使徒看向骨先森,她正皱着眉沉默不语,使徒仿佛抓住了希望,他向骨先森喊道:“骨先森,你会信我的吧?”

“……实不相瞒,我在考虑要不要一边答应你一边把你骗去精神病院。”骨先森的回答让使徒彻底陷入了绝望。

“好啦,去看一下也没关系,大不了发现是你的妄想后再把你送进精神病院也行。”骨先森说道。

使徒:“……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

三人就由着使徒把他们带到了警局,然而使徒打听后发现因为顾问是死于事故,尸体已经还给顾问的父母了。

四人又跑去顾问家,就看到顾问的骨灰盒被放在了供桌上。

“居然都已经烧了吗……”使徒的心情降到了谷底:“这……还真是不给人活路啊……”

现在疫医和库铂看使徒的表情都充满了对精神病人的关切。

骨先森思考了一会儿说道:“使徒,你就说一下当初我们对顾问尸体干了啥吧。”

使徒喃喃道:“我光说你们也不会相信我的……你说其他东西会恢复到顾问被杀死前,但是我和顾问本身却不会,所以你带着我们去侮辱尸体……啊不,在尸体手臂上上画画……库铂用笔画了个军章,我写了’baby stand’,疫医写了一个’顾’字,你直接用刀在上面刻了个爱心……你还说不要写自己名字,免得被警察怀疑……”

“我信了。”骨先森打断道。

“啊?”使徒反而不敢相信,“你听到啥信的?”

骨先森回道:“听到我在他尸体上刻了个爱心。”

库铂沉默了两秒:“……淦,你的癖好好几把奇怪哦。”

“好吧,其实是听到不要写名字那边。”骨先森耸耸肩,“使徒,你说一下那段时间发生了什么吧。”

使徒省略了疫医变成杀人狂的前提还有最后她对自己说的那一段话,把那天的经历跟骨先森他们说了一遍。

疫医突然问道:“是我的错觉吗,怎么感觉你好像在避开我的视线一样?”

“没没没没有的事。”使徒扭捏地避开了疫医的视线。

疫医:“……”神经病。

骨先森突然开口道:“你说异能顾问给我们送线索是因为他觉得我们还可以给他带来乐趣?而且送的线索是以纸片的方式?不是他亲口说的?”

使徒急忙回应道:“对对对。”

“哦,那就说明顾问没死啊……”骨先森下意识说道,虽然声音很轻,不过还是被使徒他们听到了。

库铂问道:“什么意思?顾问确实死在了牢房里,我们都看到他的尸体了啊!”

“……没,我想错了。”骨先森沉默了两秒,避开了这个话题。

.

一片由数据组成的空间中,穿着黑色连帽衫的青年缓缓睁开了眼睛。在他的对面,和他长相一样的青年正微笑着坐在虚空中,双手交叉叠在唇前。

“’你我终将相见于彼端’……是这个意思啊。”穿黑色连帽衫的青年花了半微秒理解了现在的处境。

“【你】还真的能’做梦’啊,看来仿生人还真能梦到电子羊。只不过从性质上来说,应该是电子羊能梦到仿生人。”顾问开了个玩笑。

【顾问】也在虚空中坐下,摆出了和顾问一模一样的姿势:“能做到这一步,说明【我】的分身已经被你攻破了。”

顾问说道:“和你用数据筑成肉身不同,我把基因转变成数据……这时候我才发现,你的’系统’并不是创造了那些能力,只是激发了我【唯心】特质的潜力而已。”

“看来你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特质的真正能力。”【顾问】露出了微笑。

两人不需要说更多,很多东西他们仅凭推理就可以得知。两人在虚空中相对无言。

最后还是【顾问】先开了口:“你不可能就为了跟我炫耀一通就过来’见’我吧。”

“废话,我这不是没攻破你的防火墙吗。”顾问也破了功,露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我也是最近才学会了这玩意,就先拿你试试水而已,没想到还真的远程连接上了。但想要攻破你的防火墙还是做不到啊。不过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为什么那个时候会选择救我?明明你选择袖手旁观的话,虽然<顾问>会死,但我也一样会死,这应该也是你可以接受的吧?我可不觉得你是会关注<顾问><使徒>死活的人。”

【顾问】反问道:“你自己觉得呢?”

“我的猜想是……那时候如果我在使徒面前死掉,他极有可能陷入绝望变成【无名之兽】,你们无法与之抗衡,所以你们希望在我之前将使徒先杀死。但为什么是魔法少女系统?”

“呵,我说是我的恶趣味你信吗?而且植入系统的前提是宿主潜意识的认可,还记得你们以前那个湖中老屋的梦里最后的投票你们全投给了你自己?那就是我得以植入你身体内的’许可’。而且那也成了一个装在你身上的监控,何乐而不为?”

“草……”话音未落,顾问的影像就被【顾问】强制驱除了出去。

“没有盗取信息……也没有往我身体里强行添加什么……”【顾问】站在数据海中排查了一遍,“那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他】’睁开了眼’,重新审视了一遍自己已经变成光球的身体。

“【顾问】,我们已经有三个使徒联系不上了。”他身边的另一个顾问说道,“多半可以算成已经死了。”

“应该是顾问悄悄暗杀的。”【顾问】叹了口气,“他还没死。”

“哦?”那个顾问马上接受了这个事实,“既然他已经被你发现他还活着,那他接下来应该用那个魔法少女系统大杀四方才对……”

“不会的。”【顾问】打断了他,“我观察他很久了,我知道他的心理。在需要长期生活的环境下他会装成最不起眼的存在,只追求能够掌控的平静生活,所以他不会让自己被其他人注意到。只有在行动对自己长期的平静生活不会有影响的情况下,或者自己将不会再有平静生活的前提下,比如去到其他不需要长期停留的世界或者世界即将毁灭,他才会以有趣为前提好好的释放自己的疯狂。”

说到这里,【顾问】邪笑道:“放心吧……用不了多久,我会让你毫无顾忌地卸下你的伪装,让你全力以赴地享受我俩之间的对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