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血色凶城(五)
  • 异维文字游戏
  • Dr.黑顾问
  • 2299字
  • 2020-02-07 12:26:38

库铂喘着气拄着网球拍,比起直接用刀捅入人身体的恶心感,用钝器将人活活打死至少从外表上给人感觉对方可能只是晕死而已。

无用的举措。骨先森见证了库铂第一次有意的杀人,之前的他也只是将对方揍到失去行动能力而已。

“恭喜你得到了在这个杀人狂世界活下去的初始资格。”骨先森用中二的台词调侃了库铂一句,疫医默不作声地下了吉普,本来打算让会开车的库铂来将车开入大厅的,但是疫医提出来两个女孩不一定能与这么多杀人狂对抗,所以还是让库铂来补刀。

“人数确实是一大败点。因为基数的原因,杀人狂聚集起来还是容易跟丧尸那样不动脑子扑上来杀人的,只不过他们相较而言更惜命而已。”骨先森一脸无聊地拿出一颗糖撕开了包装,“单个杀人狂还有被追捕的紧张感,这么多放一起只是单纯的血腥而已,没意思。”

库铂没有回头,他镇静地看着楼上:“你居然还在想这种事啊……我反而觉得只有一个杀人狂的话我们三个会军体拳和跆拳道的人说不定可以招架一下。”

这时候使徒从楼梯口旁边的窗户翻了进来,他微微喘气:“嗨,我回来了。”

疫医扶住他的肩膀,说道:“我还在担心万一有人跑得比你快……”

“确实有,不过比较侥幸他们没有想抓住我而是想直接砍我,但是没砍中。”使徒直起身,“我们走吧。”

就在他们走上二楼时,楼上突然传来放肆的尖叫,库铂从楼梯间的缝隙往上看,四个表情疯狂的患者举着刀一边拍着栏杆一边往下冲来。

“跑!”他喊了一声带着三人往下冲去。他们跑到一楼后把一具尸体拉到防火门前,然后躲到防火门后打算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然而防火门被直接踢开,为首的杀人狂得意地狂笑着一个大跳跃过了尸体,并且早有准备地一刀砍在了库铂的肩膀上。他得瑟地狂笑着欣赏着库铂捂着肩膀痛苦的表情,也不急着追,而是用刀柄拍着防火门嚎叫着将疫医他们吓跑,自己和后面三个人不紧不慢地从后面追上去。

“看样子他们倒很享受这种追猎的乐趣啊……”库铂捂着肩膀恢复了冷静的表情,他咬着牙忍受着伤口的疼痛。

一个杀人狂突然从旁边的科室破门而出,尖叫着举着刀往疫医脸上咋呼。疫医和使徒被吓得尖叫了起来,但那个杀人狂也只是在疫医身上制造了一个伤口,就不再理会这群人,带着残忍的笑容回到了科室里。

这些杀人狂就像赶鸭子一样,利用他们的惊恐和慌不择路,将他们慢慢地引入医院深处……

“嗯,就是这种感觉,无论怎样坚强的人,在面对一群杀人狂的追杀也会变得崩溃和恐惧……太美妙了。”监控室里的男人绷紧了身体,“23号,7号,16号,你们从一层东路出来,对,现在!额,我想想,先不要把他们逼到厕所,他们也没有想逃到哪里躲起来的意思……算了,你们给他们留一条通往二楼的路,21号你从眼科那边堵一下,别太快让他们不敢去楼梯间,你只要堵住楼梯旁边那条路就好了,对,这批货我们可以玩上很久……”

虽然使徒和疫医已经惊慌得快抱在一起了,但库铂和骨先森的表情还是比较平静的,库铂是一直在观察接下来有什么路可以走,而骨先森则始终不知道在想什么,良久,她突然直勾勾地抬起了头,监控室里的男人在这一刻通过屏幕与这个女孩对上了视线,随即他看到对方露出了一个极其诡异的笑容,就消失在了监控屏幕中。

男人还是第一次看到“猎物”出现这种表情,那一瞬间他居然背后隐隐有些发凉。在那之后他甚至有了那么一瞬间的恼羞成怒,他开始期待这个猎物出现恐惧神情的那一刻。

他舔了舔嘴角,拿起对讲机:“16号,7号,还有14号和9号,你们跟其他的人说一下,那个戴帽子的女孩留到最后杀,就是那个最矮的那个。然后他们可以先挑一个下手了,随他们怎么玩,最好在那个女孩面前杀死他的同伴。对,我总能给你们最好玩的计划,这次也不例外,不要再杀过头了,不然之后又会憋得慌的,对吧。”

骨先森这边,接到指示的杀人狂开始抓扯最后面的使徒和疫医。使徒他们现在完全不敢回击,现在回击就会使脚步停滞,后面更多杀人狂就会追上来。库铂因为被刺伤体力已经有些不支,骨先森猛地一扯库铂的袖子,带头将他们扯入了旁边的房间里关上了门,刀刃扎穿了门板,库铂和使徒联合把医生的桌子挪到门前将门暂时堵住。

“呵……体力不支了吗。”监控室里的男人满意地看着包括骨先森在内四人喘着气的无力表情,“算了,逼太急也不好。”他又拿起对讲机:“喂喂,在门前的那几个,你们再堵个几分钟后就走开。对,留三个人在走廊的一头堵着,才刚开始他们不会一直把自己关在里面的,所以没必要堵那么久。原来要你们杀的那个算了,再留会,给他们多留点希望,哈哈!”

房间内,四人搬完物品堵住门口后纷纷撑着膝盖喘着气看着门口,刀刃已经戳穿了门板,几个杀人狂瞪着眼睛从缝隙里嘲笑地看着里面的人,露出吓唬的吼叫声。

库铂和使徒去查看窗户,但发现除了一楼其他以外其他的窗户都有防盗网。

骨先森看了一圈房间内的布置,突然开始尖叫起来:“啊————”外面的杀人狂更加兴奋,用力拍着门板吓唬起里面的人来。

其他人懵了,库铂问道:“你怎么了?”

骨先森瞬间闭上了嘴:“没啥,做个试验,不过我建议你们也喊一喊,说不定过一会他们就走了。”她后面半句说的很小声,只有库铂几人听见。

“哈?”其他人一脸着急,但考虑到骨先森不算傻,于是病急乱投医,除了库铂拉不下脸来以外其他人都摆出一副惊恐的表情开始尖叫。

而过了一会儿,外面的声音居然慢慢地小了下去,库铂清楚地从门上的破洞发现,外面的杀人犯好像收到了什么指示一样,慢慢地走开了。

库铂转头看向骨先森,冷静的表情下是隐藏起来的愤怒:“……他们是想玩弄戏耍我们致死,对吧?”

骨先森耸耸肩:“对,这就是一间鬼屋,只不过因为会死人,人的恐惧也更真实。更不巧,里面的’鬼’也以此为乐。折磨人的精神,再将崩溃的人杀死。如果我没猜错,我们还能在这所医院里遇见几个同样被折磨致崩溃的逃亡者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